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原创】【荡天使】(二十一)
时间:2019-05-24

【思無邪原创】【荡天使】(二十一)

二十一


  白羽想转身看看新来的这位不速之客,却因为屁股被后面这人压住,两只奶

子又掌握在谢顶叔和憨小伙手中,转身转不过来,只转头稍微看到了一些衣服。

虽然只是一角,但还是轻易认出那是某个外卖团队的制服,来的人原来是个外卖

小哥。只身向后这位外卖小哥直向谢顶叔和憨小伙抱歉,说不好意思自己插队了,

实在是还有个外卖的单没送到,自己没时间多呆,白羽一边听他说着,一边感觉

到他的鸡巴已经插了进来。


    可能真是赶时间,外卖哥一进来就是一通快速抽插,白羽心中又好气又好笑,

好笑的是这位外卖哥居然送着单还跑来吃快餐,气的是这种没有情趣的活塞运动

自己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简直是在被强奸。但一想帖子是自己发的,人是自己招

来的,也只好「忍气吞声」了。


  反正下半身的姿势已经被固定了,干脆上半身也不闲着,白羽继续吹起了面

前两根鸡巴。白羽发现,因为外卖哥的出现,她们的游戏不可能再「悄悄」进行

了,虽然之前也并不秘密,坐在最后一排的那对情侣,女的已经拽着男朋友离开

了,可能是男友偷看的太入神,女的吃了醋吧。白羽心想。既然没了别人打扰,

白羽也干脆放开了,刚才只是普通的吞吐吹吸,现在干脆玩起了深喉,其实也不

用她出啥力,只要张开喉咙,调整好角度,后面外卖哥的冲刺就会把她的身体一

下下的撞到面前的鸡巴上去。


  没多久,白羽感觉外卖哥越来越快了,而且还开始听到他的呼吸声,阴道里

的鸡巴明显又大了一圈,白羽当然知道这是他要爆发的征兆。


    刚想出声让他射在外面,可嘴里堵的鸡巴并不允许,就听外卖哥一声长吟,

白羽只觉得几股热浪袭来,自己已经被强行内射了,身后一阵整理衣服的声音,

然后再次听到外卖哥的声音,标准的外卖语气,礼貌而仓促:「对不起啊二位,

我确实赶时间,再不送单就要被差评了。还有,谢谢你啊姑娘,我在你帖子后面

留电话了,以后要送东西随时叫我。」说到后面几句话时,人已经跑到了放映厅

的安全出口,从来到去,前后大概五六分钟,白羽连他长啥样都没看见,只给白

羽留下一肚子怨气加一肚子白浆,把白羽气得笑出了声,谢顶叔和憨小伙也是忍

不住笑了起来。


  这算是一个小插曲,并没有打乱整场的节奏。两个男人已经被白羽舔得如火

中烧,并且明明自己先来的,却被别人截了和,两人现在都想先操白羽,可都本

能的对她逼里别人的精液有些排斥,所以表面上显得像在谦让。白羽当然看出了

他们的心思,心里暗骂,白操的好逼还挑三捡四,可这话不能说出口,况且自己

现在也很需要。


  白羽冲两人翻了个白眼,蹲下身去,把手接到自己的阴道外,阴道稍一用力,

里面的精液大部分都流了出来,然后举起手来送到了嘴边,让两人看着把手心舔

了个干净。接着又将两根手指插进阴道,清理了一下里面残存的精液,同样再送

进嘴里,这次是直接把手指放进嘴里吮吸。


    两个男人哪受得了这么淫荡的画面,再也顾不得其它,争着把白羽抢到自己

里。最终的是憨小伙胜利,白羽的大屁股坐到了他的腿上,鸡巴准确的插进了白

羽的身体。谢顶叔也不甘落后,把白羽往后一推,扶着鸡巴一挺,居然也插进了

白羽的阴道。双插当然不算什么,但同一个洞里双插,白羽还是第一次,首先是

感觉到新奇,然后又产生了一些恐慌,难道自己的逼已经变松驰了吗。


  两个男人没给白羽继续思考的机会,他们用最原始的节奏霸占了白羽的思维。

随着此消彼长的交替穿插,她脑子里其它的东西都被抽空,只剩下无数道鸡巴捅

过的痕迹。在大银幕上电影放映到尾声的时候,两个男人同时在白羽阴道深处释

放了生命的礼花。三个人放纵的呻吟声随着电影片尾音乐一起在大厅里回荡,最

终归于沉寂。


  这时,大厅里的灯突然亮起,三人才真正看清彼此的长相。憨小伙显得有些

尴尬,谢顶叔一脸猥琐的淫笑,白羽则是可爱中带着调皮,一点没有害羞的意思。

小伙子突然想到个事,连忙招呼大家把衣服收拾好。结果刚一收拾好,两个保洁

大妈就进来了。既然电影结束了,好像再留在影院就有些不合理了,白羽拿着自

己买的大包小包往外走,谢顶叔热情的过来帮忙,憨小伙只好陪着白羽走出影院

门口,分手时他很想说几句话,但又找不到怎么措辞,最后只憋出来一句谢谢。


  周末很多憨小伙的同事,白羽也不好笑他傻的可爱,只好说了句不客气,就

赶紧离开了。她真怕再不走,自己会笑出声来,什么叫谢谢呀,自己这么大的美

女让你白操了,岂是一句谢谢就够的。自己也是,说不客气,难道自己还要感谢

他操自己。


  离开了影院,白羽也不知道去哪儿,谢顶叔凑过来说,美女打算去哪儿,我

车在楼下,可以送你。白羽这才想起来,这位大叔是出租车司机。白羽说不知道

上哪儿,回家太早了。谢顶叔不愧是老司机,一眼就看出这位漂亮的女人有些没

吃饱。于是提议说,要不我带你去个地方?


