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成衣厂
时间:2019-11-08

那一年,我在港岛一间成衣厂做烫衫的工作。那是间家庭式的山寨工场,有四部平车,一部车边机及一张烫床。工友们都做件工,裁片和成品由街车收送。老板顾着另外的生意,很少过来这里。所以这个小小的空间,竟然变成我和几位女工的性爱乐园。

由于工友中有我一个男性,而且尚未娶妻,所以便成了众女人打趣取笑的对象。

其实我也乐意和她们打打闹闹,有时还可以趁机摸摸他们的肉体,以肆手脚之欲。其中最经常和我开玩笑的是李金兰,她是个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妇,圆圆的脸儿白里透红,丰满的肉体上有着一对涨鼓鼓的乳房,浑圆的臀部微微向上翘起,非常性感迷人。金兰的个性开朗大方,像个大笑姑婆,和我说话时总是对我摸这摸那手多多的。我也曾经摸过她白胖胖的手儿,偶然间也触到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是并不敢轻易主动地调戏她。

另外三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工,一个是郑惠玲,中等身材。白白净净的,俏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一个是周素燕,一付健美的身段,古铜色的皮肤细滑可爱。还有一个是二百磅的大肥婆,名叫柳金花。虽然肥笨,却也风趣健谈。

工友中最年轻的是陈秀媚,才十八岁。长得清秀苗条,肌肤细腻。不过比较怕羞,除了工作上的正经话,就很少和我说笑了。

有一天晚上,厂里有我和惠玲在加夜班。我们仍然像平时一样谈笑风生。因为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彼此间讲话得内容特别比平常露骨。惠玲打趣地说我孤身一个,收工后一定很无聊,要找五姑娘慰解。

我打蛇随棍上,就说道:「惠玲姐如果同情我,不妨慰解慰解我吧!」

惠玲啐了我一声,粉面微微泛红,那模样儿比平时更加​​动人。我借着送衣料走到她的车位,把东西交给她时又故意用手背触一下她酥胸上温软的肉团。

惠玲并没闪避,眼尾沤了我一下,也没有生气。我又故意将一些衣料跌下地,然后猫下身子去收拾。这时我望见惠玲的一对玲珑的小脚,整齐的脚趾从紫色的拖鞋露出来,白雪雪的脚背,粉红色的脚跟,实在吸引死人。我且不去执衣料,而伸手去抚摸惠玲的脚丫子。

惠玲继续做她手头上的功夫,一声不响地任我玩捏着她的小脚儿。我放胆顺着她的滑美可爱的小腿一路向上摸去。惠玲穿着黑色的长裙,我看得见她两条雪白大腿的尽处,紫色的内裤紧紧地包裹着涨卜卜的阴部。我禁不住钻进她的裙子里,用嘴唇在惠玲细嫩大腿内侧轻轻吻了一下。惠玲怕痒地合拢了双腿,将我的头紧紧夹住。我挣扎着爬起来,扑到惠玲怀里,伸手就去摸她的乳房。惠玲用软软的手臂无力地推拒着。我捉住她的手儿,牵到我的底下。让她摸到我硬硬的阴茎,惠玲的手儿缩了一缩,但终于隔着我的裤子握住了我的肉棍儿。

我又缩一缩腰部,让惠玲的一对手都伸入我的内裤里头。惠玲软绵绵的手儿捉住我硬梆梆的阴茎套了一套,而我就伸手摸向她的酥胸,从她的衣领口伸进去捉住她的奶子,用手指撩拨着她的乳尖。惠玲肉体颤抖着,想把手抽出来撑拒,可是我涨一涨肚子,就把她的双手夹在我的腰带间而动弹不得。我见自己的阴谋得逞,就索性把惠玲的上衣卷起来,露出一对白嫩的乳房,跟着就捉着那两团软肉又搓又捏。惠玲双手被困,唯有任我肆意轻薄。跟着我又用手沿着惠玲的裤腰伸进她的底裤里头。先是摸着浓密的阴毛,继而触及滋润的大阴唇。

我刻意地用手指在惠玲的阴核上揉了揉,搞得她一口淫水从阴道里直冲出来,把我的手掌都润湿了。

惠玲颤声地对我说:「死人头,我都被你整坏了,你想把我怎样啊!」

我嘻皮笑脸地说:「我要把你手上的东西放进我手上的东西里头。你答应吗?」

惠玲脸红耳赤,微闭着眼睛说:「你这样大胆地调戏人家,如果我不答应,你又肯放我吗?」

我放开了惠玲的双手,将她抱上烫衫床上,伸手就要去脱她的裙子。

惠玲捉住我的手说道:「公众地方,不要把我剥光猪,难看死了!」

我唯有把她的裙子掀起来,将她的底裤除下来。哇!见惠玲两条雪白的大腿尽处,乌油油的阴毛拥簇。那鲜红的肉洞儿,已经玉蕊含津馋涎欲滴。看得我更加性欲冲动,我急忙拉开裤链,掏出硬起的阴茎,将龟头抵在惠玲的阴道口,屁股向着她的阴部一沉。听到「渍」的一声,我的阴茎已经整条插进惠玲阴道里头。

惠玲也「哎哟!」

叫了一声,激动的把我身体紧紧揽住。我持续让阴茎在惠玲的阴户里活动,惠玲粉面通红。微笑着用媚眼望着我,看来十分满意我侵入她的肉体里。我捉住惠玲的玲珑双脚,将她粉白的大腿举起,粗大的阴茎纵情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惠玲随着我对她的奸淫急促地娇喘着,终于舒服得忍不住高声呻叫出来。

