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IM】第二章 二小姐和她的
时间:2019-05-24

【The CHIM】第二章 二小姐和她的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柯蒂尼娅,我的姐妹,我的女仆长。」格兰朵丝,

不,现在是格兰蒂斯·吕佐夫,真夜之魔姬的少女说道。


  「啊哈哈哈,那个,原理什么的,不是大家谁都没有弄清楚吗?」柯蒂尼娅

摸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观湖岛因为种种原因几乎可以自给自足,但是还是有些材料需要外出采买的,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身为观湖岛的女仆长柯蒂尼娅,被大管家,典狱长,陆不归

派出来迎接外出已久的二小姐格兰蒂斯,来给大小姐举办葬礼。同时,陆不归也

隐晦的暗示,希望柯蒂尼娅试探一下二小姐的态度。


  「二小姐肯定是知道大小姐的计划的。我不确定她是不是准备参与这个计划

……如果是的话……啊,总之帮我试探一下吧,唉……虽然是大小姐期待的,但

是毕竟是我处死了大小姐。」陆不归当时是那样对柯蒂尼娅说的。


  「原理什么的虽然谁都不清楚,但是至少我们都知道,没有重大的刺激事件

的变化应该是稳定的吧?柯蒂尼娅,你应该是做了什么吧?」


  「呀……不可能的吧?就算这样我也是主人的女仆啊,怎么可能做出对主人

不利的事情呢?」柯蒂尼娅眼神乱飘着说道。


  格兰蒂斯端起了高脚杯,将里面的红酒饮下一部,她苦恼的发现现在的自己

竟然很喜欢红酒,也很喜欢红茶,此外还有很多细小的改变,比如下意识的觉得

香肠是下等人的食物,单纯的土豆泥有失身份,牛排要五成熟,陆不归的血很好

喝,从指尖饮用风味更佳,而且可以挑逗的他扑倒自己……


  她,格兰蒂斯·吕佐夫,也就是德意志,是铁血——德国海军的舰娘。德国

人对红茶没有特殊的感觉,德国人离不开香肠,德国人不能没有土豆泥,,而作

为铁血的小公主,她一点都不喜欢酒精饮料,一个合格的军人不应该酗酒……何

况她还是小孩子,一点都不喜欢红酒的味道。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从装扮成吸血鬼的小公主变成吸血姬了!


  当然这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自己……还活着。


  「你绝对做了什么。」格兰蒂斯说道。


  「比起我做了什么,更主要的是你做了什么吧?你是喜欢主人的,我很清楚

哦,大小姐。你那么喜欢主人,还让主人喜欢上了你,就这样一死了之对主人来

说太残忍了吧?」


  「我的下仆就喜欢用那种方式爱着我,而我也喜欢被这样爱着。」格兰蒂斯

认真地说道。人类的话,至少现在,大部分人类都不会接受秀色冰恋,但她不在

乎,柯蒂尼娅不在乎,观湖岛上的所有女性都不在乎。


  「有什么不好的吗?作为二小姐的你想要被主人宰杀不也可以吗?不过……

主人会伤心的哦,这次一定会伤心的。失去了格兰朵丝大小姐,遇上了一模一样

的二小姐,然后又马上失去什么的?」柯蒂尼娅狡黠的笑着堵死了格兰蒂斯的退

路。


  「我……我没有戒指,你知道吗?你这头蠢龙!」格兰蒂斯愤怒而无奈的说

到。


  「如果戒指是婚约的话,我也没有啊?那个并不重要吧?只要陪着主人身边

就可以了啊?」柯蒂尼娅迷惑的说道。


  「唉……你知道么,柯蒂尼娅……比起在姐妹们出现之后,泯然众人,被下

仆遗忘,我更愿意作为他亲手宰杀的第一头雌畜彻底的死去。婚约?爱?我当然

爱着他,但本小姐可不相信他会一直爱着我。尤其是大家一个一个冒出来的情况

下!」


  「但是实际上现在就只有你和狐缇小姐吧?而且以狐缇的性格,她又活不了

多久。」柯蒂尼娅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只要你不做什么会让其他人出现的行

为不就好了嘛!」


  「那是不可能的。那些人是我的战友。」


  但是有一句话,格兰蒂斯没有说——这种情况下,谁知道做什么她们不会出

现,做什么又会导致她们出现呢?


