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教学生怎么高潮
时间:2019-05-24

老师教学生怎么高潮

老师教学生怎么高潮

专科毕业後立刻担任中学教师的平山圣子,因为年轻的关系,对教育怀抱崇高的热情,不管任何困扰都会全力以赴想办法解决。在学校担任保健体育科目的圣子,和青春期的学生一起渡过无怨无悔的岁月。


  「你们有任何困难随时随地都可找老师商量,我们一起想法子解决!」圣子老师在学生面前发表演说,因为教育的使命感背负下,她的语气十分激昂。如果说有遗憾,就是身体发育良好混身散发青春气息的他们,不能和晓静一样感动罢了。


  不知道圣子到底清不清楚,面无表情的学生们,透露出一股蠢动的好奇心,双眼盯着圣子老师的肉体,那种眼光就像慌张的动物般。


  (对了,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


  但是圣子老师从来不会气馁。


  某天黄昏,正在职员室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之际,有一名男生匆匆走进来。


  「老师,你很忙吗?」


  正在变音的年纪,发出沙浊的声音。


  「不!不会很忙,有事吗?」


  初次被称呼老师的圣子对於有男学生前来拜访的事,高兴的有些手足无措。


  「呃…我有事想找老师商量」


  「可以呀!非常欢迎你」


  圣子连忙点头。


  「你叫什麽名字?读那个班级?」


  「三年一班的泽村五郎」


  五郎头部低垂,吱吱唔唔嗫嚅嘴皮不敢说出声。


  「虽然体型高大,神情还像个孩子样」


  圣子再次点头。


  「在这边说觉得有点难为情吗?」


  「是……」


  「我明白了,那麽到我家再谈吧!」


  「真的可以去老师的家吗?」


  「当然可以,到公寓後我们再慢慢聊」


  「是的!老师」


  五郎感动的保持不动的姿势,圣子面露微笑温柔地用手拍拍他。


  「不要紧张轻松一点嘛!把我当成大姐姐般,我们就很好沟通呀!」「嗯!我有一桩不能和任何人吐露的烦恼,只好找老师商量」「我知道,我们走吧!」


  圣子老师摇动发达的臀部离开学校,在她後面,五郎大跨步的紧跟着,这种情景好像美女带野熊走路的样子。


  圣子老师的公寓有大小二间,大间约有六个榻榻米大,当作寝室使用,小间四个半榻榻米大改成客厅接待客人。


  「哇!好漂亮的屋子呀!」


  五郎好奇地左顾右盼,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好多高水准的书喔!老师果然是知识份子!」听到五郎的奉承,圣子不禁内心喜悦,一股被尊敬的感觉油然而生。


  「来!过来这边坐,可以轻松一些!」


  坐在床上的圣子拍拍身旁的床单,示意五郎坐下来。


  「到底是什麽事?」


  五郎正襟危坐,面红耳赤地迟疑不决。


  「你讲呀!想找我商量什麽?」


  「我觉得羞於启口……」


  「有什麽好害羞的?到底怎麽了?」


  「如果我老实说,老师可不能笑我哟?」


  「当然!我是你的朋友呀!绝对不会笑你,赶快说吧!」「呃……我最近常常失眠」


  「失眠!为什麽?」


  「体内燥郁头昏眼花,有时候甚至会有寻死的念头」最近学生自杀的意外事件很多,稍为不顺遂就有冲动的自杀念头,圣子想到这里,全身肌肉僵硬,这是个很棘手难以处理的问题。


  「我明白你的心情,你说出来让我们好好解决问题」圣子心里想,也许可以将此案例作成报告,新任老师每周一次,需要向校长提出教学报告。


  「别想那麽多,将烦恼告诉我好吗?」


  圣子靠近五郎膝前,伸手轻拍他的大腿,鼓励五郎开口。


  「我觉得快发狂了,只要看见同校的女孩,身体血液逆流,简直快要爆炸了!」圣子深深颔首。


  「思春期的青年对异性会有兴趣也是应该的,你别把这种事放在心上」「可是…我很想看女人的肉体,很想三更半夜跑出去非礼女人!」因为无知而产生的冲动无法预防,圣子战栗的惊觉这个危险的年纪。


  「非礼女人会让你整个人生完蛋,绝对不行这麽做」「所以我才拼命忍耐,女人的身体构造和男人有何不同,脑筋里一直固执这种想法,老师……你看我该怎麽办?」圣子被五郎逼问的一时语塞,对五郎的烦恼虽能理解,但是却不知如何表达。


  「只要一次就好,让我仔细看看女人的身体,这样我也许就会轻松很多」好像会吧!……圣子心里这麽想着。


  因为没看过,所以才会产生妄想,而妄想没有控制,会导致经神失常,而做出一些傻事。


  (简直比想像中还严重的问题!)


  圣子眼睛看着书架,关於生理学的书籍当然有,里面还有精绘的解剖图,可是看了那个大概不会有多大的帮助吧?


  「你想看的是女人的生殖器吧!」


  圣子老师尽量用冷静的口吻问道。


  「只要知道她们和男性的生殖器的相异点,你的心理就会轻松多了吗?」「是的!就是这样……」


  圣子站起来锁上房门,教育不是光靠书本及嘴上说说就算了,她咬紧牙根打算拿身体当作教材教育学生,解决一个人的烦恼,不就等於解决大家的烦恼吗?


