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心如刀】第48章 阴燃
时间:2019-05-24

【妻心如刀】第48章 阴燃

【妻心如刀】第48章 阴燃


                  48


  女人十分动情的,不断抱紧男人。她的双手紧紧的把男人拥在怀里。似乎想

把它隔在自己身体里一样。


  我看不见林茜的脸,但是我却似乎知道她这时的表情……


  书房门外不时的传来女人的家常说笑声。


  我的向被两个完全相反的世界分割了,矛盾的无以为继……


  画面中她阴道下面,两人的连接处的裂口,有道亮晶晶的水在往下,那水似

乎有很大的黏性,抖动着越流越长,却并不掉下来。


  抖动中,向珠丝一样的从上方垂下来,最终在抖动中连在床单上。随着,两

人的动作来回的抖动。越抖越快。


  我知道女人在极度兴奋中会分泌出那种极兴奋的东西,以保护自己。那东西

只能说明林茜有多兴奋。


  以杨桃子的JJ长度,我不知道,它到底插得有多深。林茜到底是怎么受得

了这种深度。


  而我看到林茜的反应是她猛的使出双手双腿死死的抱住那个瘦小的身体,手

和腿都在发抖。


  我能看到她那雪白身体上泛着的水光,看得出来,她出了很多汗,能看得出

来,她有多辛苦。


  我忍不住往后跳。其实视频本来就很短。


  结束处,那个小恶鬼一样男人的阳具,被猛的被拔了出来。她雪白的身体猛

抖。


  这是画面的最后一面,那被拔出的瞬间,


  白色的液体横飞。就向电影中杀人时拔刀的血液飞出。


  那画面上,是雪白身体核心部位被抽出来的样子,是一个张开的空虚的洞。


  我觉得就向一个狞笑的鬼脸。


  门外是那些阳光午后的女人们的笑声。


  修改视频是个很枯燥而麻烦的过程,很多时候,你需要一点点去修。


  但在看过一遍后,我最终放弃了这么处理。因为我恐怕没办法那么专注。


  所以,我后来想。其实我也没必要作得太仔细了。我不是拍电影的,没必要

把视频作得那么完美。我是作贼心虚,才会想把东西作得完美吧……


  如果只是不让人看出视频中是谁,就简单的多。


  这个视频的角度是固定的。


  我只要强行把声轨去掉了。再把林茜的脸可能出现的一边位置直接剪掉了就

可以了。


  这样我根本不需要仔细看什么。也不会漏什么馅……


  主意已定,我开始疯狂的猛剪。


  这一天的晚上十点半时,我居然已经大刀阔斧的把这段视频处理完了。


  事情作完,心里也算放下心来了。我安慰我自己:其实就是拷给同事,女主

角对他们只是个完全不知道的陌生人而已。然后就没什么事了。


  这些东西,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是谁。


  晚上,我居然睡得很放松。


  ……


  第二天。


  早上到公司之后,我就把相机交到人事科了。


  在办公室里坐了没一会儿。


  小龚就带着硬盘偷偷跑来找我。门外跟着他的还有几个人。不过这些人是等

在外面,没进来。毕竟我现在身份不同,这些人还是有点顾忌的。


  看起来,小龚这家伙应该是吹嘘了不少事情的,外面那些人不时的在往这边

看。


  小龚用的并不是普通移动硬盘,而是那种硬盘读取机。可以直接把普通SA

TA电脑硬盘插进去当移动硬盘用的黑色冷门玩艺儿。


  「老大,硬盘我带来了。你肯定把视频拷来了吧。」他恬着脸问我。


  我以前对他印象是不错的。这时看到他却很不快:这家伙脑子里一天到晚尽

是这些东西吧。


  把视频拷到他的笔记本上的时候,我作出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其实手微微有

一丝发抖。


  片子我其实看得并不仔细。


  拷完之后,我甚至有点后悔,没把片子从头到尾再仔细看一遍。


  这时心中总有一丝隐忧,是不是中间会有什么遗漏……


  我在想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却忽然问,「老大,这是完整的吗?视频文件怎

么这么小。」


  我不快起来,「我怎么知道,网上下的,又不是美国大片。」


