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原创】【荡天使】(二十二)
时间:2018-12-26

【思無邪原创】【荡天使】(二十二)

二十二


  虽然是一间应该无处不体现硬气的铁馆,但此时也额外添加了一些装饰。夜

幕降临,七彩的灯饰被点亮,陆续有人进入到铁馆中,这些人来自不同行业,不

同阶层,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身材都很健硕,一个个肌肉虬结,孔武

有力。这当然不是黑社会集会,而是健身铁馆的店庆活动。今天的铁馆不对普通

会员开放,来参加活动的都是收到邀请的VIP会员。


  铁馆里面也做了些布置,除了以往那些冰冷的铁疙瘩,还加了一些桌椅,拉

了一些彩带,放置了一些气球和装饰。重要的是,在一个角落增添了一个小酒吧,

那里放了一些饮品,主要是功能饮料和一些低度酒。之所以没有高度酒是因为这

么大一群大只佬聚在一起,万一醉上几个,那可都是麻烦。已到的会员们有的和

平时一样练着器械,有的则几个一群一边喝着饮品,一边交流健身心得。这些人

还不知道今晚的庆祝活动具体有哪些内容。因此还没有多少期待和兴奋。


  晚上八点,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并不多,加上鱼雷兄弟俩,也只有四十来

个。活动即将开始,铁馆的大门被关上,外面的彩灯也熄灭。吴哥从人群中走出

来,站到大厅中央宣布店庆活动正式开始。作为VIP会员中唯一的女性,她被

安排为了今晚活动的主持。活动开始也安排了些节目,包括肌肉展示,器械比赛,

甚至一些多才多艺的会员还表演了些文艺节目。


  活动在九点左右达到高潮,这时候,吴哥宣布今晚真正的活动开始。大家伙

一听怎么还有真正的活动,那之前那些算什么,这个真正的活动又是什么。大家

围绕着吴哥议论纷纷。


  吴哥等大家安静一下后,宣布请出特别嘉宾。大家顺着吴哥的手势看过去,

鱼雷兄弟俩分开人群,带进两个穿大斗篷的人来。开始大家以为是搏击表演,可

当两件大斗篷撤去,出现在人群中间的竟是两个绝色美女,而且这两个美女都只

穿着性感的情趣服,一个是白色的比基屁,仅仅遮挡了三点,左胸前有一个红色

十字,加上她戴着的听诊器,表明这是一位医生;另一人是粉色透明纱的小围裙,

胸前也有一个红十字,头上多了一个护士帽,表示这是一位护士。这当然就是白

羽和夏菲儿两人。


  众人一看到两个美女,一个个都惊艳地瞪大了眼球,身上的肌肉都平白的粗

了两圈,接着就开始有人起哄,还有人吹口哨,场面乱成一团。鱼雷从吴哥手里

接过话筒,他向大家介绍了两位特别嘉宾,他告诉大家,这可是真正大医院的名

医生和小护士。她俩是我俩的朋友,听说今天我们这里店庆,所以愿意来为大家

助助兴,陪大家做几个游戏。为了让游戏更有趣,咱们首先要分个队。因为后面

会有一些比赛环节,当然赢了的有奖励。怎么分队呢,两位美女就是队长,喜欢

医生还是护士各位自己选。周围起哄说两个都喜欢。鱼雷说都喜欢可以,但只能

选一个队长,并且,选择会用一个小仪式来进行。


  说完鱼雷朝白羽和菲儿打个手势,两人分开了些距离,然后跪在了大厅的地

板上,并且都仰起了头,张开了嘴。这样的姿势大伙看了都很兴奋,却不知道这

和选队长有什么联系。鱼雷说他来给大家做示范,他看了看白羽,又看了看菲儿,

最后走到白羽身边,白羽看他过来,把嘴朝他凑了凑,鱼雷一张嘴,一口口水吐

进了白羽嘴里,白羽一笑说了声谢谢。旁边的吴哥宣布,医生队队员一名,接站