  而且现在,被下仆愉快的宰杀吃掉这一条路已经行不通了。狐缇的智商又不

够,自己一度想要丢下的责任,最终还是要落在自己的身上了。


     ***    ***    ***    ***


  观湖岛现在完全归于典狱长陆不归的控制了。


  大小姐格兰朵丝已经不在了。就在数天前,大小姐那令人惊诧的葬礼已经举

行了。挑选出来的幸运观众以及一些上层人士都在格兰朵丝的葬礼上看到了她的

美肉,品尝了她的美味,尽管都只是剩下的一小部分而已,但是那些人依然对大

小姐的美味赞不绝口。看起来和格兰朵丝事前教导过陆不归的情况一样,秀色对

于钱多的烧的上流社会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真正令那些绅士淑女们措手

不及的大概是格兰朵丝这位吕佐夫财团的幕后掌控者,竟然真的网络直播自己的

处刑,并且真的被烹制成了美肉大餐。


  陆不归最终部分采纳了柯蒂尼娅的意见,他挑选了岛上的两位美女宰杀做成

了配菜,并且在葬礼上以肉品不足为理由从女嘉宾之中随机抽选了一人,当场宰

杀。陆不归越发觉得,这个世界真正的深处隐藏着的或许和那些都市系作者塑造

的俱乐部都差不多。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也就是不会有那么多富家大小姐,女

总裁什么的主动献身罢了。对比起观湖岛上的两位美女,那位女嘉宾不仅仅容貌

上差了不少,身份上也只是个调教的很好的女奴,一个玩物而已。按照格兰朵丝

的说法,这在上层社会算是很常见的。


  陆不归回想起了自己以前做的计算,大体上来说是通过人口,出生率,公众

人物女性的消失速度来推算,结论是如果不使用公众人物,维持小规模偶尔发生

的秀色事件是可能的。但是在格兰朵丝遗留的文件中描绘的世界却并非如此。虽

然达不到俱乐部遍地的地步,但出乎意料的还是有不少自愿献身的女性,相关的

俱乐部,当然加上强制的更多。格兰朵丝的计划则是用观湖岛的优质资源来做这

个行业的龙头……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格兰朵丝自己就渴望被虐杀。陆不归不太

相信这种数据,但一方面这并不是没有可能,一方面,既然是格兰朵丝的遗言,

那么自己当然要相信。


  「唉……格兰朵丝……」陆不归抚摸着盘中的美人头叹息道。格兰朵丝双眸

无光,但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笑容。被药剂处理过之后,她的脸依然吹弹可破,

柔嫩适手。长发也顺滑如丝绸,诱惑着陆不归挑起一缕把玩。只不过那位可爱的

少女已经再也不会坐在王座上趾高气昂的命令自己这位「下仆」去鞭挞她了,稍

微有一些可惜……啊,不是稍微那么点。


  所以柯蒂尼娅在格兰朵丝受刑的当晚就对陆不归提议道:「主人,我觉得是

时候把二小姐叫回来了。」


  「二小姐……」陆不归沉吟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记忆稍微有些模糊。二小

姐……二小姐,格兰蒂斯·吕佐夫,格兰朵丝的双胞胎妹妹,绑架自己的时候也

确实见过她。他还记得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是在地牢里给这对姐妹花一起开苞,

但不知为什么格兰蒂斯的形象有些模糊,总是和格兰朵丝重合……嘛,双胞胎,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性格也一模一样,据说吕佐夫财团的核心成员,包括柯蒂尼

娅,有时都会认错这对双胞胎呢。


  但是二小姐格兰蒂斯并没有在岛上停留太久,现在想来她应该是知道自己的

姐姐格兰朵丝已经规划好了属于她的结局。最后时刻,把他陆不归让给姐姐独享,

同时为后续计划进行铺垫……也因为接触时间实际上很短,所以在自己的记忆中

她的形象才那么模糊吧?


  正在这时,门外的女仆打开了王座之间的大门,一位娇小的少女迈着优雅的

步伐踏在了红色的地毯上。


  那是让他无比熟悉的,魂牵梦绕的面容。


  格兰朵丝……不,格兰蒂斯。真夜之魔姬,而非漆黑之魔姬。他在心中不断

的告诫自己,不要把她当成她的姐姐的替代品,但还是忍不住将一对双胞胎进行

对比,真的让陆不归看不出两人之间有什么区别……但陆不归必须谨记,格兰蒂

斯并没有那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她的姐姐确实喜欢自己,她大概也是,但如果弄

混了,对这两位姐妹来说都太过失礼了。


  「欢迎回来,格兰蒂斯二小姐。」


  「贵安,我忠实的下仆,典狱长陆不归。呵呵呵,这就是我可爱的姐姐最后

的结局吗?」


  说着,格兰蒂斯凑近了陆不归,把盘中的美人头拿在了手中。


  两颗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的美人头脸贴着脸摆在了一起,格兰蒂斯把她的姐姐

放在了和自己的头一样的高度,从陆不归的角度看过去,正好是格兰朵丝的头代

替了格兰蒂斯的位置,若不是那无神的双眸,他几乎以为格兰朵丝活了过来。


  「大小姐……不,二小姐,对不起,我搞混了……」


  躲在自己的人头后面的格兰蒂斯忍不住叹息起来。她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这个

男人在纠结什么。倘若自己真的是自己的双胞胎妹妹,也许会有那种可能吧……


  但庆幸的是,实际上没有什么格兰蒂斯,也没有什么格兰朵丝,只有一个给

自己取了人类的名字的舰娘德意志而已。


  「哈哈哈,那可不重要,我忠实的下仆。只要你像服侍姐姐一样服侍本小姐

就可以了……本小姐和姐姐本身就是异体同心的双胞胎,不存在谁是谁的替代品

这种说法……不。」格兰蒂斯摇了摇头,这样的说法还不够。「下仆,把我当做

你的大小姐也可以,因为我们姐妹原本就是一体的,我们可是同卵的双胞胎,喜

欢上同一个男人,被同一个男人开苞,哈哈哈,最后再被同一个男人宰杀,在他

的肚子里重新华为一体。真是相当不错的结局啊!」


  双胞胎有这样的想法很奇怪,但也不奇怪吧?只不过最重要不是这个,而是

……


  「喜欢?」陆不归有些惊愕的看着格兰蒂斯——如果说大小姐的话,相处的

时间够长,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但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两个有肉体关

系又相互吸引的男女喜欢上对方了。但是二小姐……严格来说这才是第二面吧?