我将惠玲的双脚架在自己的肩膊上,腾出一对手摸住奶子,把两堆细皮软肉又搓又揉。惠玲忽然肉紧地搂抱着我,肉身颤动着。我也感觉出她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液汁,浸淫着我的阴茎。我知道惠玲到达了性交的极乐景界,便暂停对她下体的奸淫,俯下脸儿,贴着她的朱唇将舌头度入小嘴里搅弄。惠玲冰冷的嘴唇无力地和我亲吻着,底下的肉洞也一慑一慑地吮吸着我插在她肉体内的阴茎。

我抬起头来问惠玲:「玩得开心吗?」

惠玲睁开媚眼儿说:「不告诉你。」

我又问:「你老公是不是同你这样玩?」

惠玲又合上眼皮说道:「都让你玩进去了,怎么还要问人家这样的羞事。」

我抚摸着她的脸蛋说:「惠玲姐,我还没出来哦!」

惠玲媚笑着说:「底下湿淋淋的,我们抹一抹再玩吧!」

于是我将阴茎从惠玲的阴户里抽出来。走到厕所,拿了些厕纸过来,小心的帮惠玲抹阴户的液汁。又索了索湿透了的阴毛。我用指头拨弄她的阴蒂。

惠玲使双腿一夹说道:「你要玩我就来玩吧!不要再戏弄我了。」

我笑着说:「我用手指头奸你呀!你不喜欢吗?」

惠玲柔软的小手握住我的阴茎媚笑道:「我要你用这个奸我!」

这时已经夜九点了,我提议大家脱光了玩,惠玲勉强应承了。于是我三扒两拨,脱光身上的一切。又帮惠玲剥得一丝不挂,俩人赤裸裸地搂抱躺在烫衫床上。

惠玲说:「我在上面弄你好吗?」

我一声话好之后,惠玲已经主动的趴到我身上,手持阴茎对准她的肉洞口,然后坐下来,将我的阴茎一寸不留地吞入她的阴户里,接着更有节奏地让臀部上上落落,使我的阳具在她阴道里出出入入。玩了一会儿,惠玲停下来喘着气说她不行了。我就把她贴着我的胸部搂抱着,然后让阴茎从下面向上挺动着,继续我们的交欢。惠玲温软的乳房紧贴在我的心口,犹如软玉温香。惠玲也知趣地配合着我的动作将她的私处顶向我的阴茎,务求使她的阴道尽量套进我的阴茎。玩了一阵子,惠玲第二次春水泛滥了。我把她的娇躯翻到下面,然后伏在她肉体上,把阴茎急促地在她的阴道里抽送,惠玲快活地忘形呼叫着,我赶快用嘴唇封住她的口。她也把舌头伸进我口里让我吮吸着。终于我也舒服到极点,腰脊一阵酥麻,阴茎一跳一跳的,把精液射入惠玲的阴道里。我带着倦意,翻身从惠玲的肉体上滑下来。惠玲拿过纸巾,体贴地为我抹干净阴茎上的爱液,然后才捂住被我搞得一塌糊涂的阴户走进洗手间。一会儿之后,惠玲走了出来,我也起身穿上衣服。

我搂着她打趣地问她回家后还要不要和老公玩性交。惠玲笑着打了我一下,拿起手袋匆匆离开了。我是睡在工厂里的,这一夜,我回味刚才和惠玲的尽情欢好而倦然入眠,自然睡得特别香甜。

从这次之后,我和惠玲就常常找机会偷情,有一次收工以后,惠玲又折回厂与我幽会。因为时间还早,我们不方便脱光了奸淫。惠玲脱下内裤,跪在交椅上,而我也像小便时一样,掏出阴茎,掀起惠玲的裙子从后面插进她的肉洞里。本来以为即使有人开门进来,也能及时避免让人发现。又谁知百密一疏,当我们玩得正开心时,厕所的门忽然打开,周素燕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看见我的阴茎还插在惠玲的阴道中,不禁叫了一声。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就想夺门而出。我慌忙把阴茎从惠玲那里拔出来,一箭步奔到门口截住素燕。那时间我的阴茎都来不及收进裤子里面。

我对素燕说:「周姐姐,你千万不要把我和惠玲姐的事讲出去。」

素燕红着脸说:「我不会理你们的闲事的,你放我走吧!」

说着就要去开门,我急忙拉着她的手臂说道:「你先别走,一定要给我们一点信心的保证才可以离开。」

素燕答道:「我发誓吧!」

我拖过她的手说道:「发誓靠不住的,除非你也玩一份我们才放心!」

说着把他的手放到我的阴茎上,素燕像触电似地将手缩回去。我那里肯放过,一把把她搂在怀里。素燕虽然体格强健,可始终争不开我的臂弯。这时惠玲也走了过来,出手去脱素燕的裤子。素燕笑骂挣扎着,可毕竟内外裤都被解下,那羞处完全暴露无余。

我将素燕的身子放到衣料堆的上面,两手分开她的大腿,见素燕的阴毛也是乌油油的一片,小阴唇却是肥厚鲜润。惠玲按住素燕的手臂,我迅速将粗硬的阴茎插进素燕滚热的阴户里。素燕感到大势已去,也不再挣扎了,索性乖乖的闭着眼睛任我的阴茎在她细嫩的阴道里来回抽送。

过了一会儿,素燕开始冲动起来,阴户里分泌出大量液汁,嘴里也出声哼了起来。

惠玲放开她的双手,帮她脱去身上的衣服,素燕健美的肉体一时间变得软绵绵的,任由惠玲把她剥得光脱脱一丝不挂,我放下素燕的大腿,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素燕的奶子非常健硕而富有弹性,捧在我的双手,一阵舒服的感觉传遍我周身。素燕的皮肤是古铜色的,毛孔很细,摸落的感觉是细嫩滑美。素燕虽然养过两个孩子,但由于身子保健有方,阴道仍然紧窄,当我插入时感觉犹如奸淫少女一样。随着我频频地抽送,素燕的表情由半推半就变为无可奈何,又由无可奈何转为热情洋溢。尽情地享受着性交的乐趣。