鸡腿菇走到菲儿身边,也同样往她嘴里吐了口水,菲儿也冲他一笑说了声谢谢,

吴哥宣布护士队队员一名。


  周围的男人都不是傻子,当然已经明白了选择队伍的方法,大家一哄而上,

都想赶紧体验一下。却被鱼雷和鸡腿菇挡住。


  吴哥要求大家在两人中间位置聚集,然后按腕带号码依次选队。大家这才明

白之前进来的时候,为啥吴哥要给大家一人发一个腕带。有了规则就执行呗,大

家开始逐一选择自己的队伍,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两个美女

都太美了,放弃任何一方都非常舍不得,最后往往是被后面的人催着仓促决定。


  当有人往自己嘴里吐一口口水的时候,白羽和菲儿都会微笑着说一声谢谢,

吴哥也负责着数字统计的工作。其中也不免有想作弊,吐给了一个还想跑去另一

边吐的,这当然就被其它人阻止了。


  最终的结果,白羽队比菲儿队多一人,也就是说两个人都已经吃了二十来个

人的口水。菲儿听到报数,觉得比白羽差一个,自己很不服气,吴哥跑过来朝菲

儿嘴里吐了一口,说小妹妹别生气,本主持人算你一队的,咱们两队人数相等。

菲儿一听转忧为喜,她从地上站起来,叫了一声姐姐真好,一把抱住吴哥狠狠亲

了一口。


  分好了队,吴哥宣布马上进行一系列比赛,积分制,最终分数多的队获胜,

奖品是获胜队所有人一年会费全免。


  第一项是拔河,由两队分别推选一名劲大的队员出场。马上,两队中走出了

两个人高马大的队员,吴哥拿出一根一米来长绳子,绳子两端都绑有一个腰带。

两位选手按吴哥的要求系上腰带,然后背对背站好,大家一看原来是这样拔河,

倒也新鲜。两个选手都做好了发力的姿势,吴哥却提了一个意外的要求,他要求

两个队员脱掉裤子,甚至包括内裤。这一来可尴尬了,两个队员都不同意,大家

也都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只有少数人知道必有下文,所以没有作声。


  鱼雷兄弟在两个队员正面距离相等的位置各放了一把椅子,然后白羽和菲儿

分别站到了自己队员那一边。她两跪到椅子上,翘起了屁股,然后在众目睽睽之

下脱掉本来就相当于没穿的内裤,两只美鲍和两朵菊花展现在众人面前,两人提

前做了准备,剃光了所有的毛毛,便于更清楚的把私处展示人前。吴哥继续宣布

规则,就是两个队员必须走到自己的队长身后,用鸡巴操自己的队长,每操一下

队长报一个数,十分钟时间,哪边队报数多哪边得分。


  这规则一出,所有人又炸了锅,这才是第一个项目,就这么刺激,看来今晚

的比赛肯定是场香艳大戏,之前没有挺身参赛和推选了别人的人都大呼后悔。不

愿意脱裤子的两个队员态度也一百八大转变,以最快的速度脱了个精光,而且不

用再准备什么,两个人都已经长枪挺立了。


  比赛马上开始,大家都期待着好戏上演,这比平时单纯的比拼力量更让人期

待。所有人站好了自己的位置,吴哥吹响了哨声,两个壮汉齐声大喊往自己的前

方用力,连接的绳子被瞬间拉得笔直,可两人实力均等,尽管都使出了全力,但

位置都没有丝毫变化。两旁的队友纷纷为自己一方加油,白羽和菲儿也转过脸来

呐喊加油,菲儿用手分开自己的阴唇,把手指插进逼里自慰,以此来为自己的队

友加油,白羽一见也不示弱,不仅自慰还故意发出了诱人的水声。


  两方对峙了好一会儿,眼看十分钟时间就要到了,再这么下去,这场比赛可

能会以和局收场,两队谁也加不了分,更重要的是,两个参赛者是眼看着美穴插

不进去。因为下半身的用力,使血液大量集中,胯间的肉棒充血也到了几乎爆裂

的程度。


  这时,菲儿的队员开始出现疲态,白羽的队员接连向前走了三步,再迈一步