  「蠢货,如果不是喜欢本小姐怎么会让你这样的下等生物刺穿我的处女?如

果……」这时格兰蒂斯突然想到,她作为二小姐经历过的好像就只是被夺走处女

而已,在想说什么已经没有后续了,于是她气急败坏的踮起脚搂住了陆不归的脖

颈。而看着眼前那熟悉的容颜,陆不归条件反射一样的弯腰俯身,然后少女的红

唇印在了他的唇上,灵活的舌头进入了他的口腔……我被格兰蒂斯强吻了?!那

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就只有这句话。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下仆了,对于主人的话只可以回答『是』并选择相

信,懂了吗?本小姐喜欢你,像我的姐姐一样喜欢你,不许怀疑!哼!公主抱!」


  气呼呼的格兰蒂斯命令道。


  「好的,大……二小姐。」


  「大小姐!」


  「是,大小姐。」


  陆不归熟练地将少女抱了起来,他已经能理解格兰蒂斯的意思了,那就是不

要去纠结到底是格兰朵丝还是格兰蒂斯,因为她自己都不在乎……话虽这么说,

他还是决定仔细观察一下,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不在乎。但是陆不归真的觉得自己

可能会常常搞错两人。当把这娇小的少女抱在怀中的时候,一样的容颜,一样的

衣着,一样的神情气质,甚至一样的手感,这根本就无法分清哪一个是大小姐,

哪一个是是二小姐。甚至当他仔细观察怀中的少女的时候,少女抱着的那颗头颅

也仿佛又活了过来一样。


  「要去哪里?大小姐。」


  「哪里?真是头脑不好的下仆呢,我亲爱的典狱长,整个观湖岛上所有的女

性都是你的囚犯,就连本小姐也不例外,那么你到底想把本小姐带去哪里呢?」


  格兰蒂斯故意拉低自己的胸衣,让粉嫩的乳晕一点点的露出来,她满意的看

到陆不归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但是小姐你才刚刚下飞机,不需要休息一下吗?」


  「呵呵呵,本小姐可没有那么娇弱,不如说你这可怜的下仆看起来倒是很需

要放松一下,所以本小姐就大发善心,准许你享用我高贵的肉体,哎呀呀,如果

被玩坏了,要不要和姐姐一起举行葬礼呢?」


  「啊……确实呢,二小姐……不,大小姐。如果把大小姐也玩坏的话……」


  「就没有第三个大小姐了哦,我可爱的下仆,不过不必担心,我可要比我的

姐姐耐玩的多,尽管把你残暴低劣的性欲发泄在这完美的女体上吧,下仆。姐姐

不过是混血,所以才会那么轻易地被宰杀。当然,你也发现了吧,下仆,姐姐的

生命力可不是一般的高。至于我,正如你所见,呵呵呵,本小姐之所以把这段时

间让给姐姐,就是为了让真祖血脉完全觉醒。」


  「真祖么……」陆不归并不太吃惊。


  大小姐的生命力绝对不是人类,鞭痕会很快消失,烙印也只会留下一天左右,

刺剑的贯穿伤最多需要三天,如果只次以下半天就可以恢复。电刑可以超过安全

电压,甚至要到300V以上才会失禁(舰娘的电压……)。女仆长也绝不是人

类,她头上的角是真的,身上的鳞片也是真的,大小姐还用「蠢龙」斥责她。长

耳朵的精灵在这个岛上很常见,兽耳萌娘的耳朵和尾巴也可以是真的,陆不归觉

得自己真不该因为二小姐是真祖而感到惊讶。


  「血液是生命的银币,我和姐姐一直一直在不断的交换血脉,我们的灵魂早

已交织在一起。灵魂的半身对于我们姐妹来说甚至都不够,所以我是格兰朵丝,

也是格兰蒂斯,呵呵呵,之前的你不敢再之前的我身上尝试的玩法,都可以在现

在的我身上尝试。如果真的想要处死我的话,大概需要用橡木钉打穿我的心脏,

或者银质武器吧?哈哈哈,谁知道呢?本小姐又没试过。」


  没有什么格兰朵丝格兰蒂斯,都是我德意志啦……至于杀死真祖什么的,好

像是这么设定吧?舰娘的生命力虽然旺盛,但并非无限,或许依靠这具玩不坏的

肉体,就算其他姐妹们都出现了,自己也不会变成仓管?德意志这样想着,稍微

有一些得意。她那迷人的笑容,诱惑着陆不归。


  两人很快来到了地牢。出于陆不归的兴趣,地牢总是满员的。因为格兰朵丝

的纠缠,陆不归实际上并没有玩遍岛上的每一个女性,但是陆不归不得不承认,

他很久以前就梦想有这么一座带着地牢的庄园,每一个房间里都装着带着镣铐的

美艳少女,身上带着死囚的烙印,等待自己的凌虐甚至处决。现在这个梦想终于

实现了。他有了一座庄园,装满了魅惑迷人的各色少女,同时这座庄园隐藏着一

个地牢,可以关押每一位吕佐夫财团里的女性。


  接触了格兰朵丝和格兰蒂斯之后,陆不归多少了解到了这个财团。她并不像

阴谋论之中的罗斯柴尔德家族那样庞大而可怕,但确实是历史悠久实力强大的隐

藏在世界阴暗面的组织。存在历史似乎有百余年,传承方式并不是家族或者其他

什么方法……因为所谓的吕佐夫财团的核心,就是如同格兰朵丝,格兰蒂斯,柯

蒂尼娅这样的人外少女。陆不归猜测这个财团的核心本质上都是穿越过来的异世

界女性,但是她们怎么穿越过来的,为什么穿越过来之后只是组织了个财团,什

么都没干,这些都不得而知。他只知道,财团的核心就是观湖岛,这座位于公海

的有着一个淡水湖的大岛,没有国名但也可以视作国家的私人领地。