惠玲在旁边也看得粉面泛红,浑身不自在。我提议惠玲也脱光了一齐玩,惠玲听话地除去所有地衣服。把一付雪白的肉体完全显露出来。我且将阴茎从素燕的阴户里拔出来投向惠玲的怀抱,惠玲轻抒玉臂搂住我的颈际。而我那沾满素燕的爱液的大阴茎,也轻易地侵入她馋涎欲滴的阴户里。惠玲扭动着身子配合着我对她肉体的奸淫,因为刚刚目睹我和素燕的交欢,早已激起她的情欲,此刻更是放浪不拘。素燕欠起身子,也不去穿衣,赤裸裸的坐着呆看着我和惠玲由站着交合至我压到她娇躯上抽插,又翻转过来,由惠玲骑到我身上用阴户来套弄我的阴茎。玩了一阵子,惠玲已经娇喘吁吁,终于从阴道深处冲出一股爱液,无力地滑下我身旁。我指着坚挺的阴茎,招呼素燕上来玩。这时的素燕已经不再怕羞了,她大方地跨上我的身体,然后猫一样地蹲下来,手持我湿淋淋的阴茎,把龟头抵在她那肥厚的阴唇上撩拨了一下,然后臀部沉下来,就爽然地将我的阴茎整条吞进去了。

惠玲打趣说:「周素燕真熟练,一定经常和老公玩倒浇蜡烛。」

素燕伸手在惠玲的大腿打了一下骂了声:「死惠玲不知羞,自己偷了汉子怕人知道了,就硬拉我下水。」

我笑道:「大家都为图个开心,周姐姐别怕羞了,爽爽快快地玩吧!」

素燕说道:「我都骑到男人身上了,还不爽快。」

说着就把屁股大力向下一坐,却又叫:「哎哟!这东西真够长,顶到我肚子里去了呀!」

惠玲也说:「他不但底下长,又粗又硬的,钻进我底下玩我时很快就使我丢了。可他就是够持久,我丢了几次他才玩完。真顶他不住,有素燕你一齐玩就好了,不必我一个人对着他,被他玩得死去活来。」

素燕不作声,专心地用她的阴户套弄我的阴茎,她用力收缩着小肚子,把我的阳具吸得很紧,我玩摸着她胸前上下抛动着的大奶子。手心轻触她的乳尖。素燕脸红眼湿,渐入兴奋佳景。我也在下面挺动着阴茎配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也激动地首次把精液射进素燕的阴道里。惠玲拿出纸巾,递给素燕,素燕小心地用纸巾捂住我和她交合着的地方,然后慢慢起身,让我的阴茎从她底下肉洞里退出来。惠玲随即欠过身子细心地为我洁净涂满了爱液的阴茎。望望墙上的大钟,已经快八点了,她们俩人要赶回去做饭,匆匆地穿好衣服后,互相替对方整理了头发,就急忙离开了。

自从素燕也和我有过肉体的事,我们这个小厂子里更加充满了春意。惠玲和素燕时常讲有些有味的笑话。更离谱的是经常拿我和金兰来开玩笑。那其实是用我来挑逗金兰的春心和淫兴。看来她们俩人是有意也让金兰踩上一脚。好让大家都可以肆无忌惮的随时和我玩性爱的游戏。

有一天,车边的衣料还没运到,所以金花也便照例不必上班。上午九点半,电话铃响了,金兰去接听,原来是秀媚打了个电话来厂请假,说是有事不能来。

金兰向大家说过之后,惠玲和素燕都不约而同地相视而笑。我心想今天大概可以试试金兰这个小骚妇的肉味了。

到吃过午饭的时候,金兰说:「今天好热,该有三十度吧。」

素燕笑着说:「怕热不如脱衣好了。」

金兰也指着我笑道:「我穿一件恤衫,脱了可不是益着这个臭男人!」

惠玲说:「你也知道他臭!」

素燕说:「你们成天打情骂俏的,不怕益他一点儿吧。」

金兰打了她一下说:「死素燕,你敢脱,我都陪你脱。」

惠玲笑道:「好啊!素燕你就牺牲一下色相,看金兰敢不敢陪你,她敢我都敢!」

素燕响亮地应了声:「好吧!」随即把上衣向上卷起然后除下。上身剩下一副奶罩。金兰估计不到平时比较端庄的素燕此刻竟如此大方。呆了一下,也好脱下上衣,可是她今天没有戴胸围,赶紧用衣服遮住胸前,可是金兰洁白的背脊却是一览无余。惠玲顽皮地伸手去摸她的白肉,金兰嘻笑地避开了,又回头嚷着:「死惠玲,又话陪我除衫,说话不算数。」

惠玲道:「你敢不敢脱下裤子,你敢我就陪你脱。」

金兰淬了一声道:「睬你都傻的!」说着就要穿回衣服。

素燕趁她不提防,一把夺过金兰的上衣,金兰赶快追过去抢,一时间一对胖鼓鼓的雪白奶子暴露无余。那微微向上翘起的乳尖,犹如两粒鲜红得葡萄。就在俩人拉拉扯扯的时候,惠玲上前去解金兰的裤带。金兰想缩回手护住自己的裤腰,双手却被素燕紧紧捉住。惠玲迅速解开金兰的裤子,并使其跌落下去。金兰两条粉腿刚刚裸露出来,惠玲已经摸向她的底裤。无论金兰百般挣扎,她身上仅有的一条黑色三角裤还是被惠玲扯下来了。金兰背对着我,见她浑圆的大屁股雪白细嫩。