  他并不是不相信我,只是有些嘀咕着,「……才这么短。这女忧的身材我超

喜欢的……」说话间他看了一眼外面等着的几个同事,有点失望的样子。


  小龚往出走的时候,我装作不在意的嘱咐了一句,「别到处乱传。看完了最

好删了。现在电脑里放存这些东西,抓住了跟嫖娼差不多要进去的。」


  他裂了一下嘴,「放心吧。我的硬盘里面罪证成千上万。抓住了也不少这一

个了。」


  我只能假作是无所谓的样子。


  他走之后我立即关上门开始查他带来的那块硬盘。


  他的硬盘上视频文件极多。


  居然还详细的编出了日期,哪个月份下载的岛国电影及欧美A片和图片,女

忧身材如何等等,都分门别类的居然放得极有条理。这其中还列出了推荐视频和

图片。


  这些事,他作得比他上班用心多了。


  我在那浩若烟海的各种小电影分类中穿行,就向走在一座巨大的城市里的各

种巷道上。


  最终的,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林茜的那段视频。它仍然是以图片的形式存在

着。所以是归在图片档中的。


  向一种本能我一眼就认出来了:缩略图上则仍然是她的下体和那白液飞溅的

样子……


  选定它,


  删除,


  清理。


  我知道硬盘恢复软件可以在文件被删除后,没有拷入新东西的情况下将删掉

的东西再恢复。


  所以为了保险,我在硬盘内又胡乱复制了几个视频,粘贴上去,然后再删掉,

清理。


  复制了东西进去,就使那种硬盘恢复软件没法恢复了。


  多反复作了几次再清理掉。又把硬盘重启了两遍。


  到这里,我才松了口气。


  「这之后再有什么事情,也都跟我没关系了……」


  将硬盘拔下来,说服自己安心工作,把一切作好。至于那些撸管死宅们,爱

怎么样,撸死完蛋吧。


  人只要溶入到工作的忙碌中,似乎时间就过得比较快一点。


  中午,小龚借吃饭的机会又来问我关于那个视频的信息。跟在他不远处的还

有几个同事。看起来他们意犹未尽,还想找更多。


  我编了几句,敷衍过去了……


  下午,老总忽然来我办公室里,跟我聊了几句。临走时,邀请我去他家吃晚

饭。


  这是个有点儿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的事。


  其实在两个月前我就已经听过一些风声——老总要调去总部了。这次的升职

会议之后,这件事也已经尘埃落定。


  这天晚上请我,应该是告别。


  老总家住在世纪花园。


  这是我们市内极有名的高档小区。也是我们工作中常常研究的开发范例。


  园区占地约四十八万平方米。住宅面积却只占园区面积的百分之二十,其余

百分之八十皆为园林。


  是市内目前景观绿化比例最大的高档住宅区。


  基本上,开车进去后,感觉跟进了公园没什么大区别。


  其地理位置也十分优越。地铁站和火车站皆在一公里内。周边配套的小学和

中学是市区前几名的重点学校。


  电影院、大型购物中心都在五分钟步行范围之内。


  这种小区的房子最为白领阶层追遂,可以说有价无市。


  当初这家开发公司正是用这套小区打响了名头。也不知背后走了多少黑路子

才拿下这样的好地皮。


  老总这一天晚上是单独请我。


  一家大型公司的内部争斗往往并不比一个国家的政治争斗来得少。派系之争

在其中从来不会缺位。


  站队非常重要。我这次的升职有自己的努力,自然也有派系间的此消彼长原

因。


  老总的妻子这时已经辞职去了老总要调去的总部城市打点生活。所以晚饭是

老总自己亲自下厨作的。


  酱烧虾和虎皮青椒。我们小饮了两杯。吃完饭后,两人在阳台上俯瞰半个城

市的风景。


  当风吹过时,能听到那些树龄已经有近百年的大树们的沙沙的声音。


  这时交淡的多还是公司里的派系纠葛。


  而老总最后还说了一个让我吃惊的消息——他打算卖掉这所在世纪花园的房

子。


  他靠阳台栏杆上有点感慨的说,「国家现在的政策对多套房产有限制。我调

任之后位置敏感,又长期不在这里。所以打算出手算了。你有买房子的想法吗?」


  不客气的说,在世纪花园买房子,也一直是我的梦想。


  他接着告诉我,若我有购房意愿,他会按市场最低的价格给我。这相当于直