  白羽以为他打算带白羽去开房或者回家继续操,所以没有回答,老司机再次

看穿白羽的想法,马上解释说,并不是要带白羽去开房,他看得出来白羽的爱好,

所以有个好地方可以推荐。然后又反复强调,自己当然也还是很想再操白羽的。

白羽看这个长相猥琐的大叔倒蛮可爱,感觉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于是就答应了。


  谢顶叔一听,马上接过了白羽全部的东西,急匆匆的带着白羽到了停车的地

方。两人坐上车,谢顶叔一踩油门,兴高采烈地带着白羽驶向了绕城高架。


  谢顶叔带着白羽在一处匝道驰出了高架,又左一圈,右一圈绕到了一片组合

立交桥的下面。这地方白羽曾坐车经过一次,因为处在一大片立交的下面,所以

除了路和一些市政设施,其它没啥东西。


    白羽不知道被带到这里能干啥,难道是要和自己打野炮?谢顶叔把车开到了

两个桥墩中间,白羽走下车,看了看四周,因为是桥底,经过这里的车很少,而

且几乎都是出租车。谢顶叔把白羽带到旁边一个用铁丝网围起来的绿化带,其中

有一小段网子被人为扯开了,留出一个一人通过的通道,谢顶叔带着白羽从那儿

钻了进去,里面是一块草皮,还有一些垃圾。


  「到头来不就是打野炮嘛。」白羽这样想着。谢顶叔拉着白羽走到往里一点,

解开了裤链好像要放水,白羽心想难道这人懂得玩圣水吗,这倒是挺对味,可玩

个这也不用跑这么远吧。白羽不停地胡思乱想中被谢顶叔拽了过去,他一把按下

白羽,让白羽为他口交。他说「别急大美女,一会你就知道为啥带你来这儿了。」


  看来不是要玩圣水呀,白羽只好一边口交一边等着看会发生什么。答案很快

揭晓,白羽还没舔到十几下,就听到进来的方向有了动静。


    因为谢顶叔是背对通道站的,白羽一时还看不到情况,但听声音就知道是又

有人进到这里了。只听一个男人在问,老哥你今天跑的咋样啊,然后是一声水流

的声音。白羽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地方是出租车司机们的临时厕所。这些的哥平

时为了多拉活,全都在路上,也难得有时间专门找地方停车,再去找个厕所,最

快的办法就是找个像这样没人的地方就地解决。这个后来的人肯定也是个司机,

因为习惯思维,又看到的只是谢顶叔的背影,以为他也在撒尿。


  谢顶叔冲白羽一笑,冲身后说:「生意不行,不过运气不错。」


  那人问怎么运气不错。


  谢顶叔说:「捡了个大美女,白操了个大骚逼。」


  那人一边撒着尿一边笑骂,「老哥你就吹牛吧,上哪儿捡美女,我咋捡不着,

你是钱没挣到还忍不住找小姐了吧。」


  谢顶叔侧了侧身,继续说:「看你小兄弟咋不信人话呢,真正白操不要钱的

大骚逼。」


  那人已经尿完,身子转了过来,嘴里还想继续反对几句,却突然不相信眼睛

的发现了惊喜。居然真有一个大美女,而且还在为这位同行舔鸡巴。新来的司机

简直有点懵,不自觉的往跟前走过来,甚至忘了提上裤子。


  这时谢顶叔摆出一付主人招呼客人的架式,完全转过身子,让白羽暴露无遗,

嘴里说着:「来来来,兄弟也试试,看看这么好口活的女人你见过没,这气质能

是小姐?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姐。」