我正出神地欣赏着金兰的肉体,素燕一边和金兰抢衣服,一边瞪着我道:「我们都已经帮你把她给去皮了,还不快点过来吃这个鲜剥果子肉。」

我移步走到金兰前面,金兰脸红红地瞪着我说:「臭男人,你想干什么呀!」

我从她身后抱住她的乳房说:「我想奸你呀!行不行!」

金兰并不挣扎出声道:「行又怎样,不行又怎样!」

惠玲接口说:「行就通奸,不行就强奸!」

金兰说:「素燕不要捉住我的手,大家都脱光了,我才肯答应。」

于是素燕放开了金兰,俩人开始自己脱衣服。而我就搂住金兰光脱脱的肉体上下其手。金兰的阴毛很少,有稀疏几根。我把手指伸入她的阴道里一探,里头水汪汪的。

这时惠玲和素燕也已经脱得赤条条的。俩人走过来,动手脱我的衣服。我也暂时放开金兰,任由她们把我脱清光,惠玲又推着我的身子,而素燕就拖着金兰的肉体,将我俩贴身地凑在一起。

金兰握住我坚硬的阳具轻轻地套了套,惠玲对她说:「这条东西比起你老公怎么样呢!」

金兰说:「我都还没玩过,你们大概已经让它入去过,不如你们先比较比较自己的老公吧!」

蓝领情缘之二我出声道:「金兰妹,别理她们了,我们开始吧!」

于是金兰就躺到衣料堆上,高举着两条嫩白的粉腿,由惠玲和素燕分别扶着一枝小脚。我卧了下去。金兰扶着我的阴茎进入她柔软而湿润的阴户里。哇!真是舒服,金兰那个未曾生育过的阴户里温软的嫩肉紧紧地包围着我的阴茎。我好奇地望向金兰和我肉体交接的地方,见我那粗大的东西正栽入金兰那两瓣隆起白馒头似的皮肉间迷人的肉洞中,我把阴茎向外抽动,金兰阴道里的红色细皮嫩肉就就被翻出来。我再次将阴茎插进去,金兰舒服地望着我微笑。我开始有节奏地抽送起来,金兰很快地春水泛滥。脸红眼热地进入高潮,我感觉到她的阴道里有一股热流冲出来。可金兰有一样与别不同性交表情,在我奸淫她得过程中,她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笑容。虽然她已经满足了,却不让我抽出来。

望着两旁看得脸红耳赤等着玩的惠玲及素燕顽皮地说:「你们两个浪货,硬拉我落水,今日我湿了身,就要吃全餐。」

惠玲和素燕相视而笑,惠玲说:「金兰妹,你第一次偷吃,我们怎会同你争呢!」

素燕也说:「金兰妹,你放心受用吧!」

我则加快在金兰滋润的阴道里活动。金兰快活地嚷着:「两位姐姐,我要叫了!」

接着就是一连串醉人心弦的叫床声从她的樱桃小口中传出来。而她底下的肉洞也因为我的抽送而像似伴奏般地发出「渍渍」的声响。金兰满脸堆笑地一次又一次叫着舒服和快活,在两旁观看的惠玲和素燕也冲动地摸向自己的阴户。我伸手抚摸她们的乳房,可是金兰霸道地拉着我的手放到自己的奶子上。我好专心地奸淫着风情万种的俏金兰了。

不知经过多少次冲刺。我终于火山暴发似地喷出,浓热的精液灌满了金兰的阴户。

那销魂蚀骨的一刻,金兰肉紧地抱住我,两条粉腿也紧紧地夹住我的身体,使得她的阴户紧密地抵在我的阳具根部。当我从金兰的肉体上爬起来时,我见到金兰那被我撑开了的肉洞里浸淫着我刚才射入的精液。望望惠玲和素燕赤裸裸的肉体,此刻却是有心无力了。不过她们还是很体贴地依傍在我的身旁,细心地为我揩干净下体的液汁。我也爱惜地抚摸她们的乳房和阴户。我把手指伸进她们俩人的阴道里挖弄着,一直把他们的阴道搞得淫水汪汪流出来,把我的双手都湿透了。这时我的阴茎在她们的抚弄之下,也再次硬起了,于是我又轮流插入她们的阴户里奸淫。

先是玩素燕,我举着阴茎从素燕的后面进入她的阴户。素燕撅着大屁股愉快地承受我对她肉体深入的抽送,一面还不时回过头来望着我们笑。金兰刚刚玩过,也不去穿上衣服,光着一身白肉,斜躺在一边看着我和素燕玩。惠玲可就有点焦急了,她依傍在我背后,用着一对温软的乳房烫贴在我的身体上。

我的阴茎在素燕阴户里急促活动着​​,素燕的肉洞里分泌出很多水份。随着我的阴茎在她滋润的阴道钻入及退出发出很大的声响,这声音和她口里快乐的呻叫上下呼应,响成一片。后来我着惠玲也像素燕一样摆好姿势,然后我就从素燕那里抽出来,换插入惠玲的阴户中抽弄,而改用手指挖弄素燕的阴户。惠玲早已春水泛滥,阴道里非常润滑。

包裹着我的阴茎。惠玲的阴道属于重门叠户形,里头有许多肉瓣和肉芽,撩触得我的阴茎好舒服,我几乎想把精液射进去,可是为了能经常和三位娇娘儿玩性交的游戏,我不能不适当地节制。

于是我冷静下来,平静地轮流在惠玲和素燕的阴户里抽送与挖弄。直到俩人都满足了,才离开她们可爱的肉体。金兰凑过来帮我抹去阴茎上那些女人们的液汁,我也亲热地搂住她吻着小嘴。望着三个女人光脱脱的肉身,我心底里无比的快慰。又有点飘然如梦的感觉。估不到竟然能够同一时间和她们一齐交欢,共享性爱的欢娱。更难得三个女人互不猜妒,肯和我一起赤裸裸地玩成一堆。