  300人以上的女性拥有在观湖庄园的居住权,她们就是吕佐夫财团的核心。


  其中一部分人在财团创建期对于财团有着重大的贡献,但现在随着财团策略

的改变,大多数时间都是职业经理人在经营财团的资产,只有数量不多的成员以

轮值制度出现,管理财团。其他人,一部分用格兰朵丝的话来说,在为了她的计

划做准备,另一部则关押在观湖庄园的地牢里。而这一部分住在岛上的成员,则

会轮流在监狱里充当装饰品,理论上来说陆不归会优先挑选监牢里的女奴来玩,

不过如果他心血来潮也可以直接命令「抓捕」某个女奴。格兰朵丝还允许他每个

月处死至少一个女奴,但是不设上限。虽然他一点都不清楚人数到底该如何补充,

但是既然这些人连魔法都有,陆不归并不觉的格兰朵丝说的是假的。


  通往刑房的路上的,都是装饰性牢房,一米高,80cm宽,50cm厚度

的狭小牢房镶嵌在墙壁内,穿着女仆装,情趣内衣,或者干脆裸体的少女双手背

在背后,双腿岔开大腿和小腿绑在一起,口中含着插入食道的阳具型的管道,用

来灌入营养液。插入子宫的假阳具顶的少女的双膝离地,而插入菊蕾的软管则是

用来排泄的。大多数少女的双峰都扣着榨乳器,透过栏杆,陆不归可以随意的抚

摸她们的肉体,也可以用手中的遥控器调节假阳具抽插的频率,电击,或者向牢

笼内注水,他可以随意的调节水温,其中有几位明显不是人类的少女,还有灌入

液氮,琥珀,铝水铜水的选项。只不过这段时间陆不归太过于沉迷折磨格兰朵丝。

原本他觉得也许过段时间可以从这几位耐玩的女体开始,尝试一下更极端的玩法。

但现在可能都要落到二小姐格兰蒂斯身上了。


  「虽然大小姐你说自己的身体是不死的,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所以让我们

从简单的开始吧。」说着,陆不归抽出了鞭子。


  「呵呵呵,下仆,不用找那些借口,你不过是想从头到尾仔细地蹂躏我高贵

的女体罢了,可以,就像享用Fullcourse一样享用我吧,来,我们先

从开胃菜开始!」从公主抱中解脱出来的格兰蒂斯,优雅地行了一个提裙礼,她

先把自己披风解开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再把自己「姐姐」的头颅放在其上,而后

轻车熟路踮起脚站到了一根柱子旁。她提起裙子将这根长长的假阳具吞没,而后

扭动腰肢,放下脚,让假阳具的龟头进入她的蜜穴之中,格兰蒂斯按耐不住的发

出了呻吟,挑逗的看着陆不归。看着他有些惊愕的表情,格兰蒂斯露出了得意的

笑容,挑衅起来。


  他肯定会惊讶,在他的记忆之中,格兰朵丝确实经常被这样玩弄,但格兰蒂

斯就只有最开始的几天被他玩弄过,吃过几次姐妹丼而已。那个时候还摸不清套

路的陆不归并没有胆量虐玩两位小公主,理论上格兰蒂斯是不该那么熟练的。


  「发什么呆?我可是和姐姐异体同心的,格兰朵丝就是格兰蒂斯,格兰蒂斯

就是格兰朵丝……来吧,下仆,这样犹犹豫豫可不是典狱长该有的态度。再怎么

高贵的公主,在这里都只是任你虐玩的死囚哦,嘻嘻嘻……唔!」


  假阳具开始升起来了,格兰蒂斯全身的重量落在了她的子宫上,她的双脚缓

缓离地,然后鞭子落在了她的胸口。


  「啊……下仆,开始吧,鞭挞我的肌肤,蹂躏我的身体,让我快乐起来,让

我疯狂……啊!」格兰蒂斯呻吟着,品味着落在身上的鞭挞。虽然只是短短的一

天,但对于两人来说,却都是久违了的欢愉。


  皮鞭灵活的剥下了格兰蒂斯的胸托,两颗乳球一跃而出,粉嫩的乳首坚挺的

立了起来,而后皮鞭无情的抽打了两颗乳球,少女的乳肉颤抖起来,她发出了愉

悦的哀鸣,饱满的果实也溢出了果汁。


  鞭挞抽破了她华丽的黑裙,露出了她肉感十足的大腿,柔软多肉的两腿,夹

紧了震动着的肉棒,晶莹粘稠的淫水,顺着黑色的橡胶蜿蜒,涂满了整根立柱,

沾染了少女的双腿。而紧接着,鞭梢如同毒蛇的牙齿一样蜇咬格兰蒂斯丰腴无毛

的耻丘,红润坚挺的阴蒂,还有那娇柔的花瓣,终于让她忍不住发出婉转的哀鸣,

失禁喷出了圣水「啊……下仆的鞭挞,好棒……嘻嘻,继续……把我……把我剥

光,啊……你的鞭子一定能做到的……啊!!」


  「啪!」


  凶猛的鞭挞落在了她的肩膀上,而后陆不归绕到背后,用鞭子抽打少女光洁

的脊背,这套特别设计的洋装,露背的部分直接露出了她的臀瓣的根部,平时有

披风根本看不出,但现在可以直接鞭挞她的小屁股,同时,陆不归很清楚这套衣

服的设计就是为了被鞭刑脱光的。固定腰部的腰带,在背后可以用鞭子打开,然

后再用鞭子抽打她的香肩,就可以让袖子脱落。


  在陆不归熟练地鞭挞下,格兰蒂斯如同濒死的雌兽一般愉悦的呻吟着,她仰

着脖子发出诱人的哀鸣,身上华贵的洋装一片片脱落,白皙的肌肤上,鲜红的鞭

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消失,但很快又被新的鞭痕覆盖,终于格兰蒂斯的身

上只剩下了过膝的丝袜破破烂烂的箍在她的大腿上,赤裸的将自己的女体展现出

来。


  「啊……啊……干得不错,下仆……嘻嘻嘻,真该好好奖赏你……哦哦哦!!」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又一次摆出了趾高气昂的架势。


