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点心
时间:2019-11-20

小七儿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却在七岁的时候进了苏府,遇见了小小姐,还成了她的贴身丫鬟。
苏府的人都是好人,老爷和夫人还有小小姐更是大好人,她虽名为丫鬟,可是小小姐却从未欺负过她,反而把小一岁的她当妹妹般看待,让她好感动。
在苏府,她每天都过得好幸福好幸福,也以为会永远这么幸福下去。
真的!如果没在九岁时遇到严家少爷的话,她真的以为她的日子会永远幸福下去。
苏严两家是世家,严少爷偶尔会到苏家来,温文儒雅的俊美模样儿,是每一个女孩家心仪的对象。
人人都说严家少爷长相俊雅,性情又温和,还是南城首富,不知有多少姑娘家想嫁进严家,媒婆几乎快踩烂严家门槛了。
哼!她是承认他真的长得很好看,可是性情温和?
那是骗人的!
他好坏!只会在人前装出善良摸样,人后却常常欺负她,明知她胆小又爱哭,却以捉弄她为乐。
可不论她怎么跟别人说,都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就连小小姐也当她在说笑,还跟她说这个笑话不好笑。
她……她好委屈,呜……
他……他好讨厌!
尤其是她长大后,他看她的眼神好奇怪,而且总爱对她动手动脚的,每每被他碰过,她就觉得自己好奇怪。
身体会觉得很热,心会跳得很快,而且……那个羞人的地方还会湿湿的……
呜!他一定对她下了什么魔咒,她才会变成这样啦!
她好讨厌他!
严君棠是个讨厌鬼啦!
恶梦!
严君棠绝对是她的恶梦!
这是小七儿听到严君棠来到苏府的第一个反应,相较于其它丫鬟的脸红兴奋,她的脸色惨白,连一丝笑容都挤不出来。
那个可怕的讨厌鬼来了!
端着托盘的手发着颤,盘上的瓷杯也跟着发出声响,这是她要端给小姐的人蔘茶,可是当她听到严君棠来了后,正要踏出厨房的脚立即停住,怎么也踏不出去。
小姐和严君棠从小一起长大,好得跟什么似的,每次严君棠一来绝对是来找小姐,搞不好现在人就在小姐房里,她才不要见到他!
「小七儿,妳怎么了?做啥挡在门口?」正要走进厨房的小红老远就看到小七儿僵在门口,不禁疑惑。
「我……」
小七儿才说出一个字,小红就兴奋地打断她的话,脸儿红红,眸儿羞涩,像个待嫁女儿似的。
「妳知道严少爷来了吗?老天,他长得好俊,我远远的就看到他了,他和小姐有说有笑的,一看到他的笑容,让人脸红心跳,心都溶化了。」
是吗?可她看到他笑,只觉得胆战心惊,心跳都快停了。
「他现在正在小姐房里,妳手上的人蔘茶是要端给小姐的对不对?好好喔!待在小姐身边,妳常常都可以看到严少爷,我好羡慕妳!」
小七儿忍不住嘴角抽搐,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何好羡慕的,尤其当她听到严君棠果然在小姐房里时,端着托盘的手抖得更厉害了,瓷盖和杯子不停发出轻脆的撞击声。
「小七儿,妳怎么了?手抖得这么厉害。」小红这才发现小七儿的不对劲,担心地看着她。「妳的脸色也好苍白,是不舒服吗?」
对!她快被吓死了!心脏快停了,谁来救救她?她一点都不想碰到那姓严的讨厌鬼呀!
小七儿在心里拚命狂喊,手抖得更加厉害。
「小七儿,妳是怎么啦?」小红紧张地瞧着小七儿,被她的模样吓到了。
「我……」小七儿瞪着小红,眼睛一亮。「我肚子痛,要去茅厕,这蔘茶就交给妳了!」
小七儿把手上的托盘放到小红手上,挤出一抹笑。「拜托妳了,小红,我会很感谢妳的!」说完,她急急忙忙离开,还差点被厨房门槛拐倒。
她决定了,她今天一整天都要躲在茅厕里,管它臭不臭,直到严君棠离开前,别想她会离开。
打定主意,小七儿急忙忙地往茅厕的方向走去,经过花园池塘时,一道好听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小七儿,妳要去哪里?」
急促的脚步立即定住,背脊不自觉地发凉,心脏大大停顿了一下,让她差点不能呼吸。
不!这一定是错觉!那个讨厌鬼正在小姐房里,不可能会在这里出现,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是这样……
安抚好自己,小七儿赶紧移动,加快脚步。
「小七儿,妳该不会是在躲我吧?」温热的身体快速来到她身后,紧贴着她的背,温热的气息拂上她的颈项,害她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她赶紧转身,往后退了数步,又惊又惧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你……」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严君棠扬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俊美的脸庞似笑非笑的,一身白衣将他修长的身形衬托得更加俊逸非凡,恍若天神。
「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不用猜也知道眼前这小妮子在想啥。「当然是特地来找妳的。」
小七儿吞了吞口水,一看到严君棠的笑容,不管他笑得多么好看,她只觉得可怕。「找……找我做什么?」
「妳觉得我会找妳做什么?」邪魅的黑眸紧盯着她,像野兽盯紧了可口的点心、怎么也舍不得放过。
好可怕!小七儿快要吓哭了,每当严君棠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就觉得好可怕,那眼神凶猛得像要把她一口吞下去似的。
「我……我有事先走了!」不管!她要快跑!