金兰加入之后,我们厂里更加活跃了。除了傍晚收工后经常有性爱的游戏,日间更是放肆地嘻笑调情。尤其是金兰,实在淫荡得非常露骨。以前就不时和我勾肩搭背的闹成一堆,现在更加离谱。她完全不把未经人道的陈秀媚放在眼里,公然在笑闹时,当众用手去捞我下面。惠玲和素燕在行动上没有什么表现,可言辞上却是非常露骨和风骚。

而且不断的用一些诱惑的言语来挑逗和取笑陈秀媚。时时搞得她脸蛋儿飞红,煞是可爱极了!我心里当然想尝尝这位处女新鲜的禁果,可又不知人家意下如何,所以是畏缩不前。金兰她们是看穿我的心思的,因此便有意地想促成我和秀媚的好事。

这一天,恰好是秀媚的生日。晚上收工后,我们在厂里为她庆祝,除了买着一个大蛋糕,还准备了好多吃的东西和一支白兰地。秀媚初时是不肯饮酒的,可经不起众人的逼劝,还是勉强喝下了一小杯。秀媚的酒量实在好浅,一杯白兰地落肚,已经俏脸儿飞红,金兰更是蓄意劝杯。未几,大家都有一些醉意了。金兰竟出了一个鬼主意,就是要把我绑起来,坐在一边看她们玩打牌输了脱衣服的游戏。还说是怕我看了忍不住手多多的,真给她气死。可我知道她是另有理由的,于是乖乖的让她们绑在一张交椅上,而她们四个就开始玩起牌来。最先输牌的是素燕,她脱去一件外衣之后便继续玩牌。接着,随着牌局地进行,这班女人们身上的衣服逐渐减少了,连秀媚也穿着胸围和三角裤。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穿得这么少。在酒迷本性之下,秀媚不再像平时一样怕羞了。

我见到她那白晰细嫩的肉体,和金兰她们比较起来,更是独具另一番妙处。

自己底下的阴茎,也情不自禁地澎涨起来,金兰眼尖看到,便走了过来,把我的裤链拉开,将硬直的大阴茎放出来。惠玲和素燕看了嘻嘻直笑。秀媚偷眼瞧过来,却羞答答地低下头来。金兰继续玩弄着我的阴茎,一会儿用手儿握住套弄,一会儿又用手指拨弄着我的龟头。我被她搞得心脉浮动,恨不得立刻将阴茎插入这班女人的阴户里头。可是身体被绑住,有任人玩弄的余地。金兰玩了一会儿,却去拉着秀媚过来,把着秀媚的手放到我的阴茎上。秀媚像触电似地将手缩回去。

金兰嘻笑地对秀媚说:「你看着吧!我要开始玩了!」

说着解下身上的乳罩,又脱下身体仅余的一条底裤,又向秀媚望了一眼,便将香喷喷的丰满肉体向我凑过来。一面又轻舒玉手,用手指扶着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户,然后使她的阴道缓缓地套住我的肉棍儿。秀媚在旁似懂非懂地惊奇地望着金兰的肉洞将我的阴茎一吞一吐。这时惠玲和素燕也纷纷脱得一丝不挂,素燕更把金兰从我身上拉开,然后把自己的肉体代替了金兰刚才的位置。素燕双手勾住我的脖子,一对大奶子在我的面前一会儿晃来晃去,一会儿上下抛动。强健的肉体剧烈地活动,底下的肉洞儿也劲力地吐纳着我的阴茎,玩了一会儿,素燕主动地让位给惠玲。惠玲骑到我身上时,先是将我的阴茎塞入她的肉洞里,然后用手指轻捻我的乳头部位。我被她搞的好痒,是也动弹不得,好出声求饶,惠玲才放过我,专心地用她的阴道套弄着我的肉棍儿。

这时金兰挨到秀媚身边,劝说秀媚也上来玩。秀媚红着脸摇了摇头,可金兰已经伸手把她的乳罩解了下来。秀媚忙用手去掩着酥胸上洁白的奶子。金兰接着又去脱秀媚的底裤,秀媚腾出一支手推拒着,却是无济于事。玉体上仅剩下的一条浅黄色的三角裤很快地就被扯下来了。素燕也过去和惠玲一齐抬着剥得精赤溜光的陈秀媚过来我这里。惠玲赶快从我身上站起来,退到我身边。秀媚让素燕和金兰每人抬着一手一脚,把她的阴户对着我的阳具就要放下来。惠玲赶快凑过来,先叫金兰素燕把秀媚的肉体保持在我的上边,然后手持着我的阴茎在秀媚的阴道口轻轻地撩拨着,秀媚被整得娇喘连连。惠玲又用手指去揉秀媚的阴核。直至有一滴爱液从她光洁无毛的肉缝里泌出来滴落在我龟头上,惠玲把我的龟头抵在秀媚滋润的阴道口,再示意素燕和金兰把秀媚的身子朝我放下来,不声不响之间,我那一条硬梆梆的大阴茎,已经整条不由自主地刺入秀媚的阴道里了。

金兰和素燕放开了秀媚,站在一边瞧热闹。这时秀媚赤裸裸坐在我怀里,她那未经人道的私处紧紧包容着我的阴茎。我觉得非常温软而舒适。我很想抽动,可是身体被绑住。我恳求她们放开我,但是她们是嘻嘻笑着不理。后来金兰教秀媚移动娇躯,让她的阴户可以套弄我的阴茎。搞了几下,秀媚说:「好痛哟!不行啦!」说着就停住了。

三个女人一齐围了过来,有的捏秀媚的奶子,有的摸我和秀媚交合着的地方。

搞得秀媚浑身抖动,底下那小肉蚌也松一紧地慑吸着我的阴茎,这样玩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说:「秀媚的小肉洞好利害哦!我快要射出来了。