就能够上眼前的大屁股了。拔河就是这样,一方优势一旦形成,就难以再有变化。

白羽赶紧做好姿势,迎接队友的冲刺,她先感觉到一双大手抓住了自己的屁股,

接着,一根肉棒直直插进了身体。期待了半天,终于得到了充实的奖励,第一下

白羽都忘了自己还有任务,到旁边的队友提醒才想起来还要报数,这时已经被插

了五六下,白羽一骨脑报了出来,当报到第八下的时候,身后的人却突然没了。


  原来是先拔头筹的队员如愿以偿操到逼后,有些放松警惕,被对手抓住了可

乘之机。当他回神想往后拽的时候,那边的菲儿已经报出了十一的数字,这时吴

哥也宣布了时间到。最终菲儿队得一分。输了分的白羽队都责怪那位参赛选手,

没办法,享受了操美女的福利还丢分,实在太拉仇恨。


  白羽这会也不服气,嚷着赶紧比较下一轮。有了前面这场开局,大家也很期

待下面还有什么花样。吴哥宣布第二轮是掰手腕,话还没说完,两边就已经争夺

起来,不过不是和对方争,而是和队友争,因为谁都想获得参赛权。大家想听具

体怎么比,但吴哥坚持要先推选参赛者才说细则。虽然人人都想参赛,但毕竟事

关队伍胜败,所以最终还是确定了代表,毕竟掰手腕这些平时大家都没少玩,各

自几斤几两,大家心里都有数。


  两位选手在一张掰手腕专用的平台两边站好,吴哥介绍规则,主要部分还和

标准的规则一样,很简单,谁扳倒对方谁就赢,区别是在过程中会受到干扰。大

家不知道是什么干扰,难道是会被咯吱,那太小儿科了。但吴哥没再解释就吹响

了哨音。两位选手同样势均力敌,比赛一开始就成了胶着状态。


  白羽和菲儿走到两人身边,这次她们选择的是对手的位置。两人在选手面前

蹲下,解开他们的裤子,开始舔他们的鸡巴,两人又是吹又是吸,又是裹又是卷。

又是用奶子夹,又是抛媚眼,还把舔鸡巴的声音咋的很响,同时还时不时发出一

串呻吟。她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分散对手注意力,好帮助自己的队员获胜。一

边的吴哥也是凑趣,她把话筒轮流放到二女嘴边,让淫荡的声音被放大到整个大

厅。


  最终成绩白羽队获胜,她不仅成功干扰了对手,还成功将对手口到爆发,随

着精液在白羽嘴里的喷射,对方选手完全泄气,自己的队员一举灭敌。吴哥刚要

宣布白羽队得分,菲儿队的人提出了异议,他们认为这样一局定输赢不公平,起

码应该三局两胜。吴哥当然明白,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多点机会感受或是欣赏美

女吃鸡巴,所以他们的建议,马上也得到了白羽队员的认同。既然双方都同意这

个方案,那裁判也不好更多反对。于是第二轮第三轮掰手腕开始,还和刚才一样,

白羽和菲儿施展干扰手段,三轮结束结果还是白羽队两胜加分。


  接着是第三场比赛:平躺举重。两个选手在躺椅上躺好,做好了举重的准备,

为了安全,旁边还站了两个女盆友。吹哨前两位队长跨骑到了选手身上,同样也

是选择对方选手腰上。吴哥宣布的规则是,两位队长会想办法最快把选手弄射,

在射之前,选手举重次数有效,最终对比多者胜。


  两个选手做好了爽的准备,可事实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爽。因为这次两个队长

选择的武器是菊花,紧致的屁眼套上粗壮的鸡巴,两位选手都以为鸡巴要被夹断

了,当他们抬眼看到自己操的居然是两位美女的屁眼时,兴奋的程度立刻翻倍,

还没吹哨举重,两人已经忍不住挺腰了。


  这时哨声响起,不等两个队长动作,两个选手自己就挺着鸡巴操起来了。虽