见小七儿想闪躲,严君棠轻轻一笑,身影快速一闪,大手用力抓住她,故意在她耳朵旁吹着气。
「我没叫妳离开,妳却擅自想走,小七儿,妳的胆子愈来愈大了,嗯?」严君棠轻语,大手紧捏着小七儿胸前的饱满,邪恶地揉着,唇角轻扬。
「看来,不只是胆子,妳这里也变大了嘛!」严君棠满意地用力揉弄,喜欢掌中的沉甸。
小七儿红了脸,急急挣扎。「你别乱捏!」她抓住他的手,又羞又气,可又不敢对他怎样,只能委屈地红了眼眶。
就是这样!他老爱乱碰她,在她满十四岁后,他就对她动手动脚,不再像以前只是嘴上逗弄她。
「妳这是在命令我吗?」严君棠轻哼,故意狎玩她的胸部,揉捏得更用力,然后湿热的唇在她雪白的玉颈重重一咬。
「啊!痛!」小七儿疼得拧眉,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这是惩罚,罚妳不乖,竟然想躲我。」紧贴着她的背,他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一手隔着衣服玩着饱满的浑圆,另一手则往下探索,摸进裙襬,隔着薄薄的亵裤摩弄着她敏感的花穴。
「啊!」小七儿咬牙忍住呻吟,全身燃起不知名的火热。每次被他碰着、碰着,她就觉得好难受。「别这样,我道歉,你别这样……」
她受不了地扭着身子,小脸泛着一抹潮红,不知所措地泪水直掉。
「不喜欢我这样碰妳吗?」舔去她的泪,大手探进她的衣襟,隔着兜衣,感觉到蓓蕾的尖挺。
严君棠扬起一抹邪笑,手掌抵着兜衣,摩弄着敏感的乳尖,在亵裤外勾弄的手指察觉到湿液,开始用力,用着微湿的布料挑逗着微沁着津液的花穴。
「不要!」感觉那地方湿了,小七儿更羞了,直觉他在欺负她。他好坏!总爱欺负她!
「真的不要?可妳明明湿了……」严君棠轻笑,手指隔着亵裤故意用力戳刺。
「啊!」有点疼又有点麻的感觉让小七儿微微一颤,感觉一股湿热从花穴沁出,将她的亵裤弄得更湿,湿透的布料紧黏着花瓣,让他的手指察觉到粉瓣敏感的收缩。
「妳看,妳明明喜欢的。」隔着湿淋淋的亵裤,他以画圈圈的方式摩挲着,不再满足隔着一层布料,手指直接探进亵裤,大手覆着湿淋的花穴,抚着柔软的细毛。
「啊!不要这样!」小七儿瞪大眼,被这么亲密的碰触吓到了,她急得用力推开严君棠,可脚步却也跟着踉跄一下,一不小心绊到水塘旁的小石子,眼看就要往水塘跌下去……
「哇──」
严君棠伸手想要拉住小七儿,却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眸光微闪地缩回手,眼睁睁看着小七儿趺进水塘。
「严君棠你……」小七儿瞪大眼,没想到他竟会把手缩回去,气得想骂人,可没机会说完全部的话,便扑通一声跌下池塘。
「小七儿,妳怎么掉到池塘去了?」听到落水声,苏绛儿加快脚步,急忙跑到花园,想瞧瞧发生什么事,没想到却亲眼看到她的贴身丫鬟落水。
水不深,可小七儿还是不小心喝了几口水,她痛苦地咳了咳,穿著湿透了的衣服站了起来。
「小姐,我……」呜!都是严君棠啦!都是他害的啦!
「都是我不好,出声吓到小七儿,才会害她跌进池塘。」严君棠一脸歉意,俊雅的脸庞上丝毫没有方才的邪佞狂恣,温和儒雅的模样让人丝毫不怀疑他的话。
小七儿睁大眼,没想到他竟睁眼说瞎话。「才不是这样!你说谎!」她气得跺脚,池水随着她激烈的动作喷洒出来。
「小姐,他欺负我,而且看我快掉下池塘了,还不救我,眼睁睁看我落水。」小七儿气红了眼,看到严君棠一脸无辜的模样,更是一肚子火。
「真是对不住,我原本想拉住小七儿,可是来不及……」严君棠很抱歉地看着小七儿,邪气快速闪过黑眸。「小七儿,我跟妳道歉,妳别生气,都是我不好。」
「你……」小七儿气得说不出话,明明就是他的错,可这么一闹,倒变得她无理取闹找麻烦了。
「小七儿,严大哥都说他不是故意的了,妳就别气了。」苏绛儿自然而然地相信了严君棠的话。
严大哥向来是个温和的好人,怎么会害小七儿掉下池塘?更何况小七儿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很讨厌严大哥,还一直说严大哥很坏,但严大哥明明是个好人呀!
她不懂小七儿为什么这么说,只能当作小七儿和严大哥不对盘,天生犯冲,唉!真是可惜,小七儿不懂严大哥的好。
「小姐!不是这样的……」小七儿气得跳脚,为什么都没人相信她的话,明明严君棠很坏,可每个人都把他当成好人,讨厌讨厌,好讨厌!
「绛儿,没关系的,本来就是我不好。」严君棠好脾气地笑了笑,不和小七儿计较。
「严大哥,真对不起,小七儿都被我宠坏了。」苏绛儿不好意思地绽开一抹笑容。
「傻孩子,本来就是我的错,妳道什么歉?」严君棠摸摸苏绛儿的头,俊庞也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瞧见严君棠温柔的模样,小七儿不屑地撇撇嘴,别过脸。他总是这样,对别人都很好,可以温柔地笑,只有对她很坏,总爱欺负她,所以她最讨厌他了!
「小七儿,来!我拉妳起来。」见那张可爱的小脸气呼呼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子,严君棠不禁觉得好笑。
他就是故意想欺负她,谁教她被欺负的反应好可爱,教他爱不释手,故意不救她让她落水,也是因为这样,他还没欺负够她呢!