金兰笑着说:「我知道秀媚刚刚干净过,你不必担心她会生孩子。」

我的身体紧张到了极点,终于舒舒服服地把一股精液射进秀媚刚刚开苞的鲜嫩阴户里头了。当那班女人拿面纸为我们擦拭时,我看见雪白的面纸上血渍斑斑。

证明秀媚刚才在金兰她们的胡闹之下已经由处女变成小妇人了。虽然我是很喜欢陈秀媚,可是她已经自小许配给他的表哥了,所以我和她毕竟是有缘无份。因为秀媚的母亲和哥哥都回到乡下,港地得她单身一人,所以这一夜秀媚就索性伴我留宿在工厂里。

大约九点钟时,金兰她们回家见丈夫去了,工场里剩下秀媚和我。我招呼秀媚一齐进厕所冲凉,秀媚听话的答应了。我们都还没有穿上衣服,就这样光着身子走进了厕所。在厕所里,我殷勤地为秀媚冲洗着身体的每一部份,特别是她下体那光洁无毛的阴部,我仔细地把她的阴道里边都翻洗过了。秀媚的皮肤白晰细嫩,我还是第一次将她的周身上下摸遍,那种感觉真是刺激极了。因此,我底下的阴茎不由自主地又硬了起来,秀媚好奇地注意着我那里的变化。我牵着她的手放到我的阴茎上,秀媚轻​​轻地握着套弄了几下。而我就把手伸到她的酥胸摸捏她那鲜嫩的乳房。当我轻轻地捻弄着秀媚的乳尖时,秀媚无力地依到我的身上。我们肉贴肉的,彼此间不由得又再次萌生了新的冲动。

我把秀媚抱了起来走到外面,将她的娇躯放到整理好了的临时床铺上。

我轻声说:「秀媚妹,我们再玩一次好吗?」

秀媚柔情地望了我一眼说:「我已经给了你了,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我低下头在秀媚樱唇上深情一吻,又把头埋到秀媚的酥胸吮吸她的乳尖。秀媚怕痒的扶起我的头。

我望着她说:「秀媚妹,我吻你下面好吗?」

秀媚说:「会痒死的,不好!」

我说:「秀媚妹,我很喜欢你那可爱的光板子阴户,你还是让我吻吻吧!」

秀媚羞得闭上眼睛说道:「那么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我不理了。」

于是我把头钻入秀媚的两条嫩白的大腿中间,把嘴唇贴在她那洁白细嫩的阴户上美美一吻。然后又把舌头伸进秀媚的阴道里搅弄,秀媚被我搞得两条粉腿忍不住颤动地将我的头夹住。我再用手指轻轻搔弄她的大腿内侧的嫩肉,秀媚怕痒地挣开了我的头。我抬起头来,用舌头舔着秀媚的大腿,小腿,一直舔到她那一双小巧玲珑的小脚。把她细白的脚背,粉红的脚后跟,以至每一支脚趾都吻遍了。

最后吻她的脚底,秀媚怕痒地把小脚缩走了。我扑向秀媚身边,捧起她的脸蛋,吻着她的小嘴,秀媚也热情地伸出舌头和我的舌头交剪着。过了一会儿,我又去吮吸秀媚的奶头。

秀媚怕痒地推开我的头说道:「好肉酸哦!不要啦!换我吻你下面吧!」

我高兴的一口答应她道:「好!好!」

于是秀媚把她的头钻到我怀里,张开小嘴,一口叼着我那硬硬的阴茎。接着便像食雪条一样,用嘴唇吮我的龟头,一会儿又用小舌头儿沿着我硬起的肉棍儿上下舔弄着。

我舒服地起眼睛享受着秀媚带给我的快感。秀媚一面吞吐着我的阴茎,一面还用好奇地用眼睛望着我的表情,我也认真地欣赏着秀媚天真的俏脸上的小嘴含着我的阴茎之美妙情景。

我捧起秀媚的脸蛋,吻过了她的樱唇,伸手抚摸着她光滑可爱的阴户说道:「秀媚妹,我可以再进入这里吗?」

秀媚甜蜜地望着我点了点头。我示意她躺下来,秀媚听话地仰卧着,分开了一对白嫩的玉腿,把那刚刚被我开苞过的私处毫不遮掩地对着我。我也激动地卧了下去,秀媚握住我的阴茎带到她的肉洞口。因为她那里也已经水汪汪了,我身子向下一沉,便进去了一个龟头,秀媚叮嘱我轻一点弄她之后,就移开她的小手。

让我的阴茎整条地进入她的阴道里。我生怕弄痛秀媚,把身体紧紧地贴着秀媚温香可爱的娇躯,底下的阴茎也缓缓地插入她的肉体内,秀媚亲热地搂抱着我,乳房上的两堆软肉挤压着我的胸肌。我全身的器官充满了快感,情不自禁地让阴茎在秀媚的肉洞里轻轻抽动。秀媚也热情地向我迎凑。我们的动作不知不觉地加剧起来。

这时的秀媚粉面赤红,春情洋溢,我也放胆让阴茎在她底下抽送着。秀媚开始领略到性交的乐趣,俏脸上呈现出快乐的笑容。我不停地粗大的阴茎在秀媚的阴道里抽弄,直把个初经人道的小秀媚搞得哼哼渍渍,叫起床来。我更加卖力地抽送,终于使得她浑身颤动出不了声,我知道秀媚已经快乐极了,而狭小的阴道把我的阴茎箍得很紧。所以我很快地产生跃跃欲射地感觉。

我告诉她快要射精了,秀媚媚眼儿半闭地向我点了点头。于是我放松地使自己的身体压到秀媚娇柔绵软的肉体上,而下体就紧紧抵在她的私处。我那条深插在秀媚体内的阴茎也一跳一跳地把精液吐在她的阴道里。秀媚紧紧地抱住我,点滴不漏地承受了我第二次在她肉体里的发泄。