  格兰蒂斯……德意志,她其实远比陆不归自己更了解他的喜好。这种扭曲感

——高贵的公主,将折磨她自身的权利赏赐给下仆,然后再痛苦和羞辱之中如同

低贱的雌兽一样高潮和死去——正是陆不归最喜欢的主题之一。除此之外当然他

还有别的爱好,但是格兰蒂斯最擅长的还是这个。果不其然,回应她高高在上的

态度的是毫不犹豫的折磨,陆不归抱起她的腰肢,将她从假阳具上拔了出来,塑

胶的龟头带着被顶入肺腑的子宫砸回了原本的位置,屡屡被击穿的子宫颈又一次

遭受了打击,如果不是陆不归不喜欢,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子宫和阴道都会被扯出

体外。但现在,回应这粗暴的抽出的,是少女淫靡的哀鸣和汁液。


  而后不等她反应过来,粗长火热的阳物又一次刺入了她的阴道。


  那是不同于冰冷激烈的假阳具的触感,火热,弹性十足却又坚硬无比,而且

还经过魔药促进的肉棒让格兰蒂斯痴迷沉醉,她的阴道再一次像弹簧一样被拉长,

有利的冲刺带着她柔软的子宫挤压着她柔嫩的内脏,仿佛要将她贯穿一样。


  「啊!!!」


  格兰蒂斯扬起脖颈,迷醉的发出了呻吟,陆不归的双手抓着她的腰肢,她看

到自己娇小的身躯,如同一个飞机杯一样被粗暴的使用着。陆不归抓着格兰蒂斯

的腰将她抬起,然后如同打桩机一样重重的落下。


  「哦!!!」


  她又一次扬起了脖颈,洁白的牙齿死死地咬紧,双眸翻白了眼,伴随着下落

的冲击她的乳肉也摇晃起来,她感觉得到自己的内脏被弄得乱七八糟,痛苦的快

感冲击着她的脑髓,让她条件反射一样绷紧了足弓。她渴望更深的插入,更痛苦

蹂躏……


  「还不够……啊,还不够,下仆!这样还不够,真祖的肉体可不是这样简单

的能够玩坏的……啊!」


  话音刚落,她的子宫又一次被顶起,喷溅而出的乳汁甩在了陆不归的脸上,

而伴随着撞击,决堤的淫水也再她的身下形成了水洼。


  「啊……啊……下仆,这是命令,把我……啊!把我玩坏!把本小姐玩坏唔

哦哦哦哦哦!!」


  冰冷的匕首从格兰蒂斯的背后刺入了少女的体内,陆不归握着匕首在她的后

背旋转,她感觉自己的内脏被绞碎了,但是这还不够……还不够。


  「蠢货!!」


  嘴上的话,格兰蒂斯是绝不会认输的,但是她已经很开心的明白了症结所在。


  陆不归爱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自己,他知道自己是真祖,吸血鬼,但

却并没有实际的观念,被束缚在旧有的认知之中,只是按照一个更加坚韧的格兰

朵丝来计算现在的她的承受力。于是把钢笔粗的刺剑换成了短而宽的匕首。


  虽然从死亡中归来不在格兰蒂斯的计划之中,但既然获得了这样的女体,如

果只是普通的玩弄未免太浪费了,她要让陆不归相信,自己绝不会因为残酷的刑

虐而轻易地死掉所以她娇嗔的骂了一句蠢货,攀起陆不归的脖颈亲吻他的嘴唇,

而后第一次使用了吸血鬼而非舰娘应该有的能力……


  一群蝙蝠在陆不归的怀中散开,而后在陆不归惊愕的目光中,这群蝙蝠在一

台他原本计划用在大小姐身上的刑具旁,重新凝聚出了那娇小柔嫩的女体。


  「这就是血族的魔法哦!事到如今你不会觉得太惊奇吧?我的下仆。」


  「啊……啊……」陆不归愕然的的看着少女。他当然知道魔法的存在,魔药

都已经喝下去了,但是那些魔法和「不死之身」都差的太远,他可不想再一次失

去这个少女……尽管实际是她已经不是她了。


  「这不是你一直期待的么?下仆,呵呵呵,一想到接下来的事情,本小姐都

湿透了呢!」


  格兰蒂斯坐在了那刑具上。纯金装饰的边缘,红木打造的椅子,如同王座一

样刑具实际上是类似于妇科椅一样可以摆出各种姿势的道具。这曾经是格兰朵丝

的备选死刑刑具之一,所以当实际上是同一人的格兰蒂斯坐在上面的时候,她瞬

间就有了反应。


  红色的木料是软质的板子,方便刺剑在刺穿她的女体之后继续刺穿木板。格

兰蒂斯分开双腿,露出自己的蜜穴,也露出了藏在王座下的刑具。


  两根银色的金属假阳具,可以放出高压电,让她在这王座上跳舞,陆不归会

为她戴上有灯饰的头冠,在她的身上缠绕上挂灯,而后伴随着电击,惨叫,她的