严君棠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就连眸光也闪过一丝邪恶,小七儿瞧见了,下意识地打个寒颤。
「不要!」小七儿拍开严君棠的手,惊惧地瞪着他,怕他又想欺负她,赶紧转头向苏绛儿求救。「小姐,救……」
「小七儿,妳怎么可以这样对严大哥!」苏绛儿不让小七儿把话说完,她没看到严君棠邪恶的表情,只看到小七儿恶劣的态度。「严大哥好心拉妳起来,妳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对他!」
「小姐,不是这样的……」噙着泪眼,小七儿百口莫辩,为什么每个人都帮他说话?明明被欺负的人是她呀!
「快向严大哥道歉!」绷着俏脸,苏绛儿生气地命令。
「我……」瞪着严君棠,小七儿好委屈。
「绛儿,没关系的。」严君棠仍然扬着温雅的笑,「毕竟是我让小七儿掉到池塘里的,她生气是应该的。」
他一副很能体谅的表情。「我看我陪小七儿到她房间,让她换下这身湿衣服,当作赔罪好了。」
听到严君棠的话,小七儿立即瞠大眼,急忙摇头。「不!我才不要……」
可惜,她的反抗无效。
「那就麻烦严大哥了。」单纯的苏绛儿没有多想,转头看向小七儿。
「小七儿妳看,严大哥对妳多好,妳别再耍脾气了。」
「小姐,我没有呀!」她哪敢呀?明明受害者是她呀!
「小七儿,来!」严君棠将手伸向小七儿。
「我才……」到口的话在看到严君棠瞇起的黑眸时,立即识相地吞进嘴巴,被他欺负那么久,她很清楚他的耐性已到极限,要是她再不乖乖听话,倒霉的人可是她。
「小七儿,来!把手伸给我。」严君棠的语气很温柔,可是看着她的眼神却很冷厉,让小七儿直发抖。
胆小的她不敢反抗,只能乖乖把手交给他。「谢……谢谢严少爷。」
呜……怎么办?她好怕呀!
小七儿缩着身子,战战兢兢地和严君棠走向她的房间,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也奇异地没再欺负她。
可是……就是这样才可怕呀!她敢肯定,他绝不会就这样放过她,搞不好等她一进房间,她就完了,他绝对会把她欺负得很惨。
呜……她不要啦!
小七儿又惊又怕,一看到她的房间就在眼前,她偷偷觑了身旁的严君棠一眼。
见他视线看着前方,没放在她身上,她微松了口气,捏紧贴在身侧的小手,趁着距离房门还有几步路时,奋力往前冲。
不管啦!她要躲进房间,把他关在房门外,除非他离开,不然她死也不出房门,不然她一定会被他欺负死的!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小七儿跑得特别快,用力推开房门、转身关门、弄好门栓,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停滞。
呼!成功了!
放心地将额头贴紧房门,小七儿放松地吐了一口气。
「小七儿,妳忘了顾窗子了。」严君棠俐落地从窗户跳进房里,好整以暇地看着小七儿。「不过没关系,我帮妳关。」
说着,他慢慢地将窗子关上,小七儿惊愕地看着他,当她看到他脸上的邪恶表情,她清楚明白──
她死定了!
「你想做什么?」
小七儿害怕地瞧着严君棠,身子不断往后退,想离他远一点。她边退边发抖,嘴里直嚷着:「我、我警告你别过来喔!我会大叫的喔!」
她嚷着狠话,希望能喝止他,可颤抖的声音实在没有任何说服力,泛红的眼眶更泄漏出她的害怕。
「警告?」严君棠挑起好看的眉,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容。「小七儿,我有没有听错,妳现在在警告我?」
太过轻柔的声音让小七儿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有点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我、我……」她怕得说不出话来,直往后退,直退到坑下,她愣了愣,发现自己无路可退了。
看了她身后的床榻一眼,严君棠意有所指地瞧着她。「小七儿,妳这是在邀请我吗?」
「才没有!」她瞪他,脚跟一转,就要离开床旁,可他却快速来到她面前,大手一推,将她整个人推倒在床上。
「啊!」根本来不及防备,小七儿傻傻地趺在床上。「你要干嘛?」
她缩起脚,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又惊又怯地瞅着他,却不知这副模样反而更引起男人的挑战欲。
他跟着爬上床,将她逼到角落,墨浓的黑瞳漾着浓浓的邪气。「妳觉得我会想干嘛呢?可爱的小七儿?」
不等她反应,他湿热的唇立即攫住她的,霸气的舌尖探进香甜的小嘴,滑过贝齿,缠住丁香小舌,恣意吸吮挑逗,将属于她的甜美香津尝个彻底,不留一丝空隙。
「唔唔……」小手用力抵着他的肩,她想抗拒他的吻,可舌尖却被他用力缠吮,他的气息扑鼻,让她的抵抗渐渐软弱,不由自主地软在他怀里,任他的舌在她嘴里逗弄。
每次都这样,只要他一吃她的嘴,她就全身无力,一开始她还不明白他为啥那么爱吃她的嘴,直到后来听嫁人的丫鬟谈论,才知道这是一种亲密的动作,只有丈夫才可以对妻子这样……
那他为什么常常对她这样呢?
她疑惑,却不敢问,只当他爱欺负她,摆明就是要让她嫁不出去。被他碰过全身的她,怎么可能嫁给别的男人嘛!