  新司机早顾不上旁人了,他问面前蹲着的白羽,「你能舔我的吗?」白羽冲

他一笑,用行动做了回答。


    新司机感受到从示有过的刺激,嘴里惊呼:「我操,老子刚尿完的鸡巴,没

洗就吃了!」白羽把这话当成了鼓励和肯定,不仅舔的更加来劲,还用力吸了几

口,把尿道里没出来的尿吸了个干净。新司机变被动为主动,一边插着白羽的嘴,

一边忍不住又问谢顶叔:「这真不是小姐?妈的,是小姐也值啊,老子愿意出这

钱。」


  谢顶叔一付笑穷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冲着新司机笑骂:「都说了不是小姐,

免费玩,你咋这么不懂人话。」新司机知道自己真的撞大运了,他操的更起劲了,

然后他又突然想起什么,问:「老子可以操她的逼吗?」谢顶叔正要回答,白羽

吐出嘴里的鸡巴抢先说:「操哪儿都行,只有一个条件。」


  新司机一听,心想果然没有白操的。哪知白羽继续说:「条件就是,不管你

操了哪儿,最后都只能射到我嘴里,因为我口渴想喝奶。」


    白羽之所以这样要求,一是真的很想喝精液,二是不想意外怀上哪位的哥的

后代。当然第二点,的哥也并无想法,第一点已经足够他想精尽人亡了。


    新司机从白羽嘴里拔出鸡巴,用后入的方式插进了白羽的阴道,并按白羽要

求的,在射精时插回了白羽嘴里。面对难得的机会和极品的尤物,他当然不会一

战罢手,当然他也不是个讲究情趣的人,他又连续换了几个姿势,每次都是同一

姿势一插到底,直到在白羽嘴里射精。最后他腿都发软,鸡巴里也没东西可射了,

他还贪心的把鸡巴塞进白羽嘴里,想被口硬再来一场。


  白羽闭着眼,舔着软掉的鸡巴,上面已经没了自己喜欢的味道,能舔到的只

有自己的淫水。突然,在一次完全拔出重新插进来之后,这鸡巴又变得勃然有生

气了,而且味道浓厚,充满了汗味和尿骚。


    白羽睁眼一看,原来面前已经换了人。这人什么时候来的,在旁边围观了多

久,自己完全不知道,白羽为自己之前的投入折服。又一默念,管它的,既来之,

则操之。又有了新美味,当然要拿出新的激情品尝。


  白羽舔着新鸡巴,谢顶叔和刚才那个司机则离开了绿化带。临走时,谢顶叔

说过一小时来接白羽,白羽一边口交一边出了「呜呜」两声表示知道,她压根忘

了自己新买的一堆衣服还在出租车上,也没功夫想过万一谢顶叔一去不回怎么办,

这会被舔干净的新鸡巴已经操进她的逼里,她还存留的清醒只够用来享受性福和

发骚了。


  这个绿化带果然不错,总有新司机进来方便,于是这里不断上演起惊诧,狂

喜,猛干,拍屁股走人的循环。


    有时候,白羽能专心伺候一个,有时候能享受一场3P,有时候得同时被四五

个男人蹂躏。其中有几个不满足口交和操逼,享用了白羽的屁眼。有几个进来已

经憋不住尿,又忍不住操白羽,最终尿在白羽的身上嘴里或者阴道里。


    还有一个家伙最搞笑,跑来的时候显得非常着急,当时白羽正跪在两个男人

中间,交替为他们口交,那家伙一溜烟从三人身边跑过,边跑还边问哥们谁有纸。

显然他也没注意到这里究竟在发生什么,等他到在更深的地方蹲下来,转过头才

看见这边的画面。瞬间大脑充血,差点事办一半就站了起来。那尴尬的样子惹得

这边三人直发笑,尤其白羽差点笑喷,但她并没因此停下嘴里的活儿。那家伙就