女体将逐渐散发出电烤的香气,她的装饰将放出美丽的光芒,而最终她的生命将

因此而停止。


  另一个选择是锋利的链锯,它会从格兰蒂斯的肉缝缓缓向上啃食她的躯干,

鲜血会被锯条甩出,肉碎会从伤口跌落,直到胸口之前她都能继续发出婉转的哀

鸣诱惑她可爱的下仆,但是分成两半的小穴只能让他干瞪着眼。最后她会侧过脖

颈避免头部也被劈开,当她咽气之后,王座会左右分开,让她的内脏全部跌落,

奶水,淫水,血水和肉片混成一滩。


  还可以使用铁索,缠绕在她的身体的各个部分,然后缓缓地不间断的收紧,

她肉感十足的女体会逐渐被锁链咬入皮肉,骨骼,最后被切成一段一段的。还有

穿刺杆,可以从菊蕾刺入,从口中窜出,但是这椅子最后没有用得上,因为格兰

朵丝的生命力并不足以在这些处刑中坚持太久,而且作为长时间的直播,当然还

是看着可爱高贵的大小姐拼死的挣扎才有趣。


  但现在不同了,现在她是格兰蒂斯,真祖吸血鬼。


  「发什么呆呢?下仆,难道还要本小姐自己动手么?」格兰蒂斯肆意的坐在

王座上挑逗着陆不归。虽然做爱的途中突然中断很可能打断两人的兴致,但是她

却看得到陆不归的肉棒仍然火热的坚挺着,而她自己……这具为了被玩弄,被折

磨,被虐杀而诞生的女体,一想到接下来不确定过程的酷刑,就忍不住在肉棒的

余韵之中蠕动着分泌出淫水,连坚挺的乳首都滴下来乳汁。


  陆不归走了过来,他故作恭敬的对格兰蒂斯行礼……不,也不算故作,格兰

蒂斯知道,只是他对爱的表达太过扭曲了而已,但那种狂热的渴望,正是她期盼

已久的东西,被这种眼神盯着,仿佛冰冷的仓管岁月都变的灼热起来,所以当陆

不归抓住她脚踝的瞬间,她就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大小姐的身体真是敏感啊……」


  「那是当然,我的女体是最好的肉玩具,所以才我才会把这女体赏赐给你玩

弄,别担心,这次的本小姐可没那么容易玩坏,嘻嘻嘻……」


  金质的镣铐将白皙的脚踝锁在了椅子上,男人的手顺着女人的腿向上附魔,

用黄金的锁链轻轻的将少女的双腿,仔细地,分别拴在椅子上,而后粗大的带着

雕文的腿环,靠在了少女丰腴的大腿上,将她的腿肉压出了一个凹陷。盯着恋人

柔美的肌肤,陆不归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她的腿肉,贪婪的充满了性欲和……


  食欲在没有什么比看着喜欢的女孩子,因为自己的一点点挑逗,就颤抖全身,

花瓣不自觉地张开而后溢出蜜汁更令男人兴奋的了。陆不归的舌头从她的腿舔到

了她的腹部,灵活的舌尖深入了格兰蒂斯的肚脐,刺激的她在椅子上扭动起来。

然后他亲吻了她的手背,用金质的镣铐固定她的手腕,而后是前臂和大臂上的铐

环,在完成这之后,他一口含住了格兰蒂斯的乳头,猛地吸允起来。


  「啊!」


  美艳的女体挺直了身子,喷出一股蜜汁,而后贪婪的肉棒迫不及待的刺入了

花径,贪婪的子宫没有阻拦,直接吸入了坚硬的龟头,伴随着一声尖叫,她再一

次被贯穿了。


  「笨蛋下仆!这还不……啊!」


  不用这淫乱嗜虐的抖M大小姐提醒,陆不归就知道该做什么了。长钉一样的

刺剑,从格兰蒂斯的乳根刺入,扎破了她的肺脏,从她的背后刺出。


  「唔噢噢噢!!」


  吸允着肉棒的阴肉立刻用高潮做出了回应。


  「大小姐……」


  「啊……继续,下仆,继续!!真祖吸血鬼的女体没那么容易……啊啊啊…

玩坏,粗暴些,粗暴些……把我玩坏……本小姐允许了……允许你把本小姐玩坏

……嘻嘻,只要你不可惜……啊……只要你不可惜,就算现在处死本小姐也可以

哦!」


  话才说到一半她就感觉到有一把利刃贯穿了她的腹部,将她的肝脏刺穿。陆

不归还是在小心谨慎,虽然是刺穿了对普通人来说很致命的脏器,但在格兰朵丝

身上都已经试验过了,这样的穿刺伤只能让她休息一阵子而已。但为了鼓舞自己

的恋人,为了让他能更加肆无忌惮的虐玩自己的女体,格兰蒂斯充分的利用起自

己的女体来。


  「嘻嘻,只是出了点血哦,我可是血族,我要是不允许一滴血都不会流出,

不过这样更好看是不是?」面对暂停下来观察她的伤势的陆不归,格兰蒂斯气色

如常的说道,她微笑着舔舐着红唇,知趣的陆不归立刻上来亲吻了她的嘴唇,她