「想什么?」察觉她闪神,严君棠不悦地瞇起黑眸,不轻不重地咬了她的下唇。
「痛。」微疼的感觉让她皱眉,「你干嘛咬我?」她瞪着他,红扑扑的小脸有着委屈。
「谁教妳心不在焉。」严君棠冷哼,仍然不放过她,大手扣着她的下巴,霸道地看着她。「说!妳刚刚在想什么?」
小七儿红着脸,大着胆子推开他,被吻得红肿的小嘴嘟了起来。「你管我刚刚在想什么?你出去啦!我要换衣服!」
「有差吗?妳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没碰过?」严君棠再度凑了上去。当她满十四岁后,这两年来,他早把她的甜美尝尽了,除了没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她全身上下他早摸透了。
他的话让她的脸更红,鼓起双颊,气呼呼地瞪着他。
「你这坏蛋,被你这么一欺负,我怎么嫁人?」而她也不争气,就是不敢反抗他,才会乖乖地被他欺负去。
嫁人?这个字眼让严君棠瞇起黑眸。「妳想嫁谁?」这女人,敢情除了他之外,她还想嫁给别人?
她休想!她全身上下都是他的,他不许别的男人碰她!
「说!妳想嫁谁?」
「你管我想嫁给谁!」她瞪着他,怒气让她毫不考虑地回嘴,「反正就是不嫁给你!」
虽然……他也不可能娶她就是了。想到这,小七儿的心闷闷的,有点想哭……
可还来不及让她多想,一股凶猛的怒气立即扑向她。
「很好,我就要了妳,看谁还敢娶妳!」严君棠咬牙低吼,用力压倒小七儿,大手撕扯着她的衣服。
「啊!你做什么……」小七儿吓到了,拚命挣扎,却敌不过他的力气,身上的衣服没一下子就被撕光了,只剩下兜衣和亵裤。
「你别这样……」紧抱着身子,她被他的怒气吓着了,更没错过他刚刚说的话。
他说他要要了她……
被他欺负了两年,她当然知道自己还没真正地被他占有。可就算是这样,被他摸遍的她也嫁不出去了,若是真被他要了,那她嫁人的可能性不就更低了?
不!她不要啦!
一看到小七儿脸上的表情,严君棠马上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瞇起黑眸,咬牙说道:「小七儿,我告诉妳,这辈子妳别想嫁人了!」
语毕,他大手一拉,用力撕毁她身上仅存的布料。
「嗯啊……你……你别这样……」
小七儿甩着头,发簪早已因激烈的挣扎而掉落,发丝微散,衬着潮红的小脸,像团诱人的火焰,而她也感觉有团火在烧着她。
想反抗的手被严君棠用腰带绑住,捆在床柱上,这个动作让她不由自主地弓起上半身,饱满的雪乳轻颤,一只黝黑的大手正放肆地握住她的一只玉乳,用力揉捏着。
她的腿被他弄得大开,私密的花穴就这么直勾勾地映入他眸里,让她羞得不知所措。
即使他常常碰她、摸她,她全身上下早被他玩遍了,可是这么亲密的接触却是第一次,让她又惊又慌,想反抗,可手却又被他绑住,只能任他宰割。
「真的不要?」严君棠挑眉,手指缓缓拨弄两片微颤的花瓣。「可是妳这里已经有点湿了,还有这……」他用力捏住手里的绵乳。
「这么硬、这么大,明明就想要,连妳的乳蕾都变挺、变红了。」说着,手指轻弹了弹敏感的乳尖。
「啊!」小七儿忍不住一颤,潮红的身子禁不起他的逗弄,一股热流从下腹溢出,惹得她更加难耐。
「这么敏感啊!」严君棠满意地笑了,低下头,含住另一只沉甸的雪乳,舌尖吮住粉色蓓蕾,用力吸着、缠着,偶尔还故意用牙齿轻咬,而大手也不放过另一只雪白的玉乳,随着舌尖的逗弄,用力揉搓捏握。
「啊!不要……」敏感的乳房被他这么一玩弄,变得好沉好胀,随着他的挑逗,敏感地挑拨她的神经,让她不由自主地拱起身子,渴求他的爱抚。
而她身下的花穴也不自禁地收缩,一股不知名的热气氲着她的身子,让她觉得好难受,甜腻的花液从收缩的花瓣不住沁出,弄湿了床褥。
「呜……不要这样……」她被这股酥麻火热的情潮吓到了,眼眶儿红了,泪珠子不禁滚落,轻咬着红肿的唇瓣,她忍不住低泣出声。
「怎么?这样就哭了?」抬起头,他舔着唇,看着被舔得发红晶亮的乳尖,他满意地勾起唇角,手却仍不放过另一只玉乳,用力把玩着。
「呜……不要欺负我……」迷蒙着眼,小七儿发出娇嫩的哭音,想要他放过她,她好怕体内的那团火焰把她烧死!