我们都倦了,便侧身相拥而眠。直到第二天凌晨我醒来时,秀媚的阴唇还仍然衔着我那软了的阴茎。

我爱怜地搂紧了秀媚,无意中把她也搞醒了。秀媚睁开惺忪的睡眼儿,柔情地望着我,底下的小肉洞有节奏地收缩了几下,像是小孩子吃奶似地吮吸着我的阴茎。弄得我禁不住意马心猿,那肉棍儿又粗硬起来,涨满了秀媚的小肉洞,我又想趴上去抽送。秀钗温柔地阻止我说:「你昨夜太辛苦了,我们还是搂抱躺着说话好了。」我听了话,便不再动,一面玩摸秀媚的乳房,一面听她有关她定过婚的事情。

原来秀媚未出世时,家里已经将她与她的表哥指腹为婚。谁知她的表哥竟然天生弱智。后来虽然经过医治,总算懂的照顾自己的起居,可是毕竟和平常人有异,每次和秀钗拍拖时,总要闹出一些笑话。秀媚心里是很不愿意嫁给她的表哥,但也不想让年迈的父母伤心,好勉为其难。眼既婚期渐近,秀媚很不甘心将她的初夜献给她不喜欢的丈夫,而平时对我十分好感,所以便借这次机会将让我进入她的第一次。

我感激地搂紧了秀媚温香而赤裸裸的肉体,嘴唇贴着她的香腮深情的一吻。

秀媚也柔情依依地在我的臂弯。我忍不住又让阴茎在她的小肉洞里抽动。过了一会儿,秀媚也被我弄得动情而渐入佳景了,紧凑的小肉洞分泌出好多津液来。跟我昨晚射入的精液混在一起,使我地肉棍儿流畅地出出入入。终于又糊里糊涂地射精了,秀媚也又哼又喘地接受了我对她第三次的奸淫。然后与我再次相拥入眠。

以后几天的晚间,秀媚都陪我过夜。我俩像小夫妻般地过了三个缠绵的春宵。

可惜好日子并不长,秀媚的母亲回来香港了,并且着手为她料理婚事。秀媚告假嫁人去了,我虽然失去了一个好伴。不过也并不寂寞,因为仍然要应付其他三个娇娘儿的需索。

女工还没和我有过肉体关系的剩下柳金花了,这个大肥婆本来是挑不起我的兴趣的。可是惠玲和金兰她们竭力劝我把她也给收拾了,主要原因当然是想堵住她的口,以免她到处乱讲。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临收工的时候,金兰借开玩笑把金花翻倒在地,肥婆本来就笨得像猪一样,这时更是瘫在地上爬不起来。惠玲和素燕上前去,硬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个精赤溜光。

蓝领情缘之三惠玲回头对着我出声道:「还不赶快上马!」我这才匆匆脱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惠玲和素燕每人捧着金花的一条又粗又肥的大腿努力的向两旁撕开,让金花毛茸茸的阴户暴露无余。我挺着大阴茎上前,对着金花胯下那个肥肉洞一下子戳进去。一时间觉得里边是温软而湿润。我把整个身体压到金花肥胖的肉体上,然后扭动着腰肢让阴茎在她的体内活动。这时金兰她们已经放开了金花,而金花也主动地用手臂搂住我。毫不挣扎的接受我对她的奸淫。那时候我仿佛置身于一床柔软的棉被上,我舒服地在这肉床上颠波着,一面又用手大力地摸捏金花的巨大乳房。大约过了半个钟头,才将一股精液畅射入她的阴户里。

我懒洋洋地躺在金花肥胖地肉体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身子。惠玲为我抹干净湿糊糊的下体,素燕也递过一条热毛巾来为我擦拭阴茎和阴毛。金兰也凑了过来,三个女人不顾赤条条躺在一旁的金花,围在我身边抚弄我的身体。我叫她们也将衣服脱去。于是她们纷纷脱清光身上的衣服,用性感的裸体依着我的肉躯。

金兰先把头埋在我胯间用朱唇吮吸着我的阴茎,惠玲也转身凑过去,伸出舌头儿舔我的装着一对卵的袋袋。我也不甘清闲,一手摸捏素燕的乳房,一手去挖弄惠玲的阴户。而刚才软下来的阴茎也在金兰那温暖的小嘴里静静地硬了起来。金兰将它吐了出来,用舌尖儿轻轻舔弄着我的龟头和春袋。搞得我支肉棍儿一跳一跳的,心里头也泛起一阵子冲动。

金兰向着惠玲和素燕笑着说:「两位姐姐,我先来了!」

接着就径自跨到我身上,手执着我那硬硬的肉棒对着了她的私处。腰儿一扭,臀而一沉,已经把我的阴茎整条地吃进她的阴户里去了。继而就将身子上下活动着,让她的肉洞儿套弄着我的阴茎。金兰玩了一会儿,阴户里分泌出大量的爱液。

阴水顺着我的阴茎流下来,湿透了我的阴毛。

接着她停止了动作,向着惠玲和素燕说道:「我不行了,你们谁来接着玩呢?」

惠玲站起来把金兰扶着离开我的身躯,然后向着素燕说:「阿燕,你先来吧!」

素燕指着惠玲湿湿的阴户说答道:「阿玲,你都急得要出水了,即管玩着先啦!」

惠玲也不再客气了立刻让我的肉棍儿填满了她的小肉洞。可是惠玲亦没有多大能耐了,玩一阵子便让位给素燕。还是素燕体格好,不单止两条腿像铁做般结实有劲,阴道的收缩力也很强。素燕孜孜不倦地让她的阴户吞吐吸咬我的龟头,一直将我的阴茎再次搞到精液射满了她的肉洞儿。