感觉到陆不归的舌头好奇的试探她那小小的虎牙,虽然是「獠牙」但是她的牙齿

却不像之前的鲨鱼牙,做成口交器还需要特殊处理,接吻也需要小心翼翼,两人

第一次大胆的舌吻起来,而后分开。


  「那我可要把你玩坏了,我可爱的小公主。」


  「随你喜欢哦,下仆,本小姐的肉体是你的玩具……呵呵,用力玩弄的话,

说不定本小姐的灵魂也会变成你的玩具哦!」格兰蒂斯挑逗的说到。


  「那可不行啊,大小姐要一直是大小姐才有趣,肉玩具大小姐,哈哈。」


  陆不归笑着调整了王座的姿势,让格兰蒂斯半躺着坐在椅子上,双腿分开到

极限,而后再一次冲击了少女柔嫩的子宫。


  「啊……」


  伴随的是又一次,金属切开了血肉。


  尖刺刺入了她的大腿,刺入了她的肩膀,刺入了她的大臂,带着刀刃的短剑

则刺入了她的腹部,而同时肉棒持续的抽插着她的女体。男人粗糙的手玩弄着她

的乳球,拍打她的臀瓣,她的身体在刀刃上上下蠕动,她的内脏被抽动的撞上钢

铁。


  「啊啊,干得好……下仆,好棒……继续……啊……」


  格兰蒂斯呻吟着,尖叫着,她感受到的快感远胜于她还是格兰朵丝的时候…

如果她还是以前的她,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在这样残酷的折磨中体

会到极乐的高潮呢!她扬起了脖子,哀鸣着,呻吟着,四肢下意识的挣扎,不是

为了摆脱痛苦,而是要拥抱给自己痛苦和快乐的恋人,但被利刃钉死的肢体只会

让她的挣扎更加痛苦,让她高潮的无力拥抱。


  要死了,要死了!


  她身为人类的常识警告着她。


  更多!更多!


  她身为真祖的自觉让她渴望更残酷的虐杀……因为她根本就死不了。


  「大小姐……大小姐!!」


  「啊啊……下仆,给我……快给我……把我贪婪的子宫灌满,用你的精液灌

满!!啊啊啊!!!」


  炽热的精液灌满了她的子宫,格兰蒂斯的腹部一时间都因为涌入的精液而隆

起,但是她依然感觉不到那根肉棒的软化,魔药改造的陆不归已经不是普通人类

了,至少在性这方面已经不是了。


  肉棒拔出的瞬间,她感觉到了……轰鸣。


  「啊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姐姐最想要的就是这个,但

只有我的生命力才能完整的品味!哈哈哈,下仆,看好,不许移开眼睛,好好看

着我被切开,被电锯切开!!啊啊,要坐稳,要完美的从中间,嘻嘻嘻……」


  她狂喜的扭动着,随即固定好了姿势,她知道那轰鸣的来历,那是即将沿着

她的脊柱将她切成两半的链锯,感觉到可怖的酷刑将至,她的蜜穴条件发射的蠕

动起来,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将链锯润湿,花瓣在这危险的情况下却主动张开,

如同迎接肉棒一样期待着锯齿。


  这香艳刺激的血腥,当然让陆不归不能自已,可是这种情况下已经不能再奸

淫二小姐了,那么……


  陆不归拿起了格兰朵丝的头颅,少女最后的完整的遗骸已经被塑化改造成了

口交器,鲨鱼一样的牙齿填充了透明的凝胶总算不会划伤肉棒,而不知是魔法还

是科技的改造,让格兰朵丝的喉咙和舌头依然能条件反射的做出蠕动来,就仿佛

她依然活着一般。


  陆不归的肉棒从喉咙插入了格兰朵丝,带着邪魅笑容的美人头张开了嘴,龟

头反而从口中伸出,看着自己的头颅被这样使用,格兰蒂斯兴奋的喷出了乳汁和

淫水,然而与此同时……


  「啊啊啊啊,裂开了,裂开了,好棒啊下仆,哈哈哈,本小姐……本小姐被

切开……唔哦哦!!」


  身体还被利刃固定在椅子上,内脏早已被弄得一团糟,锯刃亲吻她的蜜穴没

多久,她的阴道就被切成了两片,锯齿的刺激胜过任何淫具,仿佛被无数的肉棒

同时奸淫一样让她沉醉,可是旋即少女的子宫就被破开,白色的精液,红色的肉

片,伴随着淫水一同飞散,但鲜红的血液却流出的不多,完全不像是一个真正的,

活着的人类被锯开时应该流出的血量,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陆不归眼中就只有格兰蒂斯在链锯下挣扎受刑的凄美模样而已。