这么一边欣赏美女口交一边拉着屎,这种经历他肯定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可能

是他拉得最兴奋的一次大便了。


  不多会儿又听那家伙冲这边问谁有纸,这边一个男人反问他:「你丫的来拉

屎不带纸嘛?」


    那家伙说:「太急了,原就打算问这里别人借点。」


    这边男人问:「要是没人咋办?」


    那家伙说:「要是没人就随便找个树叶子将就下,可现在美女当前,自己

怎么好意思那么随便。」白羽听他说的粗鲁,不免心中鄙夷,可又随之觉得兴奋。

这边的两个男人都说身上没纸,白羽包里虽然有,但却突然不想给他,于是也说

没有,就想看看他又着急过来,又不好意思就这么起身的窘相。


  最后也看够了,白羽放开嘴里的鸡巴,让那家伙到面前来,她帮他弄干净。

那家伙包括这边两人虽然都没弄明白白羽怎么弄干净,但对这个淫荡女人的表现

都充满了期待。


    那家伙提着裤子,翘着屁股难看的走了过来。白羽让他转过身,一个肥大的

屁股怼到了白羽面前,一股臭味扑鼻而来,白羽伸舌头尝了尝面前的屁眼,味道

可以接受,于是舌头一下接一下舔到了屁眼上。这位拉野屎的家伙哪里会想到有

这样的待遇,舒服地一个劲呻吟,像女人叫床一样,完全不顾忌另外两个男人的

目光。不过这边两个男人这会并没笑话他的意思,他们心里只有说不完的羡慕,

都暗自决定,也要体验一下这帝王级的享受。


  白羽把面前的屁眼舔了个干净,上面残留的大便都被吃进她美丽的小嘴。她

知道另外两人的想法,觉得应当公平一些,所以转过头朝着另一个人抬起了下巴,

那人反应很快,华丽转身把屁眼对准了白羽。虽然这位不是刚拉完屎,但这些整

天坐着出汗的司机,股沟里那味也比屎味好不到哪儿去,白羽舔的非常认真,当

然也非常兴奋。接着第三个屁眼也舔得光光了。三个男人当然少不了来个车轮战,

最后也按要求把精液灌进了白羽嘴里。


  说好一小时回来的谢顶叔快两个小时才回来,这时候白羽已经浑身无力,一

肚子精液了。正操着白羽喉咙的那人冲谢顶叔直喊:「兄弟快来操这贱货,今天

可是赚大了。」


    谢顶叔看了看白羽被人玩废了的样,完全想不出这和不久前还气质逼人的美

女是同一个人。等那人操完,并没射进白羽嘴里,而是拔出鸡巴射到了白羽脸上。

然后冲谢顶叔一撸嘴,意思该你上了。谢顶叔一付老革命的样子,表情好像在说

最后这人少见多怪。等到那人走后,谢顶叔把白羽扶回了自己的车上。上车后,

白羽告诉了谢顶叔地址,就累的直接睡着了,直到车子开到小区楼下。一路上谢

顶叔当然免不了在白羽身上摸摸捏捏,他没替白羽擦脸,脸上被射的精液就这么

被窗外进来的风吹干了。


  谢顶叔好心的把白羽送到房门口,其实是想记住这个地方,以后有机会再来

找这个极品淫娃。白羽对谢顶叔说了声谢谢,并没请他进屋,回家直接趴在床上,

直睡到晚上九点,菲儿来敲门。一看白羽的样子,菲儿就知道这一下午她肯定没

闲着,小姑娘的好奇心立刻飞扬,但马上被白羽以还没睡够为名制止。菲儿只好

暂时作罢,自己工作一天也累得不行,干脆就趴在白羽旁边一块睡了。


  第二天菲儿要上班,所以一早就走了,又剩下白羽一个人无聊。她这才开始

动脑子考虑这个假期该干些啥。


    首先想到的,这回的事多亏了鱼雷两兄弟,要先把消息告诉他们,然后表示

下感谢。于是白羽给铁馆打了电话,说完之后,鱼雷说:「小事一件,不用感谢。