「可是,我还没欺负够呢!」一手揉捏着饱满的雪乳,另一手则移到花穴,让指尖沾染甜美的湿液。「而且,妳这里好湿,摆明喜欢让我欺负……」
严君棠那张俊庞满是轻佻,手指拨开湿淋淋的花瓣,才探入一截指腹,就被紧窒的甬道紧紧吸住。
「真紧、真热……」严君棠痞痰着声音,腹下的热铁感受到手指被紧紧包裹的快感,禁不住一颤,胀得难受。
「唔!」被进入的异样感让小七儿睁大眼,下意识地推挤着花穴,想将他的手指推出去,却不知花穴这么一收缩,反而将他的手指吸得更紧,惹得他逸出一声低吟。
「小七儿,妳真是个宝。」低下头,他吻住她,舌尖俐落地探进她的小嘴,翻搅着嘴里的香甜,缠着她的小舌头,挑逗地勾着、逗着。
随着他舌头的吮弄,她的身体渐渐放松,花穴不再排挤他的手指,察觉到她不再反抗他,在花穴里的手指更用力一挤,触到里头的花核,然后以指尖微弹。
「唔!」敏感的花核被弹触,小七儿忍不住一颤,花瓣收缩,卷动着花液,将严君棠的手全弄湿了。
她的湿润让他满意地离开她的唇,邪淫的银丝交接着两人的唇,他轻舔着她丰嫩的下唇,在她体内的手指顺着花液微微抽动,每一个动作皆故意碰到敏感花核。
「啊!不要……」她想合起双腿,不让他的手再玩弄她那地方,可他却用膝盖紧扣住她的腿,不让她合起。
「说谎!妳明明要的。」手指开始加速抽动,每一个进出皆带着爱液,她听到淫魅的水声,忍不住脸红心跳,小嘴发出羞人的声音。
她微抬起头,想瞧清楚他的手到底在她体内干嘛,却看到他粗砺的手指被她的花穴吞吐着,他的每一个进出都让她的花瓣收缩,水声就是这么发出的。
「啊!」这么羞人的画面让她瞪大眼,身体一紧张,敏感的肉壁也跟着收缩,紧紧包裹着他的手指。
「怎么?害羞了?」见她瞪圆眼眸的可爱模样,严君棠忍不住笑了,再探进另一根手指,两根手指捏住充血的核心,用力揉着,偶尔还故意拉扯。
「嗯啊……」细嫩的花核禁不住玩弄,变得更红更硬,也让她的身子一阵酥麻,爱液泄得更多,冲击着在她体内的手指。
「不要这样……」小七儿开始哀求,可他的手却不放过她,反而用力在花穴中抽插着,每一个进入都用力碰触里面的花蕊,每一个退出都摩擦着紧窒的花壁,弄得水声淋漓。
「真的不要?」严君棠哑着声音,汗水从额角滑落,深浓的黑眸紧盯着被透明爱液弄湿的花穴,看着自己的手指玩弄着她的甬道。「可妳把我吸得好紧,妳看,我每次抽动,妳的小穴就开始收缩,湿漉漉的,妳有听到声音吗?」
她当然有!滋滋的水声在她耳边回荡,她可以想象他的手指怎么玩弄她的花穴,怎么带动她的湿液,每一个想象都更刺激她的情欲,随着他的抽动,冲击着她的身体。
「不要了!我不要了……」扭着身子,她哭着哀求,觉得体内的火快把她烧成灰了,跟着他手指的抽动,让她面临欲仙欲死的快感。
忽地,他用力的一个插入,刺激了她最敏感的地方,身子一颤,丰沛的爱液流泄,将她的腿窝处弄着湿淋一片。
而她也跟着软下身子,全身泛着漂亮的瑰红色泽,迷蒙的眼眸直瞅着他,小嘴喘着急促的气息。
严君棠抽出手指,见小七儿到达了高潮,可他体内的火却还没消,腹下的热铁正是胀痛难耐。
「小七儿,妳满足了,可我还没呢!」他解下腰带,褪下裤子,早己灼烫的热铁立即弹跳出来,顶端早己难耐地沁出几滴白液。
「你……」她瞪着他身下的灼热,忍不住倒抽口气,隐隐约约知道那是什么。「不!不要!我会死的!」
那么大,怎么可能进入她?她无法想象,只觉得自己会死掉,会被他玩死的!
她想逃,怕他真的会用那东西要她,可她的身子早因方才的逗弄而全身发软,而且她的手还被他绑住了,更是逃不开。
「放心,我现在还不打算要妳。」低下头,他舔着她的唇。「不过我把妳逗得这么开心,妳是不是也得回报我一下,嗯?」说着,他的手指故意勾弄着犹自敏感的花穴,惹得她轻哼一声。
「你要我怎么回报?」小七儿睁着大眼不解地看着严君棠,心里因为听到他不会现在要了她而松了口气,却又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该怎么回报呢……」他低头看着饱满沉甸的雪乳,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就这么回报我吧!」
大手各握住一只饱满绵乳,他用力抓握揉捏,刚体会过高潮的身子被他这么一捏弄,立即泛起绯红,而她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低吟。
「呵!敏感的小东西。」他低声轻笑,大手将两团雪白玉乳用力推挤,形成诱人的高耸状,再抬起臀部,让早已胀痛难耐的热铁从绵乳下挤进空隙,然后移动臀部,用力在双乳间抽插。
「啊!」敏感细嫩的玉乳被他的抽动弄成一片瑰红,他的手更用力挤压,让雪白的乳房磨着粗长的热铁,每一个深深的挺进皆碰到她的小嘴,让她尝到他的味道。
小七儿瞇眼看着严君棠挺进的动作,没想到这样也能让她情欲难耐,下体的花穴又忍不住紧缩,溢出丝丝爱液。
「小七儿,妳真棒。」严君棠用力摆动着腰,让粗硬的热铁在雪乳间来回抽插,灼热的白稠从顶端微微沁出,弄湿了她的雪肤。
「唔啊……」小七儿忍不住张开小嘴呻吟,而挺进的热铁顶端就这么送进她的小嘴,一退一出,惹得两人不住粗喘呻吟。
突地,小七儿的牙齿碰触到热铁顶端的敏感小孔,严君棠忍不住一颤,潮红的俊庞微仰,喉咙发出一声低吼,再用力抽插几下,灼热的白液喷洒而出,染湿了她的胸部和小脸。
刺鼻的味道沾满了她的口鼻,她轻喘着气,还未从情欲里找回心神,就听到他在她耳际轻道:「妳知道我这回来苏家干啥的吗?」
眨着眼,她还没回答,就听到他又续道:「是来向绛儿提亲的。」
他说,他是来向小姐提亲的……
她原以为他在说笑,可隔天就听到消息,说严家少爷向老爷提亲了,老爷乐不可支地答应,没多久,府里就要办喜事了。
每个人都说,严少爷和小姐很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男的俊美、女的俏丽,家世又相当,相配极了。
她也觉得小姐和严君棠站在一起很相配,虽然他的个性很差、很坏,又常常爱欺负她,可是对小姐真的很好。
也是,他喜欢小姐嘛!又要娶小姐,当然对小姐好了,她小七儿算什么,只不过是他欺负的对象。
「我才不希罕呢!」独自一人回到房里,关上房门,身体贴着门,看着暗暗的房间,小七儿喃喃自语。
「我才不希罕你对我好呢!我才不希罕……」她低哼,脑海却不由自主地想起昨天他对她所做的一切。
明明曾经那么亲昵,可现在却觉得他离她好远,或者……本来就是那么远了,他只是看她好欺负,不敢反抗,才这么对她。
她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我才不在乎。」不自觉地,小七儿的声音带着一抹哽咽,睁着大眼,
面对着一室黑暗,她突然庆幸身为小姐最宠爱的丫鬟,她不必和其它丫鬟共住一间房,也不必被看见她现在这副狼狈的丢脸模样。
「严君棠,我才不在乎你呢!」咬着唇瓣,她忍住呜咽声,却止不住莫名掉下来的眼泪。
讨厌!有什么好哭的!