然已经失去了主动,但白羽和菲儿并没因此松懈,两人都拿出看家本领,用屁眼

套起了鸡巴。这一轮比赛,又是白羽得分。现在比分白羽领先,吴哥说队员比赛

结束。大家都非常失望,觉得还没过瘾,更重要是还有好多人没有参赛-操美女

的机会。但接下来吴哥又宣布,队员虽然比完了,但队长还没比。此话一出,迎

来一片欢呼。


  这次吴哥没有先说比赛内容,而是先让两队选出五个人来,这次为了公平不

再推选,而采用抽签。抽到腕带号码的参加,前面参赛过的不再参加。按这样的

方法,十个人很快挑选出来。


  吴哥用前面选手脱下的内裤套在了白羽和菲儿头上,好蒙住他们的眼睛。然

后让这十个人脱下自己的袜子,一只藏在身上,一只和其他人的混在一起,分两

堆扔在了地上。然后解除白羽和菲儿的眼罩,要求她们先逐一闻一遍袜子,然后

再去闻自己那队队友的脚,当然也可以舔,然后凭气味找出袜子分别是谁的,猜

中几个得几分。这些规则白羽和菲儿当然知道,因为都是她们之前和鱼雷兄弟商

量出来的。比如一开始吐口水认队长的仪式就是菲儿的点子,这时候再介绍一遍

主要是为了让这些队员知道。


  比赛已经开始,白羽和菲儿像两条食物的母狗,趴在一堆袜子上仔细闻着。

这些整天玩运动的人汗腺都很发达,脚上的汗味更是特别浓重,虽然气味明显,

但真要说凭气味分辨出不同,还真没那么容易,毕竟白羽和菲儿此时也只是像母

狗,而不是真变成了狗。两人闻了一遍之后,采取了不同的策略,菲儿是仔细闻

了五只不同的袜子,然后趴到五个队员脚下逐一去闻来寻找相似;白羽则是只闻

一只,再去闻脚再回来闻袜子确认。这来来回回的过程,两个人都采用了爬行的

方式,也许是因为袜子和脚都在地上的缘故吧。这虽然是比赛规则里没有要求的,

但这意外的表现却给围观者带来了更多的刺激。


  似乎白羽的策略显得好一些,她很快从袜堆中选出了一只,用嘴叼着爬到一

个队员脚下,又用嘴把袜子套在了那个人的脚上。过不一会儿,菲儿也取得成果,

也用同样的方式为自己的一个队员脚上套上了袜子。这些也是规则里没有的,但

这两个美女骨子里的骚劲让她们自然而然采取了这样的动作和方式,只不过她们

挑选的袜子是不是正确,还有待最后跟队员身上那只比较确认。十只袜子不用多

久就套到了十个人的脚上,几个人掏出自己身上藏的那只往旁边一放,猜对猜错

一目了然了,白羽得两分,菲儿得四分,两队总分拉平。


  吴哥宣布,从这个环节开始,每场比赛得分少的队长必须受到额外的惩罚。

白羽和菲儿,包括鱼雷兄弟都不知道吴哥有啥花样,因为这是之前没有商量的。


  菲儿问要罚什么,吴哥说自然和比赛有关,这个环节就罚得分少的队长为对

方五个队员舔脚。


  白羽一听是这样的惩罚,欣然同意,马上爬到了那五个人脚边,然后摆出一

付为难的样子问该选舔谁,为这一句,五个人又差点没争破了头。好容易排好了

队,白羽这才开始,每舔一个人,她都是爬到对方脚边跪好,再把队员的脚捧起

来,放在自己的奶子上,然后从脚趾开始一根一根的舔,然后舔脚背脚心,最后

是脚后跟。每一只脚都舔的非常仔细,丝毫不介意这些汗臭脚泥包裹的怪脚,尤

其有几只脚上脚毛很长,白羽也舔的很仔细,每根脚毛都被她舔的光彩熠熠。


  舔完对方的五个人,白羽队里那五个不满意了,说自己的队长偏心,只伺候

对方不伺候自家队员。没办法,在大家的一片起哄之中,白羽又为自己一方的五

个队员挨个舔了一遍。


  比赛继续进行,这一回同样是各出五个队员,形式也差不多,只不过袜子换

成了内裤,不是闻脚而是闻鸡巴来分辨,最终成绩菲儿超出两分。作为惩罚,白

羽为十名队员做了口交,其中有三个队员在白羽嘴里射了出来,一开始其他人还