一个礼拜之后,秀媚行过婚礼回来返工了。几个女工围住她问长问短,我也挤了过去,将秀媚搂进怀里亲了亲,跟着一手从她的衣领伸进她的酥胸玩摸奶子,一手从她的裤腰伸到她的私处玩弄阴户。

金兰大声说道:「好啊!你们来一场真人表演让我们欣赏欣赏吧!」

我问秀媚同意不同意,秀媚点了点头。于是,惠玲她们七手八脚地为我和秀媚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我坐在椅子上,秀媚分开两条粉腿让我的阴茎刺入她的阴道里,然后跨坐在我怀中。玩了一会儿,秀媚转过身,伏在地上拱着雪白的臀部让我从后面插入。在旁边观战的众女人们清楚地看到我的阴茎在秀媚艳红的阴道口出出入入,个个面红耳赤的。看得出她们都很需要我阴茎插入。于是我着身边的四位娇娘们剥除清光所有的衣服鞋袜,包围着我而伏在地上,将一个个雪白浑圆的臀部昂起。然后我就拔出插在秀媚下体的肉棍儿,换插入猫在右边的惠玲那两片白屁股之间的阴户里急抽猛送,直把惠玲奸得娇喘连连。

跟着又深深刺入金兰粉红色的肉洞中,俏金兰此时也吃不消我对她的奸淫,阴道里很快地洋溢着大量的淫水。奸过金兰之后,轮到金花了。金花的臀部非常巨大,肥白的臀肉在我的撞击下泛起阵阵波浪。我发现金花的臀眼和阴道生得很近,于是趁抽出时顽皮地把阴茎插进她的屁股眼里,金花哇哇怪叫,却不敢挣扎。

任我的肉棍儿在她直肠里出出入入。玩过金花,接着玩素燕。素燕在众女人之中,乃最健美之一,性交方面也最受得,我玩了她的私处好一会儿。她回头对我笑道:「秀媚妹和你小别重逢,你还是陪她玩多些吧!」

我心里本来也是这么想,是不忍心让众女友在旁边看得心痒难煞。才和她们每人草草地做了一次。既然素燕这样善解人意,我也欣然地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湿淋淋的肉棍儿。望望秀媚,她仍猫在地上昂着白屁股。我把她抱了起来放到柔软的布料堆上,先揉了揉她的奶子,再捉住一对小脚,把秀媚两条粉白的腿儿举高分开。素燕见势,则熟手地把我的阴茎扶进秀媚那光洁无毛的肉洞中,秀媚哼了一声,再度享用了我的肉棍儿带给她性交的快乐。我有时低头欣赏着自己的阴茎逼开了秀媚的阴唇而钻入她的肉洞里,以及抽出时把她阴道里的嫩肉也带出来姿态。有时就注视着秀媚被我抽弄阴户时陶醉地表情。惠玲和金兰也起身,每人帮我扶着秀媚的一条粉腿,让我腾出双手去玩摸秀媚的乳房。我努力地让阴茎摩擦秀媚的阴道壁,使得秀媚忍不住高声叫唤不已。后来我终于在秀媚的阴道里射精了。

在第二天收工众人回去后,秀媚因为忘了带东西又折回来。我曾经悄悄地问过秀媚婚姻的状况。

秀媚叹了口气说:「我这次嫁人,心里是十分不愿意的。不过是不想让长辈不开心,才勉强地和表哥成亲了。我那表哥虽然傻呼呼的,却也懂得男女之间的事。不过是笨手笨脚。新婚那一夜,我上床先睡下了。可能是有人事先教了他,所以他也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里,开头他并没有动我。而我生怕他把洞房的事讲出去,也不肯采取主动了。因为婚礼辛苦了一整天,我也实在太累了,便迷迷胡胡睡着了。半夜里我梦见和你再做爱,兴奋中乍醒过来,正在玩我的却是我的新婚丈夫。原来他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脱去我的内裤,且将他的阴茎插入我身体里。

那时候我乘着兴头也十分配合他对我的抽送。可惜他很快就射精了,搞得我汤不汤水不水的。不过我还是尽了我的德行,为他揩抹干净下体,服侍他睡下了。过后的几天晚上,他陆续都有锄我。可是他和我没有共同兴趣的语言,又不够持久。

玩完我倒头便睡。所以我都没什么好心情对着他。就连他的阴茎插在我底下抽送时,我都当成是你的在弄我。「

说到这里,秀媚欣然一笑。拿起刚才忘记带的东西就准备走了。我把她搂住双手伸入她衣服里面抚摸她的乳房和阴户。

秀媚回头媚笑着问我:「是不是刚才听了她所讲的话儿有些冲动了?」

我坦白地承认了。秀媚一边解开着自己的裤带,一边对我说:「今天我们草草地来一次吧,因为家里等着我买东西回去呢。」

说话间,秀媚的裤子已经跌下去了。我伸手把她的底裤也推下去。秀媚也拉下我的裤链,帮我把硬直的阴茎放出来。跟着又提起一条腿,将阴户凑过来。我们就站着的姿势性交着,秀媚比以前更主动更热情了,我每一下向她体内插入时,她都向我迎过来。

而且豪放地含着笑容望着我。到后来,秀媚俏脸飞红,媚眼如丝。阴道里液汁浸淫着我的阴茎。借助着秀媚分泌出的滋润,我那挺直的肉棍儿更加流畅地在她温软的阴户里横冲直撞。终于,我一股精液从龟头迸出,灌满了秀媚的小肉洞。

秀媚在手袋里抽出一些纸巾,捂住了她的阴户,弯下腰把内裤拉上来,接着为我整理湿淋淋的下体。把我软下来的阴茎放入裤子里边,还帮我拉上裤链。我也帮秀媚套上裤子,秀媚对镜子理了理头发和衣服。一声「拜拜」,轻盈的身影便飘然而去了。

上一篇:我的出差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