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清纯女孩儿的套套
时间:2020-01-14

从女生宿舍走出来,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傍晚的校园,太阳还没落山,虽然还是有些热,但已经起了微风,我和她漫步来到学校一处低洼的人工湖的岸边,说着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她会很调皮的经常打断我的话,去讲一些她自己的故事,而我则会在一旁专心的去听,每次说到高兴处,她就会蹦蹦跳跳的跑到我前面然后对我做个鬼脸,说学长你真好,如果当时你在我身边肯定怎么样,怎么样。我最多是笑笑,不说话。当天空的帷幕慢慢被拉下,湖面上除了微风一片静谧,我们来到湖边一处摆放了长椅观景处,她先我坐到了椅子上,我索性站在她边上,她突然转过头来,及肩的马尾随着身子的摆动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我再一次看的痴了,她说:「学长,谢谢你今天能陪我任性到现在,我现在很满足,真的很满足,妈妈说我在大学里一定能遇到我喜欢的人和事,我想我真是太幸运了,第一天就能遇到。」说到这里,她又把头转了回去,好像是害羞了,轻轻晃了两晃,又转回来接着说。「妈妈在我临走之前送给了我一份礼物,就是这个。」说着她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变出了个东西,我一看,居然是个粉红色包装的杜蕾斯避孕套,她拿在手里摇了摇,接着说:「妈妈说,如果你遇到了你喜欢的人,就会用到这个东西,你把这个东西送给你喜欢的人,他会知道怎么做的。喜欢的人……也许学长有自己喜欢的人,但是……喜欢的人……我还是想把这个东西给你!」说完,她抿着嘴一边眼神坚定的把那只避孕套递给了我。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我不知所措,我面对的这个孩子纯洁的如天使一般,我现在反倒看不清自己了,面对着眼前的这只熟悉的避孕套我竟然束手无策起来!「学长我吓到你了么?还是学长有喜欢的人我却做错了?」她脸上满是不安的表情,但我想此刻不安的应该是我,她在挑战的是我的良知和多年以来我畸形的人生观,我无法回答她的这些问题,一面抑制着内心波涛汹涌的情绪一面强自镇定的对她说:「都不是,学长也喜欢你,这个东西你可以先交给我,至于什么时候用,等你再长大一点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说完我从她的手中取下了那只避孕套。她如释重负般放下了手,然后站起来又对我伸出了手,但这次是手指,她用力的说:「那学长我们约定哦,你一定要告诉我的!」我笑了,真心的笑了,笑着勾上了她的手指,也用力的说道:「一定会告诉你的。」

从那之后我就极力避免与她接近,虽然每次和她在一起我都会如释重负,活得像个人。但我知道自己虽然喜欢她但我无法接受她,去兑现我们当初的约定,我身体和心灵上都不是个清白的人,更无法去占有一个清白的人,这可能是我唯一的原则,也可能是我幸存的良心。我的身边依旧出入着形形色色的女人,她们有的跟我是各有所需,也有的是真情流露的,但无论谁也无法激起我更多的欲望,每次做完爱我都会独自去清洗身体,想着她单纯的眼神和表情我都会自责,但我始终无法说服自己靠近她,这个唾手可得的女人。我知道她迟早有一天会知道我的那些事,知道也好,省的我再去跟她费口舌,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主动找上门来,接着,竟鬼使神差的发生了那样的事!那是大三上学期期末,最后一天的考试结束了,学生会会长说要把各部剩下的一点活动资金收集起来,搞一次庆功晚宴,庆祝本学期的学生会工作圆满结束,邀请了几乎全体人员出席,身为学生会重要部门部长兼「形象大使」的我是作为陪酒嘉宾出席的。那天的活动气氛异常热烈,难得平常忙的天昏地暗的一群人能如此悠闲的聚在一起喝酒聊天,而且此次活动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大三一届领导班子要在下学期卸任了,新的一届要趁此机会好好的献献媚,巴结巴结,所以这空气中迷漫着的又多了一股媚气,我很是不爽,随便敬了几桌,就借口上厕所准备走掉,可当我走到快出门的那桌时,我突然发现她就坐在一个角落里,旁边有几个男的在不停的劝酒,她的表情很是尴尬,我此时才想起来,她入学没几天就申请了学生会,后来还是在我的授意下被安排到了最忙但人脉最广的的学生自治委员会,我这个安排是用心的,因为她这个部门跟我的部门是最不挨着的两个部门,一个主外,一个主内,不开学生会全体大会根本见不着面。但没想到今天正好全体到齐,我们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当我还在犹豫打不打招呼的时候,我看见她终于接过酒杯表情难堪的把酒喝了下去,我心想不好,她肯定不会喝酒,旁边那俩小子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这样下去会出事的!于是我冲上前去,在众人惊异又暧昧的眼光中拉着她离开了会场。当时已是1月下旬,冬天最冷的时候,我们从里面出来,外面还在下着小雪,她被我牵着很顺从的跟着我,我则在前面漫无目的的走着,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儿,我牵着她,那只柔软的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似的,从她手上传递过来的热度我完全能体会到她身体里的热度,我几次想回头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要说什么,终于在男女生宿舍的十字路口,她拉住了我。「学长,你要带我去哪?」她问。「回家,哦!不,你该会宿舍了。」我意识到已经快到女生宿舍了,我试着松了松手,但没有成功。「怎么了学长?你今天晚上又有约么?你总是那么忙,我以为进了学生会至少能多遇见你几次的,但没想到……」她说着把头微微的低了下去,昏黄的灯光让我看不见她的表情,我没有说话,她接着说:「学长,其实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你能接受她们,却不能接受我呢?」这话让我彻底的傻了,就算我知道她可能什么都知道,但这话从她口里说出来真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以为当初真的是吓到学长了,但后来从别人口中听说学长是那样的人,但每次学长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发现学长根本就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即使后来我看见了一些事情,我也相信学长肯定有自己的理由的!」她这话说的很快,以至于呼出的白气都呼到了我的脸上。「我……我……」我无话可说。「学长不要解释,我听不懂,也不想听,我只想要学长兑现我们当初的诺言,就算这次之后学长再也不理我也行!因为我知道,真正的学长一定是在我面前的那个学长,他们说的都是假话,我不相信!」说完苏梦抱住了我。我终于没有犹豫的一把把她抱起,走回了宿舍。那天宿舍里已经没有人,大家考完都回家去了,那是我大学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把女孩子带到自己宿舍的床上,因为我们都喝了酒,也都没有顾忌这是学校宿舍就做了爱做的事情。当我撕开她母亲给她做大学礼物的那个避孕套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东西真正在我的身上起了意义,以前就是一种工具而已,而这次更多的是一种责任。苏梦给我带上避孕套的时候用难以置信的目光凝视着我的下体,我知道她这是在害怕,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在我的身上「坐」了下去,初次的疼痛使她握着我的胳膊的手加大了力度,我吃痛更加握紧了她的腰,这时我才发现我们的第一次居然是之前我完全抗拒的体位,但我表现的却无比的顺从,她在上面生疏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我则是尽力的去配合她,说实话这并不能使我舒服,但从她小而急促的呻吟中我发现,这可能是她心目中「做爱」的样子。那天晚上,我把诺言兑现了两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