  「老师是21岁年轻健康的女性,所以,我的生殖器可供参考,希望你看了就不会再有烦恼了,懂吗?」五郎双眼闪烁点头答应。


  拉下窗帘的房间立刻显得十分黑暗,圣子打开壁灯,为了教育需要光亮。她转过身去脱掉洋装,将裤袜连内裤一起脱下来。


  心脏咚咚跳着的圣子老师,面颊染上一片晕红。


  「好了!你只准看喔!」


  仰躺在床上的圣子,暴露着下半身,双腿慢慢的张开,裸露的秘处一接触到空气,有点冷冰冰的快感。


  五郎喉头咕动,咽吞一下口水,将头伸向老师的膝间,灼热的气息不停由鼻孔喷出。


  「哇!这个就是生殖器呀!很漂亮……」


  五郎吐出的热气喷在秘肉上。


  「好了吗?你只能看……」


  圣子立起上半身,面颊涨得通红,性器露给别人看,还是生平第一次。体内好像有股焚烧的热火。


  「再让我看一下,还有不清楚的地方」


  五郎的手指轻轻抓住抖颤的肉芽,圣子无意中腰部向上一挺。


  「啊!……」


  喉际流露一声娇喘,因为五郎抓住的是敏感的花蕾。


  「老师!这个突起的肉芽是什麽?」


  「喔!……那是阴核,哎唷!你不要用手乱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五郎好像未经世事的小孩,马上离开手中碰触的东西。


  「老师!左右这两片垂下来的肉片,又是什麽东西呢?好多皱褶啊!」「唔…那是大阴唇,啊!…你不要乱摸呀!…」五郎的手指一直抚摸着阴唇。


  「老师,这个叫什麽?」


  对於五郎每样都要用手指确定感觉,才发出质问的态度,圣子觉得有些无奈,屁股常常不由自主地摇动。


  「那…那是小阴唇,你到底好了没?」


  呼吸越来越急促,圣子的心跳如小鹿般乱撞。


  「好了没有……」


  「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


  看样子五郎好像是个很用功的学生。


  「老师!这个小洞是作什麽用的?」


  五郎说着,又将手指伸到圣子老师的秘洞,还不停的玩弄着。


  「啊!……啊!……」


  圣子的身体大力扭动了一下。


  「这是尿道孔」


  「就是尿液出来的地方吗?」


  「对!…对啦!你别乱摸……喂!别玩……」


  五郎的手指一离开,圣子老师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因为尿道口深受刺激,全身有如被电到般的快感快速游走。


  「老师,这里有个粉红色的小穴,这是干什麽的呀?」「啊!…不行,手指不能碰……那是生小孩的洞穴,不要乱摸!……哎唷!…手指快拔出来!」圣子老师腰部一阵酥麻,脸庞忽青忽红两腿不断的颤抖,一股阴精缓缓泄出。


  「喔!生小孩的洞穴…也是让男人进入的地方,是吗?圣子老师」「对!就是那个地方,你完全了解了没有?嗯…嗯…」「老师!你变得好奇怪唷!」


  五郎好像发现新大陆般,发出惊叫声。


  「什麽?……我有什麽好奇怪的?」


  圣子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


  「小孩的洞穴有好多水流出来哩!老师,你到底怎麽了?」「五郎…都是你不好……」


  「为什麽是我不好?」


  「都是你乱摸……我才会变成这样子」


  「只是用手指玩一下就会这样吗?心情很爽快吧!」五郎又将手指插入圣子老师的阴户中,不停的抠着阴壁。顿时间,圣子感觉自己的阴户内有千万只蚂蚁在爬行般,不禁地挺起腰杆,好让五郎的手指能更加深入。突然,圣子老师一阵晕眩,整个人陷入半昏迷状态。


  「哎唷!……不要在挖了!…快要不行了…」


  圣子有几次想要振作起来,可是裸露的性器被人用手指乱碰乱挖,迷乱的心情已被推往亢奋的慾潮,蒙胧的双眼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五郎低身不知道在做什麽,圣子有点担心。


  「五郎!你在做什麽……」


  「咻!咻!」的异声突然响起,身体一阵痉癵,体温越来越高。


  「老师!你有感觉吗?」


  「喔!…你做了什麽?…啊!这是什麽?…」


  「现在不是手指在玩喔!我的老二正在老师濡湿的肉穴口,它很想进去里面参观一下,你认为如何?」「啊!…不可以,绝对不行…不行,五郎!我是你的老师,哎唷!……不行啊!……」如铁棒钢硬充血的肉棒已经插入一半,想制止也来不及了。


  「不行!…不行!你快拔出来呀!…快拔出来…」圣子老师不断的喊着,可是五郎已像上了弦的箭,一发不可收拾。


  五郎突然将自己的肉棒往後一缩,再上前猛力一挺,整根肉棒已应声到底,此见圣子老师被这猛力一插,「啊!」的一声,再也不挣扎了。


  五郎是第一次接触女性肉体,并不懂得作爱的情趣,只顾着摆动的屁股,用力的抽插着。


  每当五郎的肉棒用力插入时,圣子老师全身的血液好像在燃烧般,她的喘息声越来越浓,下腰部也不停着迎合着,口中不断的呢嚅着。


  「嗯!…哦!…五郎!好美…好舒服…我…我要升升天天了……骨头骨头都…要酥…酥了……」五郎听见圣子老师那种浪叫的模样,不知不觉鼓起精神大干特干,还不时的用龟头抵住圣子老师的花心,不断的磨擦着,磨得圣子老师淫声连连。


  「啊!…啊!…花心快被你磨掉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圣子老师一阵抽慉,花心突然大开,一股炙热的阴精如决堤般疯涌而出,浇在五郎的肉棒上,五郎也不干示弱,用力抽送数下後,也将男人的种子灌入圣子老师的子宫深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