她用力抹去脸上的泪水,不懂自己在哭什么,她明明不在乎的,严君棠算什么,他只不过是个爱欺负她的讨厌鬼,她才不在乎他呢!
「我最讨厌、最讨厌你了……」
慢慢滑下身子,小七儿蹲在门后,将脸埋进膝盖,细细的哭声从膝盖里传出,她不懂自己为什么哭,只觉得心好酸好痛,像要死掉似的,好痛好痛……
「严君棠,我最讨厌你了!」最最讨厌了……
确定婚期后,苏严两家如火如荼地准备婚事,这件婚事引起南北两城的关注,毕竟是两大首富联姻,轰动了两个城镇,每个人一见面都忍不住要谈论这件事。
可是,更轰动的事情却在苏府发生了──
就在婚典的前两天,苏绛儿竟然趁着半夜逃家了,还留下一封信,说婚事不取消,她就不会回家。
这件事震惊了苏府,小七儿也急得团团转,她和小姐情同姊妹,单纯的小姐从没独自出过家门,要是发生什么事,那该怎么办?
她急得不知所措,也以为婚事一定会取消,毕竟新娘子不见了呀!
谁知道苏老爷却说婚事如期进行,可是……没新娘子呀!
正当所有人对苏老爷这个决定感到疑惑时,更大的事情发生了──
小七儿突然被苏家收为义女,改名叫苏小七,并且将代替小姐和严君棠拜堂。
听到这个决定时,小七儿简直傻住了。
可她完全没有抗议的机会,就莫名其妙被冠了姓,成为苏府的二小姐;还没从震撼里回过神,一下子就到了婚典当天,她被喜娘拉着到处跑,浑浑噩噩地就拜了堂,更被送进了新房。
此时,她正襟危坐,两手放在膝盖上,手指紧揪着红色的喜服,一直混乱的神智勉强冷静了下来,这才能仔细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被老爷收为义女,成了苏家的二女儿,还跟严君棠成亲,刚刚两人拜了堂,现在她已是他的妻子……
她小七儿,成了严君棠的娘子?!
「不会吧……」不敢置信的惊呼声从喜帕里头传出,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她说不出心里是何感受,她的确为了他没娶小姐而松口气,可是……她从没想过要嫁给他呀!
她还没嫁他就被欺负得那么惨了,要真嫁给了他那还得了,她一定会被欺负死的!
「我才不要!」小七儿吓得跳起来,赶紧拿掉头上的喜帕和凤冠,瞪着前头的房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逃!
她才不要嫁给严君棠呢!
只要想到以后都要被他欺负过日子,她就不禁打个冷颤,他好坏,最爱欺负她了,只要看她哭就很高兴,从小就这样,简直坏透了!
「对!我要逃!」主意一定,小七儿赶紧跑向门口,可还没动手打开门,雕着细纹的房门却被推开了。
「怎么?妳要去哪里?」严君棠站在门口,好整以暇地看着小七儿,穿著红色新郎服的他面如冠玉,英挺得不可一世。
小七儿赶紧后退,一看到他,她就想到自己和他拜过堂,现在她是他的娘子了,即使不愿意,她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一颗心慌乱地跳着。
「我……」垂下眼,她紧揪着小手,慌得不知该说什么。
严君棠踏进房门,心知肚明地睨了小七儿一眼。「敢情妳是想趁没人时逃掉?」
被说中,小七儿的心大大跳了一下,更心虚地低着头,不敢吭声,可心里却有个疑问,让她忍不住开口。「你……为什么要娶我?」
明明他想娶的是小姐不是吗?既然小姐逃婚了,那婚事也该取消才对,可他却照着苏者爷的意思娶了她,为什么呢?
勾起唇角,严君棠轻佻地看着小七儿。「苏严两家的婚事城里的人几乎全知道,若是让人知道绛儿逃婚了,两家的面子可就失了,严家丢不起这个脸,不得己只好想个办法找个人代嫁,谁知道世伯却选上妳,我也没办法。」
他故意扯谎,就是不告诉她真相。这迟钝的丫头早在很久之前就被他订下了,他想娶的人只有她,可她却总是一副想离他远远的表情,让他看了就不高兴。
上次就是一时气到,才会跟她说他是到苏家跟绛儿提亲的,其实根本不是,他真正想娶的人是她,可不想太早让她知道,传出的消息才会是他想娶绛儿。
「原来是这样……」知道了原因,小七儿的声音变得好小,心也跟着又酸又疼的。
她早该知道答案是这样了,他会娶她根本不会是什么好原因,她在奢望什么呢?她有点不懂,只觉得心传来一阵刺痛,好想哭……
「怎么?妳很失望吗?」听她的声音闷闷的,严君棠不禁扬起笑容,黑眸瞬也不瞬地看着她。
「我才没有!」她有什么好失望的?她才没有呢!