接便宜了四十多万。


  这小区的位置是这个城市所有白领眼热的地区,属于一房难求。从这里买二

手房,甚至价格比周围的新房子还是贵百分之十五左右。


  我没想到他会提到卖这所房子的事。而且是按最便宜的方式出。


  这是我必然会同意的。


  我自己的房子,买的也比较早。当时房价虽已在上涨(那时已经觉得很贵),

但因为要结婚所以必须买。


  结果买了之后房价居然跟坐火箭一样往上冲。这也常常让我庆幸不已。


  而且,如果我早就住在世纪花园的话。这种高档小区,杨桃子这种人根本连

门都进不去。有时我也在想,如果我那时有钱,能把房子买在这种昂贵小区,很

多事根本不会发生。


  这是一个严重的好消息。


  我几乎是直接冲回家跟林茜报了喜。她听到我的说法后扑上来抱住我,「老

公,你太厉害了。」


  她接着高兴的说,「哦,孩子将来可以直接在重点实验小学上学哦。」


  「当然的。世纪花园也是学区房啊。」


  ……


  这之后的一个多月。我几乎都在忙着手续和借钱方面的事。手中多年的储蓄

几乎瞬间被花得干净。


  把老房子盘出去,加上我自己这些年的储蓄,找亲戚借了一些,找关系向银

行贷了一笔钱。前期的钱跑前跑后,总算扯圆了。后面的照月给钱就行了。


  老总调走了。


  走得非常干脆。


  而一个多月的前后忙碌后,我的生活环境也终于换成了另外一种。


  这是我真正喜欢的环境。


  很多东西跟作梦一样。


  跟以前住的小区乱七八糟完全不同。干净、安逸,物业公司的专业水平也是

完全不同的。


  回家后的感觉就向一场婴儿般的睡眠,平静安稳,舒适,让人心态能放得很

松。


  阳台上就能看到大半个城市包括远处的江岸。有种能看整个世界的开阔感。


  林茜在小区里的邻里关系居然好得出奇。


  在我们正式搬到这里住的两个星期后,这个区的很多人似乎都认识林茜。


  她很少跟这些人打招呼。但却似乎很快的成了那些有钱家庭的人们中的知名

人士。


  每天回来,到处都有人跟我们打招呼。弄得我都有些不适应。


  生活平静的向水一样。


  小区里的美丽贵妇和人妻们有时会来邀请林茜参加一些小区的公益活动。林

茜这个人平时其实不太喜欢在外面。只偶尔会答应参加一下。


  星期五的下午。


  下班时她给我发了短信说她在业主大厅参加活动。


  这种高档小区的业主委员会往往也比较财大气粗。有业主捐出来的巨大的庭

院作为会议室。


  我去的时候,那欧式的会议室里面有人正在弹钢琴唱歌。


  从门口望进去。


  林茜修长的身体穿着粉色欧式长裙坐在那琴的前面弹钢琴。她脸上有一抺姻

红,面前的音乐本子雪白雪白的,黑色秀丽的字整齐的描在上面。她弹的应该是

《简爱》。


  她从小开始练琴,初中已经是十级。最少练过十六年。跟我结婚之后反而比

较少碰这东西。


  那黑色的泛亮的钢琴有种说不出的冰冷感。


  周围合唱的女人们都穿着长裙,都有张认真的脸,显得非常的美丽。


  她们身后有那些女人们则或坐或躺在沙发上。由于窗外的阳光正好照进来,

所以让林茜有种被白光隐没的感觉。


  林茜是个给人感觉气质很高雅的女人。这种气氛其实真的很适合她。


  在一首歌唱完之后,林茜冲门外的我,打了个招呼,「老公,稍等一会儿哦。」


  我没想到她在弹琴的时候,也会留意到我,点了一下头。


  那房间里的女人都在看着我。有点众人瞩目的感觉。我在人群中算是外表比

较出众的类型。但不至于达到那些女人们看我的眼光如此热烈的情况。


  我觉得那些眼神更多的还是从「林茜的老公」的角度在看我吧。女人们似乎

往往是有种心理。比如林茜很优秀,所以她们会觉得「林茜找的老公」也很非常

优秀。


  所以我可能是被看成了某种尖货。


  对于林茜在小区里的人气。我是比较奇怪的。她这个人一直对人是比较高冷

的。以我的感觉,在过去的那些年里在那个老小区里,她其实也很少跟小区里的

其它人有关系。


  「其实,我很少跟她们招呼的。都是她们主动来找我的。」林茜回家的路上,

认真踩着绝草叶间的白色理石跟我这样说。世纪花园的绿化面积很大,跟公园差

不多。


  我跟在她旁边笑,「老婆人气好,挡都挡不住。」