要真想感谢的话,自己倒真有个事想找白羽帮忙。」白羽问是什么事,鱼雷说要

当面说,然后两人约好中午一起吃饭。鱼雷让白羽把菲儿也叫上,因为这忙也得

她帮。白羽算了下菲儿下班的时间,午饭肯定赶不上了,只能下班再联系。


  打完电话,白羽在家舒舒服服洗了个澡,然后用昨天新买的衣服好好把自己

打扮了一番。估计着路上需要的时间,白羽出了门。在小区门口,白羽坐上一辆

出租车,她习惯于坐在副驾位置,没想到刚一坐好,旁边的司机就说美女好面熟。

白羽看了看司机,也觉得很面熟,很快她就想到了答案,这么巧的这人就是前一

天在绿化带里「使用」过自己的一个。司机这时也认出了白羽,开始还不敢肯定,

但看到白羽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没有认错。


  司机满脸堆笑的问白羽,今天打算去哪儿玩。他尤其加重了「玩」这个字音,

那意思是白羽今天去哪儿找男人。白羽表情恢复了自然,很正常的回答说:「今

天是去和朋友吃饭,昨天玩太累,今天不能玩了。」司机问白羽她是不是经常这

么玩,白羽说是第一次,是被一个出租车带去那边的。司机表示羡慕,说不知道

哪位同行这么厉害,能把女人玩成这样。白羽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以为昨

天的游戏是被哪位牛人司机调教的结果。


  白羽也懒得跟他解释,司机却越说越兴奋,他不停的描述昨天看到白羽时的

心情,以及操白羽时多激动和有多爽。司机又不停的问白羽问题,白羽只能真真

假假的应付回答。


    到目的地时,司机问能不能留下白羽的联系方式,白羽告诉他既然这么容易

就再遇到,还是随缘就好。司机一听也不再勉强,但他坚决不收车费,说自己也

是知恩图报的人。白羽想了想,拉起裙子,在司机瞪大的双眼注视下,脱下了刚

穿不久的内裤,白羽说送给司机当纪念,司机嘴上千恩万谢,说以后每天都要拿

着这条内裤撸管。白羽冲他一笑,打开车门而去,留下司机拿着内裤隔着自己的

裤子磨起了鸡巴,只到后面的车狂按喇叭才清醒过来。


  和鱼雷约好的是一家中式餐厅,白羽由服务员带到了包间。鱼雷和鸡腿菇两

人早到了,并且已经点了一桌子菜。白羽没想到这么正式,看来他俩还真有事找

自己帮忙。


    大家先是聊了聊关于梁主任的话题,然后又闲七扯八的说了一堆,最后白羽

主动问,是什么事要帮忙。两个人告诉白羽,马上就是他们铁馆的周年庆了,他

俩想组织场活动,想请白羽和菲儿去做活动嘉宾。白羽一听,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啊,但看鱼雷兄弟的表情,显然他们还有更多的计划。这时白羽已经被勾起了兴

致,她也很想知道他们究竟策划了怎么样一场周年庆。


  当听到鱼雷兄弟的想法,白羽不禁心情激动,要真按他们计划的来玩,那将

是一场非常精彩的庆祝活动,她简直觉得这其实是两兄弟专门为她量身打造的。

白羽听他们说着,后来自己也开始发表意见,三个人越说越来劲,最后都觉得恨

不得早点到店庆的日子。白羽给菲儿打电话,让她一下班就直接过来,好告诉她

这个计划,她知道菲儿也一定会喜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