  「啊啊,好棒,听到了么下仆……这声音……啊……我的脊椎,哈哈哈哈…」


  链锯在沿着脊柱切割,格兰蒂斯压着自己的身躯不乱动,让锯刃笔直的切割

她柔美的腹部,她的足弓绷紧,她的十指握紧,娇小的女体,在狂风暴雨般的痛

苦和快感中翻腾着,那凄美的模样让陆不归难以抑制的产生了抚摸她的冲动。


  「啊啊啊啊!!!」


  两手握住了两个乳球,轻轻一挤,就让大量的乳汁飞溅而出,残缺的蜜穴还

在痛苦和震动中传播着快感,这样的追加打击瞬间让格兰蒂斯翻白了眼。陆不归

低下头,看到从她的腹部探出一小段的锯刃已经切开了她的肚脐。而这时,不知

如何的,格兰蒂斯的双臂竟然从束缚中挣脱了!但是少女的挣扎却不是为了逃脱。


  「唔!」


  陆不归闷哼一声,原来,格兰蒂斯双手捧着格兰朵丝的面颊,让死去的自己

做成的口交器套着陆不归的肉棒上下蠕动。


  「唔……大小姐……二小姐……格兰蒂斯……格兰朵丝……」陆不归迷茫的

呻吟着,但是双手依然变换着手法玩弄那两团柔软的乳肉,D罩杯的双峰正好可

以一手抓住,在他的掌心变换着形状。


  「啊啊啊,下仆……下仆,裂开了,本小姐要被切开了哈哈哈……处死我!

再忘了我之前要处死我啊啊啊……心脏!!」


  锯刃分开了她的胸骨,切入了她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真的要

死了。


  「二小姐!」


  「啊啊啊啊啊!!!」


  但是,失去了心脏的雌肉,依然有力的尖叫着,呻吟着,喷出着乳汁,活力

十足的在残酷的死刑中高潮着。


  「唔唔唔唔!!」


  格兰蒂斯偏过脖子,让开了通路……她很想赌一下自己被劈开头颅还能不能

活下来,但是看到陆不归那充满担心和挽留的眼神,终于还是决定不要任性去赌。


  或许你最后还是会把我遗忘,让我变成仓管……但是爱着我的你,确实没法

狠下心来让你再一次失去我啊……她这样想着,露出了温柔的微笑尽管下一秒就

被痛苦的快感弄得淫媚无比。


  「啊……啊……」


  按照预设的程序,格兰蒂斯的椅子自动左右分开,少女被切成两片的女体,

被刺入躯干的利刃固定在椅子上,而后那些残破的内脏,流出来落了一地。可就

算再这样的凄惨之中,少女沉醉的笑容,洁白无瑕的肌肤,丰盈娇小女体,反而

让这残酷,美丽的如同艺术品。


  「啊……」格兰蒂斯张开了嘴,看到这一幕,陆不归心领神会的挺身向前,

将从格兰朵丝口中伸出的龟头送入了她的口中。


  温软的嫩舌舔舐着马眼,刺激着龟头,而从外面看,则是双胞胎姐妹的红唇

相印。但是姐姐已经只剩下头颅,翡翠般的双眸也涣散了瞳孔,早已死去。妹妹

则被从中间劈成两片,虚弱无力奄奄一息,但就算如此淫乱的两姐妹也在尽力的

用自己最后的生命服侍自己的主人……啊,不,是赏赐自己的下仆呢!


  真是关爱下属的大小姐们啊。


  大量射出的精液灌满了格兰蒂斯的口腔,甚至有一部分从少女们接在一起的

红唇间溢出。吞咽下去的精液,也顺着脖颈的断口溢出,沾满了她的伤口。


  「二小姐……啊,你和你的姐姐……真是最棒的肉玩具了,感谢小姐的赏赐

……我爱你。」陆不归抚摸着少女的长发说道。满足了欲望的肉棒逐渐软了下来,

陆不归将格兰朵丝的头放在格兰蒂斯的大腿上,少女的左手扶住了姐姐的头颅,

而后沾满精液的娇媚容颜上露出来魅惑的笑容。


  「嘻嘻……满意了?那就好……本小姐高贵的女体都赏赐给你这下仆做肉玩

具了……如果还不满意……就太贪得无厌了」


  「是的,大小姐。」陆不归温柔的说着,却感觉到有些不对。


  「是啊……那样本小姐就安心了……嘻嘻,怎么能让姐姐一个人独享被你虐

杀的乐……」


  她就像突然断电一样垂下了头,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丝阴谋得逞的意味,却彻

底沉寂下来,翡翠的双眸越发向她的姐姐的双眸靠拢:涣散,失去生机,从宝石

变成了玻璃……


  「大小姐?!大小姐!!」陆不归心头一凉,伸出手就想要扶助她垂下的头,

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扶到……


  「哈哈哈骗你的啦下仆!」白嫩的女体化成了黑色的蝙蝠群,而后在陆不归

的背后,凝聚成了格兰蒂斯赤裸的女体。「吸血鬼可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哦,下

一次要更加残暴才行……啊?」


  趾高气昂的说着的小公主被抱了起来,双脚凌空,整个人被陆不归的力量压

在了他赤裸的胸膛,一时间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不需要多说,格兰蒂斯已经明白过来了。


  「啊……抱歉呢,下仆,我的玩笑似乎有些过火了呢。就算是高贵的大小姐

也不该这样伤害下仆的忠心呢。我可爱的下仆,你希望我怎样赔偿你呢?唔……」


  她的红唇被堵上了。这舌吻,直到陆不归呼吸困难才停止。


  「嗨嗨……那么作为赔礼,本小姐就把自己作为礼物送给你好了,下仆可以

随意的使用,只要你不打算把这件肉玩具废掉,本小姐绝不擅自破坏,好吗?」


  「嗯……」


  「不过啊……如果有一天,你有了更好的玩具,请一定要在将我遗忘之前,

把我处死,这样你才不会将我遗忘呢,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