  「呵呵,你也觉得你老婆我人气好啊!」她背着手,在小径上往前跑,风吹

过她粉色的长裙,向一只美丽的天鹅。


  生活在这种平静中往前走。工作上的事,比如那段视频的事,好像也如我所

估计的,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


  一切都很好,唯一的小瑕疵是……


  我总有种奇怪的担心,总觉得林茜的脸在微微变红。


  这可能是一种错觉。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也一直在观察她。


  其实在前一段搬家的时候,我就有这种发现。只是那时比较淡。


  当时正在搬家之中。我以为她是搬家的事比较多,太累了才会这样子的。


  而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已经没有这些忙碌的事了。她仍然如此,就有

点让我心惊了。


  而且我最近发现她身上还有些其它的变化。


  比如:去名媛买衣服的时候,她似乎对那种比较隐含暴露的衣服有兴趣。向

V字礼装这种(就是那种胸口朝下开出一个V字的黑色礼服),之前她是从来不

会去看那种的衣服的。


  而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发现她裸着下半身睡觉。她以前从来是穿睡衣睡觉

的。她有很多睡衣,因为她总觉得裸睡不干净,所以睡衣买得很多。


  我问过她,她说看一些资料上说这样睡觉对身体好一些。


  而着装上,虽然她并不穿那种暴露的衣服。却会在里面穿一些透明的性感内

衣。


  这些内衣本来是我买的,是为了作爱时为了情趣才会穿的。


  她以前从来不会在白天穿着出门的,那怕只是穿在里面……


  ……


  今天早上起床后,我坐在客厅白木餐桌边吃早餐。


  这套新房子是复式的,也就是一套房子被楼梯分成了两层。卧室全部在上层。

餐厅,厨房,客厅在一楼。


  林茜则在我不远处的客厅小厕所对着穿衣镜试衣服。她穿的是一件蓝色印花

A字裙。


  这是一条能把她高挑的身材显得十分漂亮的裙子。


  问题是这裙子上的小天鹅印花是透明的。猛看上去很端庄跟普通衣服没有区

别。但仔细看时,是能透过这些花纹看到里面的内衣内裤的那种。


  她系好裙子后笑眯眯的转身问我,「老婆漂亮吧?」


  我用筷子拔弄了一下碗里的面条说,「裙子造型不错,但是不是暴露了一点?」


  她原本双手在背后整理裙子,这时专门侧头盯着我看了几秒。


  然后忽然凑得更近了到我面前看着说,「我老公在吃醋啊?」


  我能闻到她身上的熟悉的淡淡的香味。


  她看着我的脸说,「好新鲜呀。我从来没见我老公吃过醋的。」


  我真的没表现过这些。再说她之前的习惯,也不可能让我有这种反应。


  我放下筷子说,「你以前好像不是太喜欢这种衣服的。」


  其实这套裙子,也真的并不算多么过份。我也并不是真的接受不了这些。


  我疑惑的是,这种变化本身。


  她用双手拍我的手说,「呐。好,我老公不高兴,我就不要穿它了。」


  这一天林茜似乎变得非常高兴。就向中了奖一样。


  就连下午回来作饭都在哼歌。就好像发现我在吃醋是个非常让她高兴的事。


  晚上吃饭,她向哄小孩一样腻着我。甚至想让我坐到她腿上喂我。似乎特别

的兴奋。我搞不懂她怎么为这样的事这么高兴。


  然后接着的几天。


  我发现,她真的没再穿那种衣服了,连平时穿衣服也完全恢复了过去的打扮

习惯。


  完全的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倾向。


  就向她自己说的。只要我不喜欢,她就不会去穿了。


  但是,


  她晚上裸睡的习惯并没有改。


  我没跟她提过这个问题。


  而最近两天,我发现她居然连上衣都脱掉了,睡觉的时候成了全裸。


  就好像很热一样。


  我隐隐的总发现她的脸似乎在慢慢越来越红。


  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就好像一件物品里面有火在暗处的阴燃……【

未完待续】


上一篇:「妻心如刀」