「是吗?」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他瞧见她的眼眶红了,脸上的笑更得意了。「那妳眼睛怎么红了?是不是听到我不是因为喜欢妳而娶妳,所以想哭了?」
「才不是!」小七儿红着脸,大声反驳他的话,「我才不希罕你喜欢我,你以为你是谁呀?我最讨厌你了!」
她的话让他瞇了瞇黑眸,「是吗?」
「没错!」她用力挥开他的手,倔强地看着他。「我才不想嫁给你呢!走开啦!」她推开他,转身就要往房门走去。
「站住!」沉下俊脸,严君棠抓住小七儿的手。「妳想去哪?」
「你管我想去哪?反正你也不是真的想娶我,我也不想嫁给你,这婚事就这么算了,看你是要把我休了还是怎样,随你!」
她气怒地对他吼着,奋力想甩开他的手,「放开我啦!」
严君棠被她的话惹怒了,抓着她的手更用力了。
「好痛!」小七儿疼得皱眉,一直滚在眼里的泪水忍不住掉了下来。「放手!你抓得我的手好痛!」
严君棠用力将小七儿拉进怀里,大手扣住她的下巴,要她看着他。「我告诉妳,除非我不要妳了,否则妳别想离开我!」
他的声音很冷,俊庞也凝着一抹沉怒,第一次见他真的生气,小七儿吓得不敢出声,只敢瞅着一双泪眸看着他。
「而现在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并不打算错过。」
严君棠的话让小七儿睁大眼,「不……你不能……」
「妳以为妳有说不的权利吗?」严君棠冷冷一笑,伸手抓起桌上的酒壶,「现在先喝交杯酒吧!」
他仰头就着壶口喝了一大口,用手扣住她的下巴,不让她逃离,低头覆上香唇,将嘴里香浓的酒液全喂到她嘴里。
「唔……」没办法逃开,小七儿被强迫喝掉严君棠喂过来的酒,又呛又辣的酒液让她难受地红了脸,眼泪受不了地直往下掉。
喂完了酒,严君棠仍不放开小七儿的唇,舌尖顺着酒液滑入小嘴,放浪地缠住她的舌,不顾她的闪躲,狂浪地吮缠着,搅弄着属于她的香甜。
而他的手更将她的手制于身后,另一手用力拉扯着她身上的嫁服,不一会儿,她的身上只剩下红色肚兜和白色亵裤。
微凉的感觉刺激了皮肤,小七儿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快被脱光了。「不要这样……」
她哭喊着,被他的狂暴吓住了,想奋力抵抗,又怕更惹怒他,只能无助地掉着泪。
见她哭得整张脸都红了,严君棠怜惜地放开她的唇,不舍地舔着她丰嫩的下唇。
「别怕,只要妳乖乖的,我就不会生气,更不会伤害妳。」他轻声诱哄,大手扫去桌上的东西,精致的佳肴和珍贵的玉盘全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音。
小七儿吓了一跳,微微缩了下肩膀。
「嘘……别怕。」严君棠让小七儿躺在桌上,吮着她的唇,安抚着她,大手也不安分地抚着她滑腻柔软的肌肤。
在他的安抚下,小七儿渐渐放松了身子,噙着一双水亮的泪眼瞅着她,桃红色的肚兜将她本就雪白的肌肤衬得更粉嫩,犹如娇艳的玫瑰。
「妳真美,让我好想一口吃了妳。」抬起头,他欣赏着她的娇媚。
她有着雪白细嫩的肌肤,让人爱不释手,本就水漾的眸子因泪水而更显晶莹诱人,被这双眼睛一看,会让人忍不住深坠其中,粉嫩的唇瓣被他吻得微肿,此时正微启着,露出可爱的贝齿。
她不美,可却让人感觉很可爱,尤其是她哭泣的模样,更是可爱得让人想一口吞下肚,所以他总爱逗她哭,却不许她在别人面前哭,因她可爱的模样只许他独享。
「你别这样看我。」他火热的眼神看得她好羞,忍不住掩下眼眸,不敢和他对看。
「好,我不看,我用摸的。」严君棠邪邪一笑,大手隔着兜衣抓住一只雪乳,用力揉捏着。
「别这样……」小七儿想挣扎,却被严君棠制住。
「嘘,别动,妳会喜欢的。」他哄着,见她羞涩地红着脸,澄眸轻敛,他最喜欢亲吻的唇瓣微颤,像娇弱的樱花,让人想品尝。
他忍不住覆上她的嘴,舌尖轻柔探入,在她嘴里尝到淡淡的酒香,还有属于她的香甜,他放肆地缠住她的舌,吮弄属于她的甜蜜。
而他的手也没闲着,隔着轻薄的布料揉着饱满的绵乳,拇指蹭着未绽放的乳蕾,直到蕾苞在他指下绽放,他才以两指轻夹,故意轻扯,惹得她忍不住发出呻吟。
微睁开眼,小七儿轻扭着身子,觉得全身一阵酥软,被吻得喘不过气,小腹似乎有一把火在烧,啃蚀着她的意志。
她的扭动让严君棠的欲望烧得更炽,他看着她,喜欢她眸里升起的情欲,那是因他而燃起的。
而被他吻得微肿的唇瓣轻启,吐出媚人轻喘,每一个喘息都更深地勾动他体内的火种。
他轻吮住她的唇,舌尖轻绘着唇瓣,湿热的吻慢慢往下……
他用力扯下她的兜衣,露出雪白玉乳,用力一吮,立即招来她的低哼,只见蓓蕾旁的雪肤被烙下一连串浅紫吻痕。