笑话这三个人不顶用,可最后回味着白羽津津有味的把三人的精液吃下去的画面,

大伙才回过神来发现最精的还是那三个家伙。


  第三轮的队长比试内容比较惊人,在场所有人除了认识白羽和菲儿的鱼雷兄

弟,吴哥以外,其他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们听到吴哥宣布的是,两队

各抽三人,去卫生间每人拉一砣便便,拉在有编号的盘子里,不分组。然后两个

队长对六份「蛋糕」逐一品尝,然后再用老办法,必须包括闻和舔,找出分别出

自哪位「糕点师」。吴哥这次专门提前宣布了惩罚,得分少的人必须把六份「黄

金蛋糕」全吃光。


  这样的比试大家真觉得骇人听闻,从头到尾以为节目是鱼雷兄弟安排的人,

都觉得这个环节要求太过了,这两位美女说不定会生气离开。但意外的是,两位

美女非但没有离开,脸上还露出害羞甚至是期待的样子。居然可以亲眼见到这么

绝色的美女吃屎,甚至有机会让她们吃自己的拉的屎,还没参加过前面环节的人

都跃跃欲试,已经参加过因为失去了资格,之前还庆幸运气好,这会却大叹运气

太差。


  吴哥开始抽签,被抽到的人都一声欢呼往洗手间跑去,可能他们从来没想到

过,自己某一天会上个厕所上得这么高兴。不过这种随叫随到的能力,也不是那

么方便的。几个人在厕所搞了半天,才好容易完成了六份定额。可是问题来了,

六个人谁也不愿意端着盘子出来,最后只能劳烦吴哥干这一份「苦差」。六个盘

子排到了大厅地上,刚才还兴奋的男人们,这会又表现出嫌弃来,大伙不自觉的

都往后退,这气味实在是不怎么样。连六个刚拉完屎的队员自己都远远站在一边。

不过他们身边也同样没有别人肯站,因为按规定,他们拉完之后并没有擦过屁股。


  当所有人因为臭味后退的时候,白羽和菲儿却因为同样的气味产生了兴奋,

两人爬到六个盘子旁边深深呼吸,先是试着从气味上找出分别,同时也记住颜色

和形状。整个大厅里出现从未有过的安静,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那六个盘子

边上,大家都不说话,好像这样能听见两个美女呼吸臭屎味的声音。


  大家无法理解,为啥那么臭的排泄物这两个女人却能闻那么认真,仿佛她们

的嗅觉和常人不同,臭屎在她们闻起来香的像花一样。


  突然有几个人同时惊呼一声我操,其他人虽然没发出怪叫但也知道他们叫出

声的原因,因为他们正有生以来第一次亲眼目睹着美女吃屎的场景。但事实摆在

眼前,大伙不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两个女人如果在其它地方遇到,怎么都会

被当成女神,而现在居然在当众吃屎。虽然她们只是在一砣砣的大便上面舔几下,

但这已经和吃屎没有区别了,何况有两盘比较稀的,哪怕舔地再轻也一定会卷一

些进嘴里的。


  开始往后站的人,现在不知不觉的越靠越前了,他们谁都不想错过眼前的每

一帧画面,尤其那几个提供「道具」的人。


  如果白羽和菲儿这时候抬头看看他们,一定马上就能得到答案,因为六个人

的目光都一样只关注自己拉的那盘被舔的情况。可惜两个女人这会已经兽化成了

不知羞耻的欲兽,舔屎舔的入了迷,忘了自己本来的任务。


  旁边有人开始起哄,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不知道是谁还开了闪光灯,这一

闪把白羽和菲儿给闪醒了,她们这才想起来该干什么。白羽和菲儿挤着扑到六人

身后,也不知道是想早点战胜对手,还是急着去舔男人们没擦干净的屁眼。反正

在大家眼里看着,更像是后者。