粉色蓓蕾和紫色吻痕相对照,他轻舔着他吮下的印记,张口含住那诱人花蕾,舌尖轻舔着顶端,感觉到花蕾在他口中微颤,他轻轻吮住,故意以齿尖轻咬一下。
「啊!」小七儿身子微颤,意识开始迷蒙,承受不住他的挑逗,她扭着身子表示抗议,可心里却又有一丝渴求,想要更多更多。
严君棠抬头看着小七儿难耐的表情,欲望让雪白的肌肤染上一层漂亮绯红,娇艳如玫瑰,令人亟欲采撷。
他伸手轻触柔嫩的脸颊,指尖缓缓移到微启的唇瓣,微微粗糙的指腹摩挲着软如绵絮的唇,注视的眸光转为深浓。
小七儿半掩着眼,卷翘的睫羽因情欲而轻颤,唇上的骚动让她忍不住伸舌轻舔,却舔到他的手指。
她一愣,视线和他的对上,她觉得脸好热,水眸漾着羞怯,却忍不住轻吮着他的手指,两人的眸光互相纠缠,香舌在他指尖吮弄,深炙的欲望借着手指尖端传到两人体内。
严君棠收回手,以唇覆住她的,两人唇舌交缠,而他的手也在她身上游走,滑腻的肌肤令他爱不释手,而他碰触的地方彷佛是火焰,一一点燃她的情欲。
知道她体内的欲火已点燃,严君棠抬起身子,眼前迷人的春光却令他屏住气息,不敢呼吸。
黑绸般的长发披散,衬得本就白里透红的肌肤更是可口得令人想一口吞下,雪白的浑圆轻颤,那诱人的粉端因接触到空气而变得坚挺,而花穴外的布料早已湿了,紧贴着娇嫩小穴,隐约透露着粉嫩诱人的花瓣。
「这么快就湿成这样了……」严君棠移不开眼,墨眸因欲望而转深,他伸手来到花穴外,隔着湿透的布料,在穴外徘徊逗弄,搔弄她的敏感。
「啊!」小七儿拧起眉尖,难耐地逸出低吟,迷蒙的眼直望着他,感觉在他的碰触下,更多湿液涌出,让她感觉好羞。「不要碰那……」
「为什么?」严君棠故意曲起手指,贴着布料搔摩着花缝,指尖早被花液沁湿了。
「会湿啊……」被他摩弄得酥麻,小七儿忍不住捏紧桌巾,花瓣不住收缩着,勾弄出更多爱液。
「湿了不好吗?」他瞇眸看着她的娇态,湿淋服帖的布料完全勾勒出花瓣的收缩,令他腹下一阵火热,手指摩弄得更用力。
「啊!不、不好……」布料紧贴着娇嫩敏感的花穴,被他这么一磨,整个布料都在穴外磨蹭,嫩肉受不住这种刺激,紧缩得更厉害。
「为什么不好?」看着爱液不住沁出,香甜的气味弥漫,他忍不住弓起手指,隔着布料用力往花穴一刺。
「啊!」一股疼痛的感觉让她下意识地夹紧腿,也把他的手夹住。
「不要!会痛……」咬着唇,她哀求地看着他,要他退出手指。「求你,出去……」
「不行!」严君棠残忍地拒绝小七儿的要求。「乖,把腿张开。」
「不要!」小七儿噙着泪眼,可怜兮兮地摇头拒绝,却不知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反而更激起男人的占有欲。
「妳想要更痛吗?」他故意弯曲在她体内的指头,摩动着她的嫩穴。
「啊!」感觉他的手指有了动作,她皱起细眉。「你好坏!」坏蛋!明知她痛还欺负她!
「不张开腿我就更坏!」他低声威胁,故意将手指更加刺入。
「啊!」小七儿皱眉轻吟,好委屈地瞅着他,怕了他的威胁,只得乖乖把腿张开。
「这才乖。」严君棠满意地舔去小七儿脸上的泪,手指贴着布料,开始在小穴中滑动,不进得太深,却也不退出,就这么在紧窒的肉壁中抽动着。
「唔啊……」一开始小七儿还疼得直拧眉,可渐渐的,一股酥麻感在体内扩散,疼痛慢慢消失,她松开眉尖,小嘴忍不住逸出呻吟。
见她开始享受这股戳刺,甚至开始摆动纤腰跟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严君棠勾起一抹邪笑。「现在还要我退出吗?嗯?」
「不!不要……」咬着唇瓣,小七儿难受地发出呻吟。一开始还觉得舒服,可渐渐的,她觉得这种浅浅的戳刺已不能满足她,反而弄得她好热、好难受。
「严君棠,我好难受……」
听到小七儿的称呼,严君棠不悦地挑起眉,停下手指的抽动。「妳叫我什么?」
「啊!你别停……」他突然停止抽刺,非但没让她觉得好受,反而更觉得不满足,腹里的火一直烧着她。
「叫我君棠,我就继续。」严君棠柔声命令。
「君、君棠……」小七儿难耐地甩着头,服从他的命令,小嘴吐出软软的轻唤,「求你……」
「乖。」听她乖乖叫着他的名字,他便顺从她的渴望,抽送着手指,享受着被她包裹的紧窒感。
可是她却觉得不够,这种浅浅的抽刺只弄得她更心痒难耐,忍不住情欲的折磨,她低泣着。「君棠,我好难受……」
见状,严君棠满意地低笑出声。「妳这贪心的浪娃儿!」他抽出手指,听见她的抗议声,他再度轻笑,大手扯下早己湿透的亵裤。
看着湿淋淋的花穴不住收缩,粉嫩的花瓣卷弄着透明湿液,香腻的味道扑鼻,他抱起她,走向铺着鸳鸯被的喜床。「宝贝,我这就满足妳。」

下一篇:辉夜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