  为了公平起见,防止先舔的人把屁眼舔的太干净,第二个人不能进行判断,

因为舔屁眼的环节被要求成两个人同时舔一个屁眼。两人依次舔完了六个屁眼,

六个人不管是谁,被舔的时候都是舒服的一个劲喊爽,这当中有的人活这么大还

没被舔过屁眼,第一次被舔就是两个大美女同时伺候,那从未有过的刺激,通过

他们的表情被传达出来,四周的人个个羡慕嫉妒恨。


  虽明知会拉仇恨,但被舔的人还是谁都不想停止,都希望永远被舔下去,那

当然是不可能的。


  没用多少时间,六个屁眼被舔干净了。吴哥要求两个队长分别把答案写下来,

然后统一公布。这轮比赛将决定哪只队伍获胜,目前分数是菲儿领先两分,是菲

儿保持领先,还是白羽绝对反杀呢。吴哥装出一付大赛现场的样子。结果却非常

灵异,菲儿猜对四个,白羽全部猜对,比分居然再次拉平了!队员们本来就觉得

还没玩尽兴,这结果一出,纷纷嚷着加时赛。


  那六个人当中有人叫停了大伙,说先不要管加时不加时的问题,先说这一回

的惩罚怎么办。这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大家反应过来,还有精彩镜头没看呢。按

要求是得分少的吃光,这一轮菲儿得分少,应该惩罚菲儿。但有人发表异议,说

虽然这一局分数有差别,但现在部分平了,应该算不分胜负,所以要让两个人都

吃。其它人也纷纷表示同意。吴哥说这要征求得分者的意见。


  其实今晚活动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大家玩的开心,既然大家觉得这样更开心,

白羽怎么好拒绝呢,不就是想看她吃屎嘛,吃就吃,谁怕谁。白羽和菲儿做了分

工,各自吃掉这时候所有人已经不像开始那么排斥大便的气味了,可能是已经适

应,也可能是被心理刺激占了优势。


  为了让大家看得更清楚,吴哥把六个盘子放到了一条软凳上,这样大家就可

以看清两位美女吃屎时的表情了。只见两张美丽的脸庞与最肮脏的粪便紧紧贴在

一起,两条舌头在或干或稀的粪便上游走,稀的就会被舌头卷入嘴中,干的就被

嘴唇嘬起牙齿咬断。盘子里的粪便在慢慢减少,两个美女队长各自吃着自己队员

的粪便,津津有味,似乎这对她们来说,是一份最天然的馈赠。


  尽管每个盘子里粪便都不是很多,但每人三盘加到一块,就已经相当够粪量

了。眼看着美女们吃完了这些恶心东西,四周的男人都被这变态的画面刺激得兴

奋不己,个个挺枪架炮,更有忍不住当时就撸起管的。


  有人提议加时赛就让两个队长来给大家口交,最后看谁收集的精液多,有人

提议让所有人排除操队长的屁眼,把尿灌进去,看哪个队长坚持得久不漏,还有

人提议让两个队长吃更多的屎,看谁是更大的粪桶,还有人干脆提议这些所有都

玩一遍,再来一场终极对决!


  看着大家的热情,鱼雷兄弟当场宣布,两位队长已经自愿成为本店宠物,今

后所有VIP会员都可以任意使用。


  这句话就像撒进油锅的冷水,大伙再也不管什么比赛了,一拥而上把白羽和

菲儿围了个风雨不透,两个人在人群中间跪着,环视四周一个个的肌肉猛男,一

根根的坚挺鸡巴,心旌摇晃,春水泛滥,白羽心想自己原订的假期出行计划看来

是没指望了,被这一帮人玩下来,自己还有没有气活着都不知道,想到这里白羽

害怕极了,所以她想,人早晚要死,不如爽死,想到这儿她两手一抓,抓住两根

鸡巴,张嘴一咬,吞进一只鸡巴,然后翘起屁股晃动起来,期待着更多的鸡巴快

插进来。这时她听到一阵喘息,转头一看,一个男人正把精液射满菲